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下章
冒牌男友
作者:tomm92428

 “啪!”黄欣的手掌重重扇在了我的脸上,在我错愕的目光中穿好鞋子摔门而去,而我则站在一边仍然没有回过神来,因为这半个月来的事情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我叫孟良,目前是中文系大三学生,黄欣是我从大一开始苦苦追求一年才到的女友。

 当初追到手的时候全宿舍的男生都震惊到无以复加,不过他们的反应也很正常,其实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黄欣会同意和我交往。

 毕竟黄欣是中文系公认的系花,168的完美身高,又白又的小脸,一双乌黑澈亮的眼睛,一头秀丽的长发,嘴巴像樱桃一样,笑起来嘴巴边还有两个小小的酒窝,唯一美中不足的可能是不算大只有B杯的样子。

 虽然我们不在一个班,但是以前也经常能够听说有不少男生都会在她宿舍楼下表白,就连我的好哥们张泽也曾经追求过她,只不过最后还是被我得逞。

 我们刚交往没多久就搬到学校外面租房子了,女友主要是觉得学校宿舍的条件比较差才同意搬出来,而我的目的就不言而喻了,但是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思想却比较保守。

 在一起一个月的时候就连在外面拥抱都会害羞,在一起两个月的时候才亲了嘴,发展了一年后终于更进了一步,但是每次都只能用最传统的传教士姿势,更莫提口这些我看AV最喜欢的项目了,而且经常会因为不高而拒绝我的求,我也只能自己憋着或者用手解决。

 不过最近半个月来女友的变化实在太大了,以前不怎么化妆的女朋友最近每天出门前都要化妆,就连内衣都改穿蕾丝边的,甚至还买了几双以前从来没穿过的高跟鞋和黑丝袜。

 我本来心里还特别高兴觉得女友可能是回心转意准备对我妥协了,然而现实却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女友的性格是那种唯唯诺诺的乖乖女,和我在一起这么久从来没发过脾气。

 但是最近随着女友装扮的变化脾气也是变得莫名其妙,有时候还算正常,有时候却总是因为一点小事就会跟我吵起来,今天早上就是因为我忘了给她洗内而次动手打了我。

 我站在客厅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思索了半天最终还是选择包容她,毕竟我们这两年的感情还是非常好的,也没想太多我便去卫生间帮女友洗她的内

 女友的内是黑色镂空花纹边的,拿在鼻尖闻了一下还有澹澹的香味,但当我瞥到内中间的那一片白色的硬痂后整个人好像都被震住了。

 作为龄七八年的我来说再清楚不过这是什么东西,很明显这是干涸后的痕迹,回想到刚才还近距离的闻过味道胃里顿时有些翻江倒海。

 略微清醒过后的我感到心中有一股难以言喻的疼痛,好像把心狠狠攥在手里的那种感觉。

 随之而来的便是彷佛要把膛炸裂一般的愤怒。

 我从来没有亏待过她,每个月的生活费有大半都花在她身上,每天陪她逛街,陪她吃饭,逗她开心,她却要这样对我!内上白色的硬痂,装扮的改变,以及最近早出晚归美其名曰参加学生会活动的行为,种种迹象都表明了这个我深爱着的女人已经噼腿!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我决定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便在网上的黑市购买了微型的窃听器和手机窃听软件,准备对女友的情况进一步的监听。

 晚上大约点钟的时候女友回家了。

 “阿良,我有点累,先去洗个澡呦。”女友进门后掉高跟鞋,便向卫生间走去。

 而我则盯着她黑丝袜上新出现的白色硬痂微微发愣,她对自己身上的痕迹没有一点察觉,甚至都完全不提早上的事情,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听着卫生间传来的水声,我迫不及待地拿过女友的手机,果然如我想的一样手机里没有任何痕迹,通讯记录和聊天记录都是空白,没有多想便将窃听软件植入女友的手机,女友之后的任何通话和短信我都会实时接收。

 做完这些我便瘫倒在沙发上,心里仍然有些许期盼,也许是误会呢,也许是我多想了呢,想着想着便在沙发上睡着了。

 突然,我的手机振动把我惊醒,原来是女友那边打出去了一个电话,我一看表自己已经睡了一个多小时了,女友也不知什么时候把手机拿走。

 “喂,您好…那个,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打了这个电话…”女友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嘿嘿,你当然不知道为什么,冒牌欣欣。”这是那个接电话的男人的声音,我感觉这声音非常的熟悉,但一时也想不起来是谁。

 “欣奴听候主人的命令。”女友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呆板。

 我听着女友传来的声音简直不敢相信!保守清纯的女友居然叫别的男人主人?

 “母狗,你男友睡着了吗。”

 “回主人,欣奴确认男友睡着后才给主人打的电话。”

 “嗯,你现在去卫生间一边自一边跟我讲话。”

 “是,主人…欣奴已经在自了。”女友的声音变得娇起来,而我也贴在卫生间的门上听里面的动静,不自觉得硬了起来。

 “明天早上8点准时到我家报道,随便找个理由搪你男友,来的时候把你的上一具,把震动开着,来的时候不要让我看到你的内没有透。”

 “是的主人,欣奴的里会上一具,把震动打开,到主人家的时候欣奴的内肯定会透的。”

 “嗯,你自三次之后就恢复清醒,自的时候想着主人的脸,每高一次就更加对主人服从一分,只有主人能给你这无上的快乐,记住了吗。”

 “记…住了,高…三…次…清醒,服…从主人,快…乐。”女友说话断断续续好像即将达到高

 “当你清醒后会忘记我对你说的话,但是那些指令已经完完全全的刻印到你的潜意识中,你不会发现自己身上的任何异常,交给你的任务你会不自觉的执行,明白吗。”

 “明…白,忘记…你的话,印刻…潜意识…没有异常…执行…任务。”

 “对了,记得不要让孟良那个家伙发现。”嘟—嘟—嘟,对面已经挂了电话,而我则将愤怒的一拳砸到了墙上,这声音我终于知道是谁的了!张泽!我最好的朋友!没想到夺我女友的是他!怪不得,他以前也曾经追过欣欣,被欣欣拒绝后还患得患失了很久。

 渐渐地我平静了下来,读催眠的我瞬间想到催眠这种可能,毕竟刚才女友的表现实在不像是正常的样子,如果是催眠的话一切就都可以解释。

 但是以前专门研究过催眠的我深知催眠不能使被催眠者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除非有办法能绕开潜意识或者直接进行深度催眠。

 显然女友的表现应该是被张泽这小子给催眠了,而且还设置了扳机方便他随时控制。

 我该怎么做才能夺回女友呢?找张泽谈判?还是尝试对女友进行催眠让她恢复正常?我的思绪突然被门内一阵呻声打断。

 我对着门内喊道:“欣欣,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点…肚子疼。”女友的一只手蒂,另一只手的手指在扣着小,显然是极致的快让她自己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呻声。

 “哦,好吧,那我先去睡觉了。”即便我知道女友在做什么,但我现在也无力阻止她,还不如先回卧室思考对策。

 “嗯…”女友的手依旧在疯狂动。

 “服从…主人,只有主人能给我高!好奇怪…一想到主人,精神又更加恍惚了,我的身体在呼唤着主人,好想要…被主人玩…好想快乐…然后变得越来越服从…”女友一边自一边喃喃自语。

 “主…主人…啊…啊…好…快乐…咿…咿呀…”

 “…服从…主人…”

 “高…咦?…唔嗯…哈啊…啊…啊…啊…”“…又要出来了,又要出来了,抵抗不了…想要好好地发出来…我想要…服从…主人。”第二天早上我起的时候,女友已经在梳妆台上打扮了,和我说道:“阿良,我们今天部门要组织一个活动,你晚上不用等我了。”

 “昂,我知道了,那个,你听说过冒牌欣欣吗。”我怀着期待的眼神望向女友。

 “什么冒牌欣欣,你在说什么啊。”女友已经化好妆在穿外衣了。

 “没…没什么,就是一部电影,记得早点回来啊。”果然,扳机外人说出来是没用的,而昨天晚上的通话我也忘了录音,要不然就可以用张泽的声音先对欣欣进行控制了。

 女友今天穿着在一起后我给她买的衣服,上身一件白色卫衣,长长的头发扎成马尾甩在身后,下身则是棕色条纹裙配黑丝袜,脚上一双帆布鞋。

 清纯可爱,光看样子别人会认为这个女孩应该还是个高中生而已,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白的皮肤。

 她在穿衣的时候身体微微有些摆动,我知道这是她下身的小入了假具的原因。

 “我走了。”还没等我回应,女友的声音便已渐渐远去。

 这一天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网购的窃听器快递还没有送到,我还没能做出任何行动之前,女友却又投入了虎口,我在内心深深地自责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女友的异常。

 往后的几天女友反而正常了许多,没课的时候也不会出门,除了偶尔会去厕所自一番,其他一切彷佛都回到了正轨。

 然而我知道这是我的机会,可能张泽这小子最近在忙别的事情,而我一直在组织自己的计划,最重要的是问清楚他用什么方法控制的女友,再把我录到的音频作为证据威胁他。

 一天深夜,女友去卧室里接了个电话后便对我说道:“阿良,我部门里面有急事需要处理,我出去一下。”

 “嗯,好。”我知道机会来了,因为我从窃听软件里听到了张泽的声音,要女友去学校后山的凉亭见面。

 “欣欣,来抱一下。”趁着抱女友的空档,我把昨天刚收到的窃听器夹在了女友大衣的脖领后面。

 女友出门后,我也赶紧换了一身衣服紧随其后。

 学校后山的凉亭已经废弃很久了,杂草丛生,所以平时没有人会来这里,没想到张泽还会找地方。

 在女友身后跟踪了半天,只见女友走到凉亭后发现亭中已有两个人,我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出一只眼睛偷看。

 咦,这不是叶姗姗吗,她怎么在这。

 叶姗姗是我女友的闺蜜,两人是高中同学,相约考了同一所大学,不过叶姗姗读的是幼师专业。

 物以类聚这句话说得很有道理,因为叶姗姗的姿并不逊于我的女友,7的身高,前凸后翘的身材,天生的网红脸,一头亚麻的大波卷,还有对能吸引所有人目光的D杯大,但由于她的性格太火爆所以一般没人敢追她。

 我按下窃听器自动录音的按键,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声音。

 “姗姗?你怎么在这?诶,张泽,你怎么也在呀。”女友一脸茫然,好像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

 “咦,欣欣,你也在这呀,我吃过夜宵后就出来遛弯,走着走着就走到这儿了。”叶姗姗扭头对张泽发问道:“你是谁呀,你和欣欣认识?”张泽坏笑着说:“嘿嘿,你们两只母狗看见主人还不跪下。”

 “你在说什么啊,有病吧你!”叶姗姗一边说一边拉着女友的手作势要离去。

 “冒牌欣欣,冒牌姗姗。”

 “…”“欣奴/姗奴听候主人的命令。”只见两人双膝跪在张泽的面前说道。

 “终于搞定了叶姗姗这个婊子,这几天的工夫没白费,我老爸研究的这种催眠药水还真管用,哈哈哈哈。”张泽得意地大声笑道。

 “你们两个站起来把衣服光。”张泽对着女友和叶姗姗说道。

 “是,主人。”两女随即把长及小腿的大衣掉,里面除了内居然什么都没穿,两对白房赤地暴在空气中。

 已经步入初秋的天气还是有些寒冷,借着路灯可以看见两女的身体都有些微微发抖。

 “欣奴过来给我口,姗奴去给欣奴口。”只见女友跪在张泽的前深深的将其含住,叶姗姗则是躺在了女友的两腿中间,抬着头伸出舌头女友的

 不得不说张泽的还真的大,长度大概有6厘米,女友被张泽按着脑袋使劲深喉,不时地发出干呕声,口水很快便了一地,即便是这样还有一截在外面不进去。

 “唔,这样玩没什么意思,你们两个将在3秒后意识恢复清醒,但是身体仍处于被我控制的状态,你们不会想伤害我,没有我的命令你们不能做任何事情。”张泽嘿嘿一笑对两女说道。

 “3…2…”

 “…”女友仍然在给张泽口,叶姗姗也仍然在给女友口,但她们的表情却突然变得惊恐万分。

 “不好意思,现在你们可以说话了。”

 “去你…妈的!你…到底把我们…怎么了,赶紧…把老娘放…开!”脾气火爆的叶姗姗已经忍不住破口大骂,然而由于张泽并没有让她们停下口,所以叶姗姗在说话的时候断断续续的,甚至连女友小下来的都因为说话的缘故沾了整张嘴。

 “张泽…我们怎么会…这样,你快把我们放开…姗姗…不要…啊…啊。”女友一边说话一边用灵巧的舌头着张泽的丸,同时也因为叶姗姗舌头的的不断搅动而达到了高,整个画面看起来异常的

 “你们会这样当然是因为我把你们催眠了,哈哈,尤其是黄欣,老子当年追你的时候你看都不看我一眼,最后便宜了孟良那小子,现在还不是跪在我面前当一条母狗。”

 “还有你,叶姗姗,要不是我控制黄欣一起帮我,还真不好把你搞到手。脸蛋是真漂亮,但是你这暴躁的脾气该改一改了。”张泽说话间突然按着女友头部的手快速动了起来,显然是快要了。

 “欣奴把好好接住咽下去。”张泽部使劲一,女友喉部咕咚咕咚地咽着,但由于张泽的量太多所以被呛到了,有些顺着女友的嘴角了下来。

 “啪!”张泽狠狠地扇了女友一巴掌。

 “让你吃个巴都做不好,你这条狗还有什么用。”张泽对女友恶狠狠说道。

 “求求…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可以给你钱,求求你了…”女友的脸以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恐惧而又绝望的泪水从女友眼中夺眶而出。

 “妈的,张泽这小子太他妈不是东西了。”我在石头后面紧紧攥住了拳头,差点没忍住去打张泽的望。

 “好了,不玩了,该办正事了,冒牌欣欣,冒牌姗姗。”张泽对二女说道。

 女友扭曲的面庞顿时变得呆滞,只有两行泪痕在精致的妆容上留下了痕迹。

 叶姗姗也停止了对女友的口

 “欣奴/姗奴听候主人的命令。”两人跪在张泽面前说道。

 张泽从兜里拿出来两个小型的注器,还有两瓶没有标签的紫试剂,对二女说道:“你们两个把药品注到自己身体里。”只见女友和叶姗姗并排跪着,熟练地将瓶中试剂取到注器中,在自己的脖颈上扎了进去。

 “哈哈哈,老爸发明的这种药真好用,只是要经常重复用药保持催眠有效比较麻烦。”

 “你现在深深的放松,在你面前有级台阶,你现在一级一级向下走,每下去一级,你就会更加的舒适放松一点,当你走到最下面,你会感受到无比的宁静和安心。”张泽在女友和叶姗姗的耳边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是,舒适…放松。”

 “99…98…97…96…3…2…”

 “现在有没有感觉无比舒适,无比放松?”

 “是…的。”两女声音轻微地回答道。

 “你现在完全没有自我意识,你要服从这个声音。”张泽开始催眠两女了。

 “是的…服从。”

 “从现在起,张泽就是你的主人,只要张泽对你说『冒牌欣欣/姗姗』你就会进入深深的催眠状态,像现在一样。”

 “是…听到…催眠…”

 “当你陷入催眠状态的时候,只知道服从命令,并且说出『欣奴/姗奴听候主人的命令』。”

 “是…服…从…”

 “你会成为我的奴,我的任何要求你都必须做到,当我让你醒过来的时候,你会忘掉催眠的时候所做的任何事情,不会有任何怀疑。”

 “是,…奴…”两女慢慢的说出来。

 “现在,当我数三下,你会恢复清醒…3…2…”

 “…”叶姗姗拉着女友转头便要跑。

 “冒牌欣欣,冒牌姗姗。”两女的动作戛然而止,转身向张泽跪下说道:“欣奴/姗奴听候主人的命令。”张泽笑道:“好了,你们穿上衣服回去吧,大衣的拉链不许拉上,走到家门口再恢复清醒,你们不会对自己身上的异常感到怀疑。”

 “是…”两女慢慢穿上大衣离去。

 我则悄悄跟在女友身后一同离去。

 只见女友大衣敞着怀,袒走在路上,神情木然。

 好在现在是深夜,路上没什么人,要不然以女友的样貌被拍到的话明天肯定是新闻头条。

 我冲到女友面前帮她把拉链拉上,她又将拉链拉了下来,顿时我也有些无奈,只能走在她前面尽量帮她挡住零星路人的目光。

 至于叶姗姗那边,我是真的没办法了,难以想象身材比女友还要好的叶姗姗暴在街头的画面,要是碰到心怀不轨的人就遭了。

 安全护送女友到家后,我也陷入了沉思。

 显然我已经掌握了张泽非法控制女友的证据,但如果我去报警抓了张泽的话那么女友的事情也会公之于众,到时候还能不能再控制女友就两说了。

 说实话看到张泽将女友变成言听计从的奴我也心动了,毕竟女友日常生活中太保守了,要想有下一步发展不知道有多难。

 而催眠就可以完美解决这个问题,还不用担心对方的感受,只是怎么处理张泽呢?看来要找机会搞到张泽的那些<肥水不流外人田>
上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