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下章
学姐的第一次
作者:轻抚你菊花

 我有一个很铁的学姐,她因为学习很好,所以经常找她探讨“学习”

 的问题,人长得普普通通,但稍作装扮倒也是有几分姿,也是个中等美女,最近,我们学校正值是期中考周,我常看到我学姐在图书馆看书,不过她的脸色总是愁眉苦脸,大概是考试快到了,大家的心情都不好。

 我向来就很关心她,与她也无话不谈,这天为了问她原因我也来到图书馆陪她一起复习,其中我关心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了?最近我常看到你脸上常摆苦瓜脸。”

 她有些犹豫,不知该说不该说,后来好不容易才说出口“我已经好几天没“拉拉”了。”

 “什么!?天啊!”我故作夸张的表情,声量也故作大声,不过其它在图书馆自习的同学可没那么好心情,全部都瞪着我看,我只好收敛。

 我舍不得她一直这样下去,她被拉到厕所,我好心地陪她去拉拉,并在女厕外头等,过了二十分钟后,她还是摇头叹气地出来。

 中午一过,她真的是没心情看书,而我也很担心她,想她真的是太紧张了,才导致通便不顺。

 于是决定约她到我宿舍去看片子,结果她也答应了。

 到了宿舍后,我跟她一起看片子,因为片子我看过好几遍,所以大部份的时间我看的都是学姐。

 后来学姐看累了就倒在我的肩上,其实她也没什么心情看片,我闻着她的发香,瞬间我的一颗心就快要跳出来,这么近近地看着学姐,才发现她比我想象中还要美丽,加上她今天穿着粉红色小可爱背心,又搭配红色你短格子裙,除了让我瞄到她罩杯外,还让我看见她修长的美腿,这时我的小弟弟忽然搭起了帐棚。

 我放大胆子,伸手偷偷地抱了她一下,发觉她有着模特儿般的小蛮,忍不住在她的际间多停留了一下。

 虽然此刻的行为让我觉得是趁人之危,也很可,非君子所为,但是我也是平凡人,在这么大的吸引惑下,我想绝大多数男人也会跟我一样情不

 我深深呼了一口气,强烈要求要克制自己的情绪,关上了电视,将她抬到我的上,想让她好好地安睡,并替她盖好棉被。

 看着她睡的模样,越看越觉她人,索将脸凑了上去,没想到这时她的眼睛忽就睁开了,把我吓得手足无措,一不小心我的嘴巴就黏到她的上。

 时间我想马上身,不好意思地道:“对不起!学姐!我不是故意的。”

 学姐只是木讷地看着我,没有多说什么。

 这时她把她的左脚弓起,你短裙与她的双腿所呈现出的三角地带令人看得目不暇给,忍不住便多看几眼。

 学姐突然害羞地问道:“学弟…没关系的,不过,你能帮我一下吗?”

 我当场愣在那?不明所以,结果学姐的手绕在我的背上,她竟然要我陪她。

 我体会出她最近几天来的无助,毕竟这么多天没“拉拉”心情难免忧虑。

 便想使出浑身解数地爱抚她,我的手也在她身上大胆游移,她不但没有拒绝,反而配合地在我耳边息着。

 我的老二这时早就硬到受不了,本来想打算让学姐安稳睡着后,自己一个人去浴室用冷水冲头的,没想到学姐竟然主动拉着我,我自然是无从拒绝。

 过去她一直很照顾我,像我的大姐姐一样,留着一头长发披肩,身裁匀称有致,脸蛋虽然普通,但仍是颇有姿,加上她今天的打扮,短裙下出她修长无瑕疵的双腿,我用我的左手伸到她的后脑杓部位托住她,好让她的吻更安稳,右手则是慢慢地伸到她酥软而有弹的左捏,我的左膛也慢慢向她的身上椅去,并且更贴近她的右房,但我还是没有在我学姐身上,在单人上找空隙,侧身倚在上。

 这时我隐约看见她的香肩,只不过她上衣外头还穿着一件与她的裙子搭配的红色外套,我毫不犹豫地替她下,让她部以上的肌肤出大部份,大眼福。

 吻完她的后,我依旧贪婪,吻便向下她的颈和肩,并一路吻到她人的沟。

 用舌尖伸进她人的沟内,伸进去又马上了出来。

 下一秒钟,我的右手已经伸进她的上衣里,穿过她的罩,我直接握住她房,此刻学姐的眼睛舒服地闭了起来,嘴里闷哼了一下道:“轻一点!学弟,太用力了。”

 我这时才将握捏的力道放轻,左手也加入了战局,在她的右依样画葫芦,并努力画圆。

 之后我的嘴也不安份,贴了过去,大力她的房,并用牙齿轻咬,舌尖轻触学姐的头,学姐忍不住又呻了起来。

 我明白学姐此刻的身体感受是舒服的,有了一股莫明的成就感,为了能让她更足,我的右手慢慢下移,伸进她那令我神往已久的三角地带,中指直接从中间穿梭,直捣学姐的,当我的指尖碰触到学姐的小内时,我隔着那块薄布直抵她的道口,并轻轻按上。

 她的眼睛这时紧张的睁开,起身看着我的手指正在她的裙摆下,她倒一口气道:“呼!学弟,你怎么这么自动啊!”“学姐!?你不喜欢啊!”“没有不喜欢啊!不过只能用手喔!不可以用你身体上的其它部位,尤其是你这兴奋的小弟弟喔!”

 她话一说完便往我的下体部位用力地弹了我的小弟弟一下,我吃痛地喊道:“知道了啦!学姐有代,学弟自然会遵守的啦!”

 她看着我爽快地答应她的要求后,这才安心地地躺了回去,没多久又继续舒服的闭着眼睛呻

 我的手指在她的私处外头不安份地画圆,并用手拨开她的内,见到学姐的道口外头已经泛滥成灾,透极了,看来在我的爱抚下,她此刻的身体感受到无比的亢奋。

 我用我的中指直接没入她的,深刻感受到她私处内不断有滑从道深处涌出,在她温热的体温趋使下,我将我的手指更往学姐道内去,当我的指尖前端明显感受到抵触薄薄的东西时,学姐身体一弓,手也跟着过来,并接着痛到喊叫道:“学弟!住手!很痛欸!”

 她的左手抓住了我右手的现行犯。

 我明白那是学姐她的处女膜,想不到学姐到现在还保有处女之身,让我更加对学姐的身体感兴体,此刻对她有了强烈的占有

 我连忙对学姐道歉:“对不起!学姐,我不晓得你还没有…”

 学姐羞怯地脸红,不想我再说下去。

 “没关系的,学弟!你的手指别再伸进去太里面了,在我道外面就好了。”

 我答应了学姐,接下来我的中指她的部便更加小心,动作也变得缓慢,学姐并不是放心的,眼睛也一直盯着我的手看,怕我踰矩,我边动作边回道:“学姐,这样可以吗?”

 “嗯!”“学姐!放心啦!我知道手指大概进去的位置,你就放轻松,这里交给我,别太紧张了。”

 “嗯!那好吧!学弟,谢谢你,你确实让我的身体舒服多了。”

 我对她笑着回应道:“没有啦!学姐!你快躺下,让我帮你就好,你什么都别想。”

 “嗯!”就这样,我轻轻推她让回到上让她躺平,看着她再度将她的眼睛闭上后,才继续为她服务。

 此时最难过的,莫过于是我挡下的小弟弟,看着学姐感的躺在我面前,而我却只能用手指搞她,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我早有了想用自己的学姐的念头,可是学姐话已说在前头,不准我的小弟弟她的道,这可怎么办呢?可是我打从心里又很想干她…看着学姐闭着双眼,嘴里不断地呻,这可是天载难逢的机会,错过这次就再也没有学姐的可能。

 我忽然天真了起来,想说我偷偷地她,她应该不知道吧!于是下了决定,先了再说。

 我原本落在地板上的脚轻轻地上了,身体慢慢移动到她道的正前方。

 由于移动时有了些微震动,学姐此时也感受到,睁开了双眼看到我整个人正跪坐在她道的正前方,便迅速反应,用手遮住她的下体,双腿也迅速向内夹紧不想让我看到她美丽蕾丝边的纯白三角,眼神害羞地问道:“学弟!?你在干嘛?!”

 她像极了女皇盯着部下,怕我做出什么坏事来。

 我看着她有了防卫之心,一时之间忽然心虚地怕她知道我对她有企图。

 但是为了我的小弟弟待会儿能够在她道内抒发情绪,我硬着头皮辩称道:“学姐!我只是想换个位置,而且我的右手有一点酸,想换左手帮你。”

 “喔!这样啊!”她不疑有他,些许地松开她的心房,身体上紧绷的肌也慢慢放松,不过眼睛仍是继续看着我的动作。

 在她的监视下,我以缓慢而又轻柔地速度靠在她弓起来的左腿边,慢慢将内缩的双腿掰开,学姐此刻大腿内侧力量也慢慢减弱,人的私处才又再度打开,我心里头着实松了一口气,左手依言地轻轻朝她的道口内伸了进去,她又感受到一阵被撑开的酥麻,舒服的闭上眼睛,继续呻

 我心里头忽然感谢上苍又给了我一次机会,如果在此时让她看出我的意图,那我岂不是要前功尽弃。

 为了防止万一,我要用她的动作一定要快,而且要隐密,不然到时候她犹豫或是不想再做了,那岂不是一切都要结束了,此刻是不容我犹豫的。

 于是我右手将学姐的短裙摆往下放,好遮住我此刻另有企图的下体,而左手手指仍是以规律而缓慢的速度入学姐的道并出,右手已经轻轻地拉开自己石门水库的拉链,此时我隔着内迅速弹出,得太久,现在总算得到解放的机会。

 我将从内里掏了出来,并调定好自己身体的位置,慢慢让我的靠近学姐的道口附近。

 我知道要入学姐道又要让她浑然无所觉是有难度的,必需要想办法尽可能的让我的代替我的手指进去她的道。

 于是在我的中指出来之际,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靠近我的手指头,并用中指短暂地撑开学姐的道口,好让头快速而且顺利地进入学姐的道,当头顺利成功的撑开学姐的道,迅速钻进温热的道内,我学姐道的初体验总算完成。

 头即刻感受到学姐的体温及她不断涌出的爱,加上她在室,我可以感受到被学姐道壁紧紧压缩的快,还没已经就让我快g翻天。

 本想再往里头入,但是学姐道内比我想象的还要窄小,根本无法进,只有头完整进入,剩下的部分全在她道外头凉快,毕竟学姐她此刻的道并非完全开放,属于半封闭状态。

 她的左脚虽然弓起,但是右脚却还是直直的平放在上,她的三角地带的空间还是没有彻底开放,仅能勉强让我的头进入。

 大概是停止太久,此时学姐还是发觉不对劲,眼睛再度睁开问道:“学弟,怎么回事?为什么停止了,是太累了吗?!”

 话一说完,便要起身。

 这时我反应快速,用右手挡住她的身子,以防她真的起身看到我的正在她。

 我用左手仍放在她的裙摆下装模做样,在她的裙摆掩护下,她一时之间并未察觉出异状。

 我马上回道:“学姐!没事的,我只是想换个节奏,一直维持一样的韵律似乎太乏味了,没什么刺感,我怕学姐会腻。”

 学姐一听笑得开心。

 “喔!你不说我还不觉得,真的是有点腻了,那我可要期待一下了。”

 我也笑着回应道:“嗯!学姐请放心,学弟一定不会让学姐失望的。”

 于是我让我的头又偷偷地进去了一点后迅速地出来,然后找到节拍后再放回去,再出来。

 学姐此刻确实感受到与之前不一样的感觉,在我入的时候她明显感受到比之前痛的感觉,或许是我的节奏变了,让她有了不同的新鲜感,不过她没有多所怀疑,只是玩味地看着我。

 而我只是头进去后依一定的节拍出,我怕得太深,学姐会发觉,而且会破了学姐的处女膜,为了让学姐安心,我持续忍耐我所有的冲动,努力地配合她。

 过了一会儿,学姐发觉并无异样,她又闭了眼睛,身体又再度放轻松。

 我看着学姐安心的把她的身体交给我,我也暂时松了一口气。

 在有限的空间里,我的动作也受到限制,以致于无法完全施展开来,只能做有限

 学姐自然无法明白我此刻的痛苦,她舒服的躺在上,享受我对她的服务。

 我的头在她温热的道内,不断分泌出分泌物,加上学姐的爱不断从道口内涌出,让我更是心难耐。

 到了我忍无可忍,便毋须再忍的时候,我停下了学姐的动作,头停在学姐的道中,右手轻轻地握在学姐的大腿上并向外移开,并用身体抵住她的腿免得她又不自觉地向内缩。

 总算让我挪移开一些空间,而学姐并没有发觉我正在想尽办法打开她的道口。

 当我的身体缓缓向前,我的又深入了几许时,我当场强自已停住,虽然我此刻早就想冲破她的处女膜,但毕竟还没有站在最佳位置,现在的,等于是歪斜的进入,方位并不十分理想。

 看着学姐的右腿平躺在上,真的是一个很大的障碍,于是我开口对学姐道:“学姐!舒服吗?!”

 她平躺在上,睁开眼睛回道:“嗯!还可以!…怎么停止了。”

 我回道:“学姐!你的双腿可不可以撑开一点,这样子我比较好。”

 “喔!”

 她话一说完右脚真的依言抬了起来,挪移出空间,不过她的双手忽然有了动作,我刹那间又开始担心,好在她的双手只是各落在双腿的髋部之间扶住,并且向外撑开。

 看来学姐也真的喜欢上我抚道的方式。

 我的头就在这个时候明显感受到前端的压力变小,身体也总算有了很大的空间在她的双腿之间,我的两个膝盖也把握机会顺势便抵在她股后面,身体已经正向着她,跟她的眼睛对上。

 学姐忽然看到我正在她正前方,又开始起疑,想起身看个究竟,被我的右手挡了回去道:“等等!学姐!别起来,保持这个姿势。”

 “喔!”

 学姐只好依言躺了回去。

 我右手扶在她的裙摆上抹平至我的腹间,接着我的左手仍在她的裙摆下面,握着自己的,控制的深度,身体前倾,我的头已经伏在她的房间再度,一来是想松懈学姐的戒心,二来用头挡住学姐的视线,更加的保险。

 学姐看我这么用心的对她,总算又安心地闭上双眼。

 我的此刻在她的动内早已蠢蠢动,在她的动口附近浅浅地,慢慢地加快了速度,而学姐此时的呻声也越来越急促。

 当我的向学姐酥软的前上,头向上靠在她头的右侧,并用舌头轻学姐的左耳,挑逗她而她似乎感到不适,不断地想撇开头到另一边逃开,我依旧紧跟着不放,最后她还是臣服下来,并笑着道:“别这样!学弟…哎喔…好喔!”

 看着她闭上双眼,嘴角微微上扬,我知道她已经彻彻底底对我失了戒心,我的在她的两腿间早已准备就绪,只剩下进入她的道深处,穿破她的处女膜。

 当我发觉学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呻声越来越大,并且原来放在她髋部间的双手已经离开,转而在我的背上十指扣,我知道她的高就快要来临,头前端已经明显感受到她的润正向着我的涌来。

 我见时机已成,现在不学姐,等到她高一过,就再难攻顶。

 于是我将右手伸进她的身后,环抱住她的部,左手伸进我与她的中间,手掌朝下按了按她的三角地带,并让我的对准准星。

 当我准备就绪后,我仍是不断用头浅浅的学姐的道,只是在等待学姐的高

 当学姐的双手忽然紧紧地扣住我的背,双脚忽然向内夹紧在我的两侧间,并且全身弓起,我知道此刻学姐的高来临,顺着她的小蛮弓起的刹那,我的右手向上使力,左手稳住后并迅速伸到她身后抱住她的背部,用力向下入,在溃堤的道内迅速向下,头也在毫无抵挡的情况下迅速撑破学姐的处女膜。

 整个地全部没入她的道内,直达部,我整在学姐紧实的道壁内,本想马上快速地,但是她的高让她此时的烈地反复紧缩,加上她的爱不断像热般朝我的狂袭而来,我差点就要这样在她道内一而净。

 因此当我的全部进入学姐的道后,我暂时不动声,也不做出的动作,只是这样着不动,先适应里头的温,强忍了下来。

 学姐还沉浸在刚才高愉中,不晓得我已经突破她守护多年的处女之身。

 过了一会儿,我看着学姐似乎还在为刚才的高意犹未尽时,我开始缓慢地出我的,再放了回去,渐渐加快了的速度。

 忽然间,学姐感受到她的下体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痛,而且感觉越来越剧烈,痛得让她睁不得不睁开眼睛,看着我的身体不断扭动着,她头一偏发现我的下体正在对她的私处捣药,一脸惊讶地疾呼道:“学弟!你在做什么?快点放开我!离开我的身体!”

 她的双腿也再此刻不断地挣扎,只是越挣扎她越感到痛得剧烈。

 我知道她已经发觉我的恶行,此刻的我也不再听话,双手控制住她不断扭动的双腿,用力地向外掰开,此刻我的更明显感受到前端豁然开朗,大力向下,更深入了几许,此时的学姐痛得嘶喊道:“啊!…”

 她原本放在我背上的双手此刻握住我的肩头,不住地想把我上推开。

 我看准她会抗拒,并不讶异,不过她的力量真的太小,加上我的又加快了道内的速度及深度,她只有不停地喊叫,根本无力再做抗拒。

 此刻的学姐,只能无情地接受自己的道被学弟狂干,而她的处女膜,也在这一瞬间化为乌有,她在喊痛间无助地掉泪。

 “学弟<肥水不流外人田>
上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