首页 江南舂色 下章
第六章
高翊退到大厅门才稳住,但他反守为攻,不用叔叔最近教他的一两招,硬是支持不了。

 这样一来,立刻把余恨天了回去。

 要不是他初学乍练,威力可要大的多。

 但用完之后,又有点招架吃力,只好重施这一两招,第二次施用效果就不差了,余恨天被退了叁大步,大声的叫他住手,说:“小子,有什么事?”

 高翊说:“家叔说,武林中似乎有个阴谋组织图谋不轨…”

 他说了偷艺以及见过林鹤的一切。

 余恨天说:“关于这事,我是略有所闻,我会注意这事,而且加强连系。”

 他避重就轻的说。

 高翊说:“如前辈又有新发现,请即派人到那小镇上和林前辈的人连络。”

 余恨天淡然说:“好吧!我自有主张。”

 高翊心想:都说此人嫉恶如仇,如今听了这消息,何况他早已知道,理应大发雷霆才对,居然轻描淡写地答应合作,显然是怕事的作风。

 高翊辞出时,想想余恨天的言行,及待人之道,有点不对劲,不过以他之身份,我这想法又好像是杞人忧天了。

 回程中在江打尖,这是他们叔侄约定的见面处。

 吃了饭,要了个单人房等候,相信叔叔还没有到。

 就在此时,忽闻隔壁房门上“碰碰碰”轻敲了叁下,里面的人问着:“什么人?”

 外面的说:“渔钓一号,请问尊驾是…”

 里面的说:“渔丝二号…”

 房门轻响,大概是进去了。高翊心想:这固然是一种难得的巧合,但是,也证明那帮的人在中原一带遍地密怖,组织颇大。

 立即下推开后窗飘到隔壁窗外。

 这渔丝二号竟然是个年轻女人,然而这声音又好像是在那曾听到过。

 “喔…”就在余恨天的上那个…

 他站在窗外待了一阵子,但是稍后里面便没有声音传了出来。

 他觉得很奇怪,于是高翊把窗纸舐破向内望去。

 “原来渔丝二号这妇,又在…”

 又见渔丝二号现在平躺在上,上面着一个男人正在进行暧昧之事,他见到此景,心头上一阵热,飘然的又回到房内。

 渔丝二号平躺着,而双手却环抱着渔钩一号,他也紧紧的拥抱着她,且不时在她的嘴和粉颊上轻吻着,良久良久,两人都有点息。

 渔钩一号,爬起身子,坐在上,伸出双手,一件一件的把她的衣物彻底的下,而同时也掉了自己的衣服,两个人己是光溜溜的。

 渔钩一号此时又迫不及待的爬到她的身上,将那硬的大巴,抵着她的户上,如石磨般的磨着,而四片的嘴也贴的牢牢,渔钩一号采取叁步进行曲,以左手撑着,而右手却在她的软耳、粉颊,以及滑到那如尖笋般的房上,摸着、捏着,更不时轻轻的用姆指和食指旋着她那如红葡萄般的头。

 经过他这么挑逗,渔丝二号已是哼声连连。

 “喔…哎唷…喔…”

 他玩够了上身,右手沿着如平原般的小腹,而在她的玉腿上慢慢的轻抚着,而使她觉得无比。

 身子已开始的扭转,两腿更是不停的伸缩,又是阵阵的低,此时桃源口已有潺潺的细水出,因此他的大巴磨的也就更起劲,阵阵的低和那木板“吱吱”的响声,织成一片,听的在隔壁的高翊热血沸腾。

 突然渔丝二号使出劲道,将渔钓一号往右侧推开。

 她似乎已是难熬,因此爬起身子,坐在他的左侧,现他整个人平躺着,而她现在用手触及他的大巴。

 “喔!你这一只怎么这么长,又,等一会我这小可要遭殃了。”

 她说着说,已将头低下,用嘴着那支朝上的大,她着,啃着,并不时的用牙齿轻扣头,渔钩那经得起这妇如此的挑逗,整个身子已像蛇般的扭转。

 渔丝二号,更是不放松,现在她改用右手套着他的大巴,而嘴巴却轻咬他的两个鸟蛋,如此一来渔钩一号更受不了,嘴上已是口横飞,呻声不停。

 “喔…好乐…喔…”

 渔钩一号现在他已是乐不可支,而她也兴奋至极两脚分开骑在他的身上,蹲下身子,双手支在他的两侧以户套在他的具上,然后缓缓下坐,企图想将那又又长的大巴含入。

 而她的户因方才受到渔钩一号的挑逗,出了大量的水,滑润无比,仅听到“卜滋”一声,大巴已直而入,完全在一个温暖而紧,且细里去。

 她猛凉气,身子阵阵的颤抖,然而低语道:

 “喔…好快乐…喔…”

 紧接着,她抬起粉来又往下,一起一落地,用户套着他的具,口中还低声的呻着:

 “喔…哎唷…喔…”

 渔丝二号,现在已十分舒服,整个又白又的粉不住的扭摆着,阵阵的水从小出,沿着大巴,他的整个下半身已是淋淋。

 他那里能受如此的刺潋,因此爬起身子,将她又按倒在上,一个转身,将那支大在她的口中,然而他张开嘴,平贴着她的户,现在两个都用嘴巴来玩对方的感地带。

 渔丝二号用嘴轻咬着他的头,且不时用嘴套着大巴渔钩一号他用嘴平贴着她的户,不时用舌顶舐着她的小,那粒小豆豆更是他所挑逗的对象,因此他用牙齿轻轻的咬着,她那受的如此挑逗,不时的叫着:

 “喔…哎唷…快吧…我…我受不了…求求你。”

 他知道她已火上升,采取反攻更是时机,因此爬起身子,手握着大巴,猛一下身“滋!”的一声,头直捣她的花心。

 渔丝二号两个眼睛笑咪咪。显然舒服透了,说道:

 “亲爱的,我可不曾遇过像你这般强劲的对手。”

 渔钩一号听了非常满意的微笑。说道:

 “舒服吗?”

 “喔!很快乐,我很久没有这样过了,我现在的很,你快点吧!”

 他听了,不住,就发出了猛烈的炮火,运足力道,具上,使大巴变成铁条般,强,她虽然是个尤物,那又受得起如此的摧,因此叫声连连:

 “哎唷喂…轻点…你…你那…像铁倏般…的我好疼…”

 渔钩一号心想:这苦头是你自找的,况且我又不会怜香惜玉,于是又用力猛干了起来,次次见底、次次深。这时她被的乐不可,两倏粉腿猛夹着他的部,同时猛摇着粉,且上下的合着。

 她这么一夹,大巴便的更加的深入,渔丝二号整个身子打个颤又抖了那么一下!

 渔钩一号猛力的送二十多下,那水随着送“滋滋”的响个不停,然而这支大巴经过他这么一使劲则大无比,整个内挤的紧紧的,水则四处飞溅。

 那些水冲着她的心,直叫她抖擞连连,渔丝二号一面抖着一面的叫:

 “唔…你真行…你那家伙真厉害…像…钢条般…哎呀…我快出来了…”话未说完,整身猛抖…

 她一达到高,整个人像发了疯似的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肩头,那指甲就如铜爪般只只陷入了他的里,嘴巴更是吻的他连气都不过来。

 他被她这突来的一击,部更是猛力的使劲,着,突然她突然叫道:“快!快出来,我要死了。”

 于是他猛把大巴用力的拔出,只见一股水箭直而出,如不是他躲着快,恐怕非跌下去不可。

 他这么一出来,虽然气可消,但是内可觉得空虚,于是她双手一使劲力,同时双腿来个那么一夹,他整个人又在她的身上,内因滑的很,他毫不费力的又了进去。

 出之后,渔丝二号眉开眼笑,不由叹道:“早知如此,我应该…”言下之意,有相见恨之感!

 渔钩一号微微的笑道:“怎么!这样就满意了,好戏还在后头呢?”

 他知道这个女人奇无比,如不使出绝招,恐难降服,马上又使劲的着,先是猛,而后是旋着进攻,磨擦那细壁。

 这招使出,劲道有如排山倒海般的威势,片刻后她即呻道:

 “哎呀…你这是什么招式…这么高明…的我死了…”

 他边边旋,同时将她的双腿猛提高,使得强攻次次能抵花心,弹无虚发。

 高手过招,虽是拼个死活,但在数招之内,便可见胜负,此时显然她又居下风,心又是阵阵麻麻酥,身子已是轻飘飘的,突然又狂叫:

 “唔…受不了…我…我好像…又要了…”

 果然不错,她的叫声未了,股股的热,又是像涌泉般的出。

 他的头经过这一次的冲击,心头如同触电般,阵阵的快随之而生。

 接着身子一阵的颤抖,对准花心直而出,她的花心受到这反击,两只手就紧紧的环抱着他。

 他经过这段的拼斗,振也乏力,只得任其宰割,很久很久,两人悠悠的如同从美梦中惊醒来般。

 渔丝二号稍清醒之后,刚才的柔情密意也随着消失了,而显现的是一副极为严肃的面孔,说道:

 “我们私事已了,现在谈点公事吧!”

 渔钩一号似乎那快乐的滋味仍在心头般,他听了之后,极为不愿意的点点头说道:“报告渔丝二号,渔钩二号已达成任务。”

 话说高翊在隔壁的房内,等的极不耐烦,本想趁他们正干的火热之际,出手将敌人除掉,但又深恐如此出手会误了大事,因此他忍着怒火,突然他闻到渔丝二号的声音传来,心头一振,立即又推开后窗,飘到隔壁的窗外。

 “很好。”渔丝又继续的说:“现在鱼钩四号和叁号都已在控制中,只要鱼钩一号顺利,就大功告成了。”

 “请问渔丝“九天罗”唱反调,为什么还不连拔去?”

 “哼!你知道为什么,在这些门派中,他们是实力最强的一派,而我们所得到的,估计只有七成。”

 “他们如果不合作,如何能得到九成?”

 “这自然要用各种方法得到,然后方能动武。”

 高翊不由心惊。听这女人的口气,似乎“袖手书生”、“平地焦雷”甚至连“天边一朵云”都必然会屈服似的,甚至可以说,已经向派屈服了。

 渔钩一号说:“那我下个步骤该如何做呢?”

 “当然是会有人和我们连系,稍后即知。”渔丝说。

 渔钩一号推开了门,飘然而去,高翊觉得抓住这人没什么用,逮住渔丝,就能出一些秘密来。

 那知此念未毕,屋内沉声说:“什么人?”

 高翊立即施展轻功上了屋顶,他决定把她引到江城外,僻静之处再动手。

 他上了屋顶本想等她一会,那知她的动作够快,一个翻身己跟上,高翊立刻引她出城。

 为了不使她知道他的底细,尽可能使双方保持距离不远,暗示脚程差不多。

 来到河边,高翊停了下来。
上章 江南舂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