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下章
绛与诚
作者:ac978b

 大,电视,午夜的情趣用品广告,头柜上放着烟,南京煊赫门。

 烟旁边,是一盒开了包装的杜蕾斯,三枚装的,一枚已经打开。

 “…来自印度的药物,源于古印度婆的配方,帮助您恢复雄风,找回男人的自信…现在拨打热线电话,只要998只要998,一周活海绵体情细胞,一个月可增大三公分…”

 大上的男生,健硕的身子匍匐在边,留着短发的头不住的做出磕头一样的动作…啧啧…滋滋…他背后的电视画面里出现一个妖娆的女人,手里拿着瓶子一脸的妩媚。

 “唔…诚…诚…我的豆豆…啊…”上的女人双手握着脚踝,大长腿高高的抬着,赤口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着,头却抬着朝着自己的两腿间看过去。

 诚的舌头柔软而宽厚,沿着菊花滑动到两片已经肿不堪,发出鲜红色光泽的时,一张嘴就含在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

 一手伸出去,握住她的子,用力的之后,捏住头不住的捻动时,舌头卷成了卷拨开了女人的

 头一低,随着女人一声闷哼,消失在裂开的花瓣里面,挤出来几滴粘稠透明的体。

 “诚…艹我…”

 “说你是母狗…”女人噘起了股,双手被诚抓着剪在背后,子在单上蹭啊蹭的动着身子。

 他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巴,在口上下摩擦,头挤开,然后在眼上轻轻的敲动,画圈,然后又向下滑去,顶住一侧的,在上面上下的蹭,顶,看着鲜红的里面出来白色的浆汁时,用头在上面一蹭一磨,转眼就挪动到了眼上,将菊花瓣润。

 女人的股朝后耸动着,嘴里低声的呻,吭叽着,嗫嚅着;“我…诚…我受不了了,快啊…求你了…来艹我的啊…”她的声音带着急促,透着焦急。

 “你不说,我就一直这样蹭啊蹭…快说…”诚的巴搭在眼上,在两片之间动着,空出来的大手抬起来,朝着她的股重重的扇了下去…啪…“快说…”

 “唔…我…诚我说不出来…好羞…”很白,很,当诚的手抬起来时,上面留下一块嫣红的掌痕…啪…

 “你是个羞的母狗…快说…”巴在两片中间来回的摩擦着,勐的进去一下,头刚刚陷入进去的时候,又突然间出来,继续摩擦着…他知道她受不了。

 “我…我是母狗…唔…快啊…艹我的…”

 “大点声,说你是的母狗,求我…你的…”他用手指了进去,里面全是汁水,燥热一片的柔软勐的一缩,又是一股水浸了腔道。

 “唔…我…”

 “说你的名字…大声说…”

 “我…”她扭动着股,似乎在挣扎,又似在索求“绛…是母狗…唔…是大是羞涩的婊子是货…求求你我的,干烂我的…”

 她的语速越来越快似乎没有经过思考一样的大声说了出来,被诚按在后背上的手挣扎着开之后胡乱的摸索着…巴已经顶在了她的口,他弯着:“继续说…”

 “陈绛是母狗婊子我是货我…啊…嗯…”她突然不动了,头埋在枕头里只是低声的吭哧着呻着,一声高过一声的大声的哼哼着,享受着被勐然间刺入的快

 层层迭迭的包裹着诚的巴,他快速的动着,每一下都重重的撞击着她的股,把女人撞的身子在上滑动,然后被抱着股在拖回来,在进去…

 红肿凸起的豆子上,悬着一丝体,在半空中晃着,然后滴落,接着又被空而来的是黑囊撞在上,染,被撞击成白色的泡沫…

 “唔…诚你死我吧…唔…母狗的烂了…”

 “干死你…大货…是不是喜欢向母狗一样噘着股挨干,连的腚眼子都张开了…”

 “我…唔…艹到心子了…使劲…诚…老公我要…”

 “不许出来…”

 “啊…控制不住…出来了…”

 “啊…我也要了…到你的狗里面去…”

 良久之后,诚趴在了女人的后背上…

 “诚,给我拍张照片呀?”

 “怎么照?”

 “嗯…”绛挠挠头,然后在上蹲了下来“从我后背照…”

 “除了眼,就是往下滴答水的肥,好看?”

 “嗯,我要记下这一次,你这个坏蛋公狗,也要记住…”

 …

 太阳的光晕炫目而热烈,海风在腿间掠过之后,裙摆轻扬,冷饮摊旁的小桌子两侧,绛手里擎着巧克力味的冰凌冒着寒气。

 米黄的裙子没有阳光的热烈,却有着阳光的温柔,她的笑容很甜,似乎有一种天然的感染力,安静的笑容让人觉得安定。

 绛吃着冰凌的尖,只是舌头轻一口,上就沾了绛紫的巧克力,她用舌头一下,看着对面穿白衬衫在看着手机的诚说:“小哥哥,你真的很丑,你咋那么丑呢?”然后她就被自己笑到了,眼睛眯成月牙,脸的月光洒在诚的身上。

 “哼”诚瞪了绛一眼之后开始反击:“你漂亮你俊你好看,你是我的小仙女,哼…你这不长眼睛的傻丫头,我都这么丑还敢要我…哼…唉!绛你看,他们在那边拍的照片很好看啊。”

 诚忘记了刚刚还想怼回去的话,而是把手机递给他对面的女生,手机里是同学们在海边各种搞怪的照片。

 绛的眼睛在手机屏幕上瞄了一眼之后,很是不屑的又了一口快要融化的冰凌,舌尖灵巧的在上滑过之后嘁了一声“好累,我不想过去和他们玩了,他们总推我撞你。”

 诚一脸失望的哦了一声,然后又开始摆起手机来。

 “要不…”绛的眼睛转动着,手肘支在桌子上,冰凌的汁已经开始融化“要不我们也拍一张好玩的呀。”

 诚的眼睛一亮:“行啊行啊。怎么拍。”

 “听我的…”一脸沮丧的诚身边,是阳光明媚的绛,她的笑似乎让镜头都亮了几分,而诚的头顶,赫然是那开始往下淌汁的冰凌,宛如头顶着一堆便便的…懒洋洋。

 好啦好啦,可以开始啦,绛在诚身边用空着的手比划出一个v字,出雪白的牙齿。

 拿着自拍杆的诚哦的答应着,按下了按钮。

 就在相机拍下镜头的那一瞬间,诚发现自己的衣服上沾上了几滴巧克力的汁,肩膀,前…手指在相册上抚摸过后,轻轻的合上。

 诚站在窗前,从烟盒里弹出一支烟点上,看着窗外初上的夜华,暗自骂着自己,只是看照片而已,却要那么依依不舍。

 当时种种成追忆,如今空念也枉然。

 叼着烟,转身去衣柜里翻找衣服,那件白色的衬衫挂在那里,衣服已经有些泛黄,在白色的灯光下,巧克力的痕迹依旧,却在也不复当时的窘迫。

 诚的手伸了过去,当手指在上面摩挲过之后,烟灰掉落在地上。

 诚的手缩回来,低头吹去掉落在子上的些许烟灰,摸着发青的下巴,看看沉默依旧的衬衫,胡茬有些扎手,那巧克力的痕迹,扎心。

 …

 西装革履,衣帽崭新。

 诚的车在夜里穿行,转弯,直行,等待着红灯变绿,等待着行人经过…那衣服已经多久没有洗了?那巧克力的颜色,似乎洗不去的吧…

 “喂,你好王经理…嗯…我已经在路上了,已经约了陈老板,一会就能签成…不用担心…”

 “你好,是陈老板吧…对对对…我是程诚…我已经安排好了地方,就等着您呢…好嘞…一会见陈老板。”

 肩膀和下巴夹着电话的诚,突然看到路灯下的一个少年,手里捧着篮球,一个女生从他的身后跳了出来…他减慢了车速…安静的看着女孩抱过篮球,男生揽着她的肩膀…突然就了泪。

 …

 鞋底摩擦着地板发出吱吱吖吖声,汗滴落在地板上,转眼被篮球鞋踩到消失。

 高个男生对着看台上吹响了口哨,诚循着他的方向看过去,绛在那里对着自己招手点头。

 篮球飞向了那个吹口哨的男生,砰…诚的身影在半空划出一道弧线,一腿绷直一腿弯曲,膝盖撞响了那个吹口哨的男生的…脸。

 鲜血如烟花飞溅,一场混战,诚瞥见了那道风景朝着自己这边飞奔而来。

 然后被沙钵大的拳头锤到了脸上,他一脚踹出去,朝着绛的方向跳了过去…宿舍。

 光灯闪亮,屋子很凌乱,各种颜色的黑臭袜子堆在下,显示器盯着面前的衩子,阴沉着脸,键盘旁边是纸巾的盒子,纸篓里面都是食品袋子。

 屋子里烟气缭绕,窗户开着,风没把烟吹散反而吹进了走廊。

 不知道那个寝室传来歌曲的声音“曾经那一场恋爱保卫战役,孤勇的战斗到无能为力…”

 “我今天话就撂这儿了,绛…”他顿了一下之后,环视四周“是我程诚的女人,谁他妈要是敢动歪心思,看我能不能g死他。”

 一屋子室友舍友校友,诚坐在椅子上,脸上贴了创可贴,背靠着电脑桌,手里还抓着一瓶二锅头,一脸桀骜,貌似土匪。

 歌声时断时续:“我在最好的年纪遇见了你…却没有好好珍惜而失去你”

 “关门”诚吼了一句:“闹…”…餐厅,诚坐在餐桌旁心不在焉。

 “呦呦呦,不好意思啦,来迟了来迟了。”中年男人在诚身后一边说一边坐下,笑着打着招呼。诚的脸上立马出微笑“没关系陈老板,我也才到,吃点什么?”

 “随意就好。”陈老板把手包放在一旁,拿过诚递过来的菜单随意的点了菜。

 抬头问诚:“喝酒么?来点红酒?”

 诚微笑:“抱歉,我不喝酒。”

 …

 大学门口。

 夏季的风吹动了青树红花,两个人拿着毕业证互相炫耀着,最后哈哈的笑成一团。

 绛的拳头捶在诚的肩膀上,一边控制着笑一边说:“傻夫夫的,我们都有证,我们都是有证的人了。”

 “是啊,以后我要努力找个好工作,养着你。”诚收敛笑容,一脸郑重。

 绛抬着小脸,看向诚,然后点点头:“嗯,我等着你”

 …

 “我和你说了,咱不干了,你听不懂我说的话么?”

 阴天,小雪,这一年的场雪,雪花落在诚的肩头,抖落不去,绛也在雪里,怀里抱着的文件夹微微颤抖。

 “诚你听我说,我很需要这个机会…”

 “狗机会,那个经理用什么样的眼神看你,你不知道么。猥琐,猥琐。”诚气急败坏。

 “我知道,但是我会…我会保护自己的…”

 …

 七月七,情人节。

 办公室里众人依旧在忙碌,浑然没有过节的气氛,当然,情人节只属于下班的人,工作中的男女,没有情人。

 “我今天大概要加班到很晚…你不要来接我了…嗯…晚饭就在公司吃…同事会送我回去的…这么远你就不要过来了,白天找工作那么辛苦,晚上早点睡…嗯,爱你呦…么么哒”

 一身职业装的绛,精心打扮非常漂亮的绛,把手里的电话放下,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扭头看向办公室的方向,明亮的玻璃窗那边,是一个微胖的身影。

 他正好也看向这边,微微一笑,手放在脸侧做出打电话的姿势,绛点点头,也微微一笑。

 然后看着那张胖脸又看向电脑屏幕,她出一丝厌恶的表情,然后无奈的低下头,看着清晨时的诚,在她手腕上的红绳。

 红绳打结的地方,是一颗小小的心,纯金的,那是他最后的一笔奖学金。

 …

 “放”诚在雪中来回踱步,转着圈,呼吸间的白气越发的急促。

 他转过头看向绛手指着面前的大楼:“你怎么保护自己,怎么保护,他手里的权利会把你碾至死。”

 “我知道,我都知道”女孩的倔脾气也上来了:“那又怎样,我很快就可以摆这个部门,只要这么一次机会,我就可以…就可以和他平起平坐…甚至,取而代之”

 …

 夜深,天空被七夕的灯火照亮,整个城市都是荷尔蒙的味道。

 诚的一只手揣在兜里,另一只手拿着三朵玫瑰花,站在高楼的门口。

 保安看着表走过来,打着哈欠问:“你等人?”诚昂着头“嗯。”“别巴等了,早都下班了。你看都几点了,还有五分钟就十二点了”

 “卧槽,哥们我去十一楼找人,你看…”他从兜里把自己的南京煊赫门掏出来,还有多半盒都给了保安。

 “很快就下来。”

 “哈哈,等加班的小女朋友吧,快点快点,过了十二点就不是七月七了。”三分钟,诚不知道怎么跑的那么快,到最后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双手撑着膝盖,在公司的前台了几口气,然后深呼吸,看着门里微弱的灯光,以及电脑呼吸灯微弱闪烁的光芒,他直起来,站在门口轻轻的推门…

 透过门,诚朝着里面看了一眼,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看到绛,他疑惑的再一次看了一眼,整个办公大厅里,空的,没有一个人。

 绛去了哪里?他把花儿放在背后,一推门走进了屋,然而就在他随手关门的时候,他的身子勐然僵住了。

 “母狗…爬到门口去…”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威严。

 诚的手一顿,缓缓的关上了门,然后绕着办公大厅里面的桌子,绕到了距离门口稍远的位置,躲在桌子后面,悄悄的观察着。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他的心里,悬着一个念头,一个不好的感觉,在那男人说话的同时,从他的心里升了起来。

 办公室里亮着灯,只是被百叶窗遮挡着,出一条条的光影照在外面的办公桌椅上,诚突然发现,自己躲藏的地方,正是绛工作的位置,他还记得自己曾经站在这里看到对面办公室里的那个肥胖的男人,对绛说那个男人至少有200斤。

 绛当时似乎有点顾左右而言它,或者,有些许的尴尬?正在他低头看着绛桌子上的东西时,那扇门,打开了。

 而这个时候,诚赫然看到在椅子背和坐的拐角处,放着一条内,他伸手挑起来…有点润的感觉。

 诚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看着灯光从缓慢打开的门那边倾泻而出,在暗影里攥紧了那条可以攥出来水的布料。

 呼吸重然后压抑下去,用手按在口,看着办公室的门,大开。

 一具体匍匐着爬行而出,明亮的灯光将身体照的一片瓷白,葡萄红的长发在光的照下更加的红

 她的眼睛被蒙着,嘴里含着一团东西,就那样熟练的转过门口,朝着刚被诚关上的大门,爬行过去。

 “的婊子,呵,大股这样扭,更像一条发情的母狗了。”那个200斤的胖子手里牵着一条绳子,另一端,拴在女人的脖子上。

 她…是陈绛,诚已经不能呼吸了,至少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已经窒息了,玫瑰花枝上的凸起,被他重重的握紧,硌进皮肤,然而他浑然不觉,心…更疼。

 “停下来…”男人的手一抖,绳子那边的女人,停了下来,茫然的跪伏在那里,大股抬的高高的。

 一双大,几乎垂到了地面上。

 …

 “不会发生的,真的,诚,你要相信我。”女孩挣扎着辩解着,怀里的文件夹几乎摇摇坠。

 “可是…呵…”诚惨然一笑:“我信不过的,是这世道。我的眼睛里容不得这些。所以…”雪飞舞,雪花遮住了他的眼睛,他转身。

 …

 200斤的男人,衣冠整齐,他弯下,用手拍了拍女人的股,笑着在股上摩挲一下之后,手指在里掏了一把然后在股上一蹭,站直了身子,看着扭动着股发出呜呜声的女人:“怎么样,我的内味道好么?”

 他的手指捻动着凑到了自己的鼻子前,重重的了一下,一边抬脚踩在她的后背上,一边道:“爬了几步,就这么多水,的可以了…来,一个,给主子看看…”

 女人说不出话来,扭动着股,摇着头,似乎在拒绝,200斤哼了一声,鞋底子直接踩在了她的腚沟上,一边碾动,一边恶声道:“忘了腚眼子里还有玩意了是吧,,让你是给你脸,你是不是想明天在办公室里高?嗯?”

 女人的身子因为后庭被按而扭动颤抖,诚看到她的腿在哆嗦着,似乎在忍受着什么,却想不明白。

 她屈服了,哆嗦着,抬起了自己的右腿,缓慢的,颤颤巍巍的抬起来,这个时候诚看到了她的门里,着一个黑色的东西,反着塑料光泽的一团,紧紧的封住了她的眼。

 ,他一下子明白了,而这个时候,诚看到200斤的鞋尖,抵住了慢慢的旋转着按着,伴随着女人呜呜的呻,200斤的声音又传入了诚的耳朵:“带了两天了吧,如果不听话,就再一周。”

 原来…诚的手握断了玫瑰,花瓣掉落在了地上…原来这几天她说不舒服,让我睡沙发竟然是因为这个?

 呵…绛…你还是我深爱的那个女人么?水声传来,诚在看过去时,一条亮闪闪的水线从绛的而出,溅落在地砖上,发出哗哗的声音。

 200斤的脚勐的一用力,蹬在绛的股上,她错不及防一下子趴在了地上“我让你都出来了么?昂?”男人恶狠狠的呵斥道。

 锃亮的皮鞋一下下的踩在绛的肥股上,而她则躺倒在自己的水里,动着,扭曲着身体,像一条缺氧的鱼,又像一只被电击了的白猪。

 诚的眼睛充血了,他的身子绷紧着,时刻都会跳出去。

 可是理智在告诉他,如果那么做了,会失去这<肥水不流外人田>
上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