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下章
写给我们的情诗
作者:Julia

 “大家好,我是茱莉亚,一点的朋友、可以叫我小丽姐,不怕死的小朋友,就会叫我苏阿姨呵,开开玩笑,今天我要为大家朗读两首诗,我自己写的诗。”礼拜五晚上出门前,茱莉亚一如往常的先在浴室的半身镜前、自言自语的RE了几遍要讲的话,这天看来、总算是有了点用。

 礼拜五晚上,两个礼拜一次的读书会、办在镇上图书馆四楼的区空间;参加读书会的人有一二十个、不乏一些在镇上有些学问的人出现——就像他,镇上唯一一间职业学校的郑老师,坐在茱莉亚座位正对面的年轻男人,28岁,有女朋友,长得有点像这几年小有名气的台湾男演员刘以豪,但戴上眼镜的他,或许也是工作的关系,却比刘以豪了几分的书卷气。

 茱莉亚之所以会记住他的名字和脸蛋,主要还是有跟他约会过几次——吃饭、看电影和到公园散步,标准的慢条斯理的斯文人,连搞精神外遇的步伐也是如此,但茱莉亚倒也不讨厌这样的人就是。

 所以,这个不让人讨厌的年轻男人,也就成了我偶尔一次打发时间的约会对象——有外表,有谈吐,也有个可以勇于拿出来付钱的钱包,这样的男人没太多能挑剔的地方,只可惜,他还是不在茱莉亚喜欢的天菜菜单上。

 盖上白色桌布缀饰的长方型木头桌子上,拿着麦克风说话的茱莉亚、开始念起了最近贴在自己网页上的两首诗——一首就是这首“一片枯叶”另一首诗的诗名则叫做“麦

 至于,今晚在读书会的见面,也算一次和郑老师的约会吧!而茱莉亚也跟我家达爸给报备过了。

 但盖上白色桌布缀饰的长方型木头桌子下,双脚出高跟鞋束缚的茱莉亚、则在白色桌布的掩饰下,好整以暇的在和对面座位上的郑老师、玩起了见不得人的羞挑逗游戏。

 是的,游戏,一场由茱莉亚做主来摆布对手的游戏,只是不太适合未成年小朋友玩的游戏就是。

 “谢谢大家”最后,客套的説了声道谢来做结尾,茱莉亚接着把麦克风交给了、邻座的一位年轻女生接了下去——看她的气质和模样,多半是公务人员出身的样子吧!

 而我,抬头一瞥,咬着嘴向郑老师示意,像是在问他——他的还能忍耐多久才会

 呵,茱莉亚穿着丝袜的脚ㄚ子,正在熟练的或是夹、或是磨蹭着郑老师西装底下的轮廓;虽然这两年、茱莉亚几乎接触的都是年轻小男生的生涩,但过往或看、或接触过的成年男人,也有不下二三十爱体验可不是假的,透过脚尖大拇趾接收到的触感,也算经验老到的茱莉亚,马上就感受到郑老师的、来自充血的海绵体的一阵阵脉动。

 而且郑老师今天也听话的、依约没穿了内在西装里头,让他下成年男人兴奋莫名的具轮廓,更加在西装底下、显得格外的清楚明白。

 “嘶嘶”循着声音来源看去,茱莉亚看着带着眼镜的郑老师、强忍着被玩前端和冠的快不敢作声,只能不停低头嘶嘶的低叫着的表情、真是好玩极了;而在意可能招来旁边邻人的注意眼光吧?郑老师始终不敢伸手到白色桌布之下,好试图摆茱莉亚的双脚、摆茱莉亚玩自己具的举动,让他简直就像是惨遭敌军酷刑凌的无助俘虏一样,一样的进退维谷。

 不知道郑老师对这天约会的特别行程满意吗?为了这晚见他一面的读书会,茱莉亚还特地挑了件合身的碎花短洋装穿上身,也洒了几些、自己喜欢的香奈儿五号澹香水当作秘密武器。

 最终,茱莉亚俏皮的对郑老师吐了吐舌头,同时,穿着丝袜的两张脚掌,也毫不客气的用十趾尖紧扣住了郑老师的,再顺着隔了一层西装阻隔的轮廓,缓慢而确实的上下夹紧和套起他的来。

 “啊”最终,郑老师克制的闷叫了一声,同时,才支撑了几分钟、就不争气的被茱莉亚玩得出了头马眼,也慢慢透过西装材质的阻隔、将男人特有的微温热度和黏稠触感,一分一毫的给渗入了、人家脚下薄薄一层包覆的丝袜里。

 只是郑老师大叫了一声,却不是因为他高了的快,而是他的和底下紧附的两颗丸、那时是跟着完后的搐,接着被人家的右脚给一脚掌狠狠的踩了下去。

 一切就比美用力踩爆一只蟑螂时、牠的白色内脏爆浆四溢的恶烂画面;只是男人在完后、雄风不再的器官给暴出的脆弱,可是比玩死一只蟑螂更显得楚楚可怜。

 “谁叫你这么快的?”没有说出口的话句,茱莉亚用嘴形变化的传达,无声的给了郑老师一句、对于他成年男人具生理表现的不满意;但他也是无暇他顾,一边急忙故作镇定的咬牙忍住了、杂着被女人羞辱时的痛觉袭上脑门吧!一边则是让不好意思或疼痛、使他整个脸都变得红起来。

 但郑老师也只能乖乖的下了、茱莉亚带给他的特别体验,因为主持这次读书会的图书馆馆长大姊,很快的便拿起麦克风、开口关心起突然闷叫一声的郑老师来******读书会快结束前,茱莉亚接到了我家达爸在line上关心人家的讯息,并且给了他回覆。

 “等等等我一下”而读书会结束后,刻意放慢脚步在最后才走下楼的茱莉亚,没多久,就被郑老师给意料内的叫住了脚步,两个人,一时僵持在图书馆三四楼之间的楼梯上。

 “嗯?怎么了?”我问“哼!明知故问!你啊!都害我丢脸死了!说!你要怎样赔偿我?一顿晚饭?吃牛排,我请好吗?”看着手上拿着几本书的郑老师、还留在他西装裆上的一小块渲染开来的痕迹,茱莉亚忍不住暗自在心里笑了出来。

 谁知道一个月前,郑老师还认真的对我说、自己只会爱女朋友一个人呢!现在却男人啊!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可是我有老公、有小孩,你找我约会被发现的话你不介意吗?”我问,明知故问的问。

 “不会,我不介意,真的!”看见郑老师急忙表白的真心诚恳,茱莉亚看得是有趣极了!假装不经意的起了、自己当天穿的碎花短洋装的齐裙摆,出了这天穿的白色包蕾丝底,微微的勾引着郑老师的狼心兽的同时,也算是赏给郑老师的一点小小福利。

 “你不介意但是他会介意呢!对吧?我的小、老、公!”故意先靠近了郑老师身边,再转身用撒了点香奈儿五号澹香水气味的长发、痛快的甩了郑老师一整脸后,茱莉亚抬起头看了、正好从四楼方向走下来楼梯到我身边的我家达爸,然后,接过他递过来的一只手,随之是十指扣。

 果不其然,我家达爸还是有在关心茱莉亚的,再怎么放牛吃草,没有人会想因此给丢了牛的。

 “啾”然后,我家达爸轻轻吻了我的手背一下,也顺手拨下了、刚刚被我自己起的碎花短洋装的齐裙摆;而在这几下的亲昵动作里,也看得是郑老师一脸的不可置信和心有不甘。

 但,那又如何?我需要在乎吗?更何况起郑老师的嫉妒心,接下来的游戏才会更好玩啊!

 只是,当和我家达爸一起走出了图书馆,刻意出门过来这里借了几本书的他、在陪我走去马路边拿车的路上,仍然忍不住对茱莉亚表示了些微的不开心。

 “又在四处勾引男人了啊!你这只母猪!连来参加个读书会都这么风!”、“是啊!我就是这么风可是还不是给你调教出来的,有意见的话你可以处罚我、处罚母猪啊!我的小、老、公!”说完,茱莉亚给了我家达爸一个吻,一个深入嘴里的舌吻,就在晚上的图书馆马路边。

 “小老公”是最近我家达爸要人家改口叫他的新称呼,还算叫得顺口之下,茱莉亚也就不排斥了。

 同时,茱莉亚的两边、就像是填充玩具布偶的棉花一样,狠狠的被我家达爸捏了一把。

 “回去看我怎样处罚你!母猪”我家达爸发狠了!但是样子看起来却又好帅!好可爱!

 或许在我们的世界里爱无罪无惧流言可畏爱无由无关人前人后玩别人或被人玩只有自己的心能够左右

 ******

 之前茱莉亚曾经分享过一篇关于鲶鱼效应的小故事,一个关于男人嫉妒心的人理论和实验。

 而为了让我家达爸对自己常保新鲜感和趣,茱莉亚因此也为他准备了一条新鲶鱼。

 隔天,礼拜六早上,大概六七点吧?拜尽责的鲶鱼哥郑老师之赐,努力处罚了茱莉亚一整晚的我家达爸,还正累得在他房间里呼呼大睡时,却看见被他处罚了一整晚的茱莉亚,已经是换上了红色连身运动服和粉红色运动布鞋,正准备出门到外头跑跑步。

 呵!这就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土的道理是吗?创造这句俗谚的先人啊!还真是对女人生理和慾的变化、老实的给掌握得入神了!

 出门前,茱莉亚站上了体重计,167cm/,F罩杯,生下了林永杰之后的快四个月,考虑还要喂母的关系,差不多控制在恢复了七八分的身材体态,茱莉亚得真心归功在最近养成的运动习惯。

 只是,这几天又是出差在外给不见人影的林先生——茱莉亚名义上的现任老公,我家达爸的父亲,也是我家林永杰名义上的爸爸、血统上的爷爷,突然的打电话回来家里、告知了我婆婆中午前会过来看望他孙子林永杰之外,晚上,他则会回家和我们一起吃顿晚饭。

 真是晴天霹雳!谁叫婆婆这种生物,永远是当媳妇的女人、最难以应付的号天敌——建立在抢她儿子和抢我老公的对立关系上,女人就总是会为难女人,就连茱莉亚自己也不例外。

 但还是得先去跑步吧!今(这)天就跑个3000公尺就好!,茱莉亚对自己这样说。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早上八点过后吧!跑完步回家的茱莉亚随意冲了个澡、亲喂了林永杰一顿母后,便替自己和我家达爸料里起这天的早餐来。

 我家达爸特意喜欢吃米饭,所以这天早上、人家就为他了滑蛋牛烩饭当早餐。

 而只有茱莉亚和我家达爸两个人在家时,茱莉亚就会穿得轻松随意一些——冲完澡、喂完,身上只裹了一件白色短围裙的茱莉亚,就开始哼着歌的在厨房里忙了起来。

 只是,只有滑蛋牛烩饭的早餐太单调,茱莉亚就也顺手的做了一道简单的蔬菜沙拉。

 然后,茱莉亚一个分神,心思也就走心到了厨房外、客厅墙壁上的一幕景象。

 客厅墙壁的3M无痕挂勾上,一只只挂上的藤编小花篮里,放好一束束之前婚礼用到的新娘捧花;捧花上,又套着茱莉亚和其他几个姊妹淘们戴过、一个个各有风情的乾燥花花圈,也是我们这些新娘子在婚礼中、当天头上最美的装饰之一。

 而藤编小花篮底下,则系着我们几个女生大人各自专属的项圈和链子;至于静静的在一旁墙上抢了个位置的新装饰、则是林先生买的一幅徐悲鸿的奔马图彷作画时光飞逝,那场在我家达爸读的国小学校办的玩笑般婚礼,已经是六月底发生的往事。

 而茱莉亚是真心喜欢自己那时候拿的新娘捧花——搭配了不凋花花材、施华洛世奇水晶和锡片叶瓣、人造珍珠、粉彩缎带做装饰的新娘捧花,看起来漂亮而又典雅,就像是呼应着美丽新娘的人衬托之馀,却也彷佛隐晦的诉说了、我们几个女生大人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就像即使曾质疑过这些东西、作为客厅墙上摆饰意义的林先生,他最终还是对这些秘密一无所知、而继续过着一个身为不知者才有的幸福日子。

 然后,八月初,林永杰出世,还算顺产的过程,总算没要了茱莉亚的一条老命。

 接着,十月的某一天,茱莉亚和我家达爸一起庆祝了、两个人在一起度过了两周年的纪念

 于是,回到了十二月初的这一天,茱莉亚结束了为时几分钟的发呆和分神后,也开始回神的做起了早餐主角的滑蛋牛

 没多久,锅子里的锅气扑脸而上,滑蛋也在锅子里渐渐成形,茱莉亚也听见了、我家达爸的房间里开始有了动静。

 “1、2、3”既是默契,也是了解,心里暗数的3秒钟一过,一只带着有如成年男人力道的贪婪手掌,便一把拍在人家的上给玩起来。

 “早早安小小老公”无视人家回头正视的问早示好,手里几下用力的捏玩后,没打算轻易放过茱莉亚、也是他的继母的我家达爸,只见路的中指一探,便轻易的突破了人家口微微闭起的阻碍,开始玩起了一个成年女人的腔道,并且还把它抠得又又滑。

 这就是深藏在道里某处的G点、一旦被男人掌握住了的代价吧!茱莉亚的道、随着我家达爸再探入食指一起抠的刺,顿时,就成为了我家达爸摆人家脑内啡分泌的玩具,直叫茱莉亚不自主的弯下身、为他翘起了顶着两片丰的大股。

 这是替你生下了个孩子的人套子啊!请你不要客气的继续使用吧!,那时候,自己摇着股来勾引我家达爸侵犯的茱莉亚、心里虽然很想模彷A片女优这么说着自己的户,但因为实在太羞了,当下只有把瓦斯炉炉火关小和闭上了嘴、用一锅子滑蛋的牺牲,好换来我家达爸用手指、带给人家这天早上的次高的那几分钟。

 “啊”高的馀韵还没停止,我家达爸就突然把手指给了出来;立刻、马上,伴随人家忍不住的叫声,一连几波透明的一小股体,跟着就羞的从人家的口给出了来这就是吹吧?自从怀上了林永杰以后、再到生下了他之后的现在,茱莉亚变得更加容易感受到高和出现吹的体质变化,究竟对人家来说是幸?还是不幸呢?

 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桉,只知道我家达爸、当他把手指沾人家吹给出来的体和往人家嘴边一伸时,腿软给坐倒在地的茱莉亚、只有顺着本能的把他的手指得一乾二净。

 看着茱莉亚一边着他的手指、一边专心的抬头看着他给挤出了几些抬头纹的模样,我家达爸也不夸了几次人家好乖、好听话,也好

 呵,原来好乖、好听话,也好,是可以这样用在同一个女人身上的啊!

 而有点讨厌的是人家刚喂完母没多久的发头,也不知不觉给兴奋的渗出了白色汁来******早上九点多,我家达爸和茱莉亚才开始吃起各自的早餐来;而距离我婆婆破门而入哦,登堂入室,嗯登门拜访才对,大概还有一个小时的空档时间。

 以前他读小六时,我家达爸曾经对着阿昌他们、他的那群小孩渣渣的浑蛋朋友,当面嘲笑过茱莉亚说:“她(人家)是一只可以不用吃饭,只要呷懒叫(台语:吃)和呷洨(台语:吃)就能过活的母畜牲!”但曾几何时,这样半带羞辱的玩笑话,现在,却真的成了茱莉亚某一天日常生活的场景之一。

 所以,坐在客厅的绿色单人沙发上,呈现两腿打开的分别跨在沙发扶手上姿势的我家达爸,他吃的是盘子里的滑蛋牛烩饭;而他面前的玻璃茶几上,还摆了一人份的牛和蔬菜沙拉。

 至于我,茱莉亚,光着身子,脖子上挂着粉红色亮面项圈和系着细链子的母畜牲一只,则正在客厅婴儿上睡着的儿子林永杰的面前,开始品尝起呷懒叫和呷洨过活的这一天早餐。

 或许,这就是茱莉亚骨子里的本吧!早上跑完步后的饥肠辘辘,却敌不过想要闻见、充斥在一整个鼻腔里的臊味,还有被坚硬生生进嘴里、所带来填了嘴的嘴触感于是,任由肚子饿给产生的口水过嘴角和下巴,茱莉亚还是乖乖的跪在了我家达爸的脚边,一手套着他的冠,膨大红,一手抠着两颗丸、爱抚着部的细皮,惹得我家达爸的、顺着本能反应似的上下跳动,一下完又一下的鲜活,并且是青筋发的起状态。

 “喂!母猪,阿昌说你今天的早餐怎么吃得这么好喔!嘶”我家达爸大概又把人家在帮他口的影片或照片、传到了他和阿昌他们的line群组上了吧?所以才又听见了、他转述阿昌这个小浑蛋说的废话连篇。

 “嗯嗯”但没有言语的口声中,茱莉亚选择放弃反抗我家达爸的羞辱,也只有无能为力的默认他的嘲笑;但嘴里的一截灵巧舌头、却保有身为女人的最后一点矜持——巧妙的着我家达爸的头系带和冠沟感带,也总算是起了、我家达爸一脸受不了的感神情,这也是人家对他能做的最后一点小小反击吧!呵呵!

 过了十几分钟吧!一股脑儿快让人窒息的填感穿过口腔、而骤然的沁透入了鼻腔;回到嘴里,人家终于含住了我家达爸这天的发白色;而从头马眼的一瞬间,又浓又黏的体触感,多少还是让茱莉亚给勐然呛到和咳了好几下。

 再来,茱莉亚张嘴吐出了一口白色在手心上,而从嘴巴滴下的痕迹是断断续续,这样接近仓的量,很难想像我家达爸、在昨晚的不久前,他才明明过三次的何等辛苦操劳。

 这就是我家达爸之于茱莉亚的特有魅力之一吧!青春年少的惊人恢复力,相较起只能当一只鲶鱼哥的郑老师,或许就是有早问题的他、这大半辈子都做不到的事情吧!

 而看见茱莉亚的温顺听话,努力忍住的快、而好拿稳餐盘吃饭的我家达爸,还是捧场的给全身抖了几下,才心满意足的要茱莉亚下了、从人家嘴里刚吐在手心上的那一小滩白色

 是啊!把如此成分天然的早餐一吃下嘴,上头的嘴巴吃得是津津有味,却也让茱莉亚下头的嘴巴给乾巴巴的望出了水来死相!哪有人喂饲料是给不喂的?有能力喂女人家上下的两张嘴,才是货真价实的真男人啊!

 之后,看出了人家心思和渴望的我家达爸、却故意调人胃口的无动于衷,反而是拉动了手里握着的细链子,扬扬下巴,轻轻踢着完他的人家股,提醒了人家该注意他的脚边、绿色单人沙发的角角处,正好放了一个蓝色塑胶狗碗、里头是装了八分的自来水。

 那是当天早上、我家达爸勉强允许人家享用的附餐饮料罗!唉!想一想,每到假,人家就只有这样的早餐能吃(?)茱莉亚能活下来还真是多亏了林永杰、他带来给我这个妈妈的幸运呢!

 ******

 早上十点多,林先生他妈妈、我家达爸的阿嬷,简单的称呼是我婆婆的陈女士,打了通电话进来<肥水不流外人田>
上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