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南舂色 下章
第七章
“你是什么人?”

 “俺是鱼!”

 “你胡说什么?”

 “本来嘛!只有鱼才会见到渔具就跑。”

 渔丝二号说:“看来你是个有心人了?”

 高翊说:“我倒不是有心,只是适逢其会而已,渔丝二号,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放你逃生。”

 渔丝二号冷峻地说:“你已死到临头,还敢狂妄,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忌辰。你知道吗?”

 “喔!我可不知道。渔丝二号,试问,渔干一、二、叁、四号,是不是柳朝宗、林鹤、余恨天和梅凌霜四人?”

 “是又如何?反正你已死定了,你是不可能将这秘密带走?”

 “你既然这么有把捱,我不会把秘密带走,而刚才渔钩一号说:”你知道很多秘密,何不让我一耳福?“

 “你想知道什么?”

 “比喻说,渔干上面的人物是什么?你们的帮叫什么帮?帮主是什么人?”

 渔丝二号笑笑说:“这些事并不难知道,你是什么人?不该先谈谈你吗?”

 “你回答我的问题,我立即告诉你…”渔丝认为的秘密已够多了,想立即将他除去,脸上一横,长剑出鞘,以泰山顶之势横扫而出“嗤!”地一声,高翊的上衣前拢被扫裂,吓了一跳,且已被剑芒到叁丈方外。

 由此可见,帮中的人出手是绝不留情。

 高翊不敢再大意,全力施展绝招,渐渐稳定下来,发现这女人的路子很怪,也很难。

 他是明白人,想到偷艺的事,帮必然是偷了好几个门派的武功,如果把这几门的粹加以合并,那武林就会陷入于万劫不复之地了。

 这女人支持到“九天罗”的第七式时,才被高翊打个踉跄。

 接着再战,他左手护,右掌打个圆弧,徐徐的推出,在强劲的掌力下,她的衣衫“嗤嗤”裂成条条缕缕,前受击,人也摔了出去。

 “好厉害!一个渔丝尚且如此难,那上面的还得了…”他走过去,想在她的身上搜点秘密,万没料到这女人并未昏竭,只是受了伤而已?

 她一滚身而单膝跪地,双手齐扬“蚀骨针”叁十多枚手而出。

 相距太近,事出突然,高翊使出“八卦踪步”但仍然中了两枚。

 他知道不妙,因为一中暗器,即感到极微的麻木马上找出丢在地上。

 现在渔丝走到高翊面前不及五尺之处,高翊在皎洁月光下显的俊俏,英武拔,让她看了心惶惶地。

 “小子?已经太迟!真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却有如此深厚的功力,依我的猜想,你可能是“九天罗”门下。”

 “我不是,你这蛇蝎人,暗器淬了毒!”

 “不错,不出两个时辰你就无救了。小子,我看你长的如同潘安俊俏非凡,死了太可惜,如果你答应入本帮,并且和我温存一番,我可以让你不死。”她的笑着。

 “作梦!你这不要脸的女人”他说着又攻了上来,但是没想到毒发作这么快,整个人瘫痪般毫无力气。

 “完了…”他现在才相信,经验和阅历不够,空有一身高绝武功也没有什么作用。

 他摇晃着,视线开始模糊,精神恍惚,看来必须听人摆布了。

 就在这时,远处一乘四人合抬的大轿缓缓而来。

 而渔丝二号乍见轿子,不由面,立即出林,上轿子说:“轿中可是渔翁未来夫人吗?”

 “嗯!”“渔丝二号有事禀告,请赐裁夺。”

 “说。”迷糊糊摇摇倒的高翊,隐隐觉得这音好,但是,他已倒在地上。

 渔丝二号说:“禀告夫人,属下擒住一个年轻人,身手了得。”

 “是什么人?”

 “属下认为他是“九天罗”门下。”

 “何以见得?”

 “因为其他门下没有这么高的身手。”

 “怎知他的身手高绝?”

 “属下在剑上和掌力上略逊,要不是”蚀骨毒针“恐怕制住不了他。”

 轿中人似乎沉默了一会,说:“人呢?”

 “在树林内。”

 “落轿!”

 轿子落下,走出了一个白衣丽少女,来到林中,白衣少女仔细打量倒地的少年,不由心头一震,说:

 “你们如何动上手的?”

 “是…是他引属下出城的。”

 “由此可见你们了秘密。”

 “是…是的。”

 “渔丝,你已经犯了大错,就是我包庇你都不能幸免,渔丝二号,你自绝了吧!”

 “夫人…此人已被捉住,秘密并未外,祈望夫人网开一面,放我一条生路。”

 “渔丝二号”还在犹疑,白衣少女身形一闪而至,似乎她还想闪避,岂料白衣少女动作更快,似知她要往那里闪,一掌拍中她的“府风”及“亚门”二,渔丝二号原地倒下。

 稍后,白衣少女低下身子,轻轻的吻着他的嘴,良久良久,才不舍的离开树林,乘轿如飞而去。

 不久高翊醒了过来。在这刹那,他的确以为自己来到间,然而他已知道,自己并没有死,只不够仍有点昏昏沉沉地。

 首先,赫然发现不远处躺着一个人。

 这次他可不敢大意,站起来,戒备前往,他想不出这人是谁。

 他以为死在这的该是自己,走近一看,不由愕然竟是渔丝二号,伸手一试,早已气绝了。

 “奇怪,谁杀了她,又是谁救了我?”

 搜摸自己的袋内,什么都没丢,在外衣袋内,反而多了两件东西,一是油纸包,上写“蚀骨毒针解药”另一件竟然是一个用金银色两丝线织成的荷包,荷包上还有些花纹,一股香气,沁人心脾。

 “莫非是她,口音有点像,可是以她的功力是不可能将渔丝二号击败。”

 一时想不通,收起荷包返回客栈。

 那知高逸已在等他,他说:“你去什么地方了?”

 “叔叔,一言难尽,差点送命。”他说了一切。

 高逸说:“这个女人会是谁?”

 “叔叔,我不知道,但是,他们救了我是不智的。”

 “任何事情有一体两面的,表面上看来是沾了便宜,说不定已种下了吃亏的种子。”

 “叔叔,似乎这帮人中,是以渔钩、船坠、渔丝、渔干等渔具作代号的,不知上面还有什么?”

 “渔翁。”

 “不错,我好像也听过这位的代号。”高翊说:“叔叔去找梅前辈,结果如何?”

 “先说你去见林鹤和余恨天的情况吧!”

 于是高翊将他所见的一切一一的给叔叔言明。

 “高翊,你有没有一种感觉?”

 “什么感觉?”

 “这些白道中的人物,似乎态度冷漠,不大热衷合作…”

 “叔叔,我也有这种感觉。”

 “梅凌霜绰号”天边一朵云“,闲云野鹤,飘逸惯了,自也无可厚非,但这是关系整个武林之命脉实不该漠视之,所以…”

 “叔叔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怪事了?”

 高逸踱了一会儿才说:“不错,我发现她有点变了!”

 “有什么发现?”

 “怪的是她暗示,大势所趋,明哲保身,似乎对帮有妥协,姑息之意。”

 “叔叔依侄儿看,他们可能是受到迫,和惑才会屈服的。依您看,以后遇到帮的人,见一个杀一个如何?反正留着他们,必是为害武林的。”

 “高翊,世上的事是很难用绝对来衡量的,谁是白道,谁又是帮呢?要是能很清楚的划个界线,那事情就好办了。”

 “叔叔,您…”他觉得连叔叔的口吻也有点变了“这是什么缘故?难道帮中有人会术不成?”

 他们叔侄俩返回林鹤附近的小镇上,找个客栈住下了,到了傍晚时,高逸外出,他竟然一去不返,可以说他失踪了,虽然他有事要外出,已通知了高翊,可是直到第二天傍晚,还没有任何消息。

 以高逸的身手和阅历,倒是不必心,可是高翊隐隐觉得叔叔有心事,甚至说叔叔和林鹤,余恨天他们几位的心事差不多。

 他去找过林鹤,林鹤说高逸没有去,而高翊也发现,林鹤心事重重,态度有点暧昧。

 “是不是我疑心生暗鬼的缘故,这些人怎么会改变?这些人都能改变的话,什么人才值得信任?”

 他找遍了附近的寺庙、客栈以及食馆,他感到事态严重了。
上章 江南舂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