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下章
改造
改造

 2025年。

 洛杉矶市,第二区域县级法院。

 “罗特。j。伍德,检方控告你犯有非法持有致命武器罪,恶意伤害他人罪,**罪。经本院以及陪审团商议,一致判定你上述罪名成立。根据新的法律,将判处你20年的监狱监或者是对你执行3个月的行为改造,以改正你现在的生活。在新法律的规定下,你有选择其中一条惩罚的权利,你选哪一种?”

 “20年和3个月,白痴也知道如何选择。”我心中暗笑“我选择行为改造。”我回答法官说“我很高兴自己能有这样的选择。”

 “非常好,会有专门的人员对你进行监护改造,当你的行为改造完成后你就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来。对你的惩罚在一定程度上是同你的受害人相联系的,你现在的罪行将是你以后做梦也想不到的行为,因为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我不知道法官为什么会这样对我说。

 是的,我知道就在不久前曾经颁布了新的法律程序,但具体是什么并不是我这样的人所关心的。

 在我看来,所谓的行为改造也不过就是在一种特殊的监狱中呆上一段时间而已。

 在押送犯人的车上,有包括我大约20名被宣布罪名成立,将要去接受惩罚的罪犯,当中有黑人,白人,西班牙人和东方人,除了大多数的男人外,甚至还有3个女人。

 我们的共同点就是我们全部都是袭击受害人并进行过犯罪。

 我们已经被告知将要接受为期90天的行为改造,到时候我们将被释放,但如果在此期间有任何的不合作行为,就只有死亡这一唯一的结局,这是一个并不为外界所知的新的惩罚计划。

 押送车的目的地是在一个叫『死亡山谷』中央的监狱,环境非常恶劣,在那里,就算你从监狱中成功地逃跑出来,也不可能活着回到人群中。

 到了监狱,如同我想的一样,虽然我们是重型罪犯,但在这里我没有看到一般监狱那种高耸的围墙和墙上布着铁刺的高电网,也没有看到严密高大的程控金属大门。

 而这里的守卫也算得上是相当地宽松。

 我们被带到一间房间里,我向四周望了一下,发现这里的窗户居然没有安装任何防范犯人逃跑的安全措施,任何一个正常一点的人都可以通过窗户逃跑出去。

 在这里,经过狱医的检查后,我们分配到了监狱的衣服。

 由于是夏天,女犯人们得到的是圆领汗衫和其它与之相配的衣服,而我们男人仅仅只有一件背心,短和一条巾。

 接着我们分配到各自的房间的伙伴,分配到和我同一房间的室友完全不象是一名罪犯,他看上去很柔弱,他更多的象是一个诈骗犯而不是一个具有暴力行为的歹徒。

 “好运气。”我在心里想着“眼前这个家伙与我比起来就象是蚂蚁和大象一般。我有信心会采取某些办法将这家伙变成我的奴隶,那样的话在这90天里我也不会因为无聊而难度过。”

 但我并不知道同在一房间里的我们两个将会遇到什么事情,当然,也更不知道我现在的主意会从根本上发生变化。

 当我们将分配到的生活用品整理好的时候,就到了午餐的时间。

 所有的犯人都被安排在一个大厅里开始用餐。

 在这里,虽然有守卫在看管我们,但他们完全形同虚设一般。

 大厅里各个犯人都大声说话喧哗,他们也视而不见,根本置之不理。

 我没有同那些犯人说话,但从他们交谈中我知道,所有的犯人几乎都是在最近两天押送来这个监狱的,而且无一例外全部都是犯有重罪的罪犯。

 监狱提供给我们的食物还不错,无论是味道还是花样上都让我吃得很舒服。

 唯一让我感觉到有些不的是监狱只提供给我们15分钟的用餐时间,当然对于我来说时间虽然有些紧迫,但也足够让我填肚子。

 由于用餐时间紧迫,所以并没有发生打架一类的事情。

 在用餐之后,我和我的室友就由警卫带到了分配给我们的房间里。

 房间大约有15个平方,在房间的一个小角落是一个厕所,旁边是一面壁镜和一个洗手槽。

 而在房间右边墙壁的中央,还立着一面看上去很坚实的穿衣大镜。

 房间里还有一个小书桌,除了没有电视,仿佛间我还以为在自己家里。

 但不一会儿我和我的室友就开始感觉到困乏起来,坐在上我甚至还没来得及有别的反应,就已经睁着眼睛倒在上昏睡了过去。

 我意识到,在刚才午餐的食物中,已经被人下了麻醉药。

 当我醒来的时候,在上我发现了一个小册子,上面标写着所谓的行为改造的程序和说明。

 就在我们睡过去的时候,一种控制我们感觉神经的控制器已经被植入我们的胃里和耳朵后面。

 一但我们有出格的行为,守卫将发控制器给我们最大的痛楚来作为对我们的惩罚。

 然后,他们在我们的血中注了47,000,000个纳米机器人,这些机器人已经设定好要执行的任务和计划,在工作90天完成任务后会自动销毁。

 如果最开始我就知道所谓的『行为改造』究竟是什么,那么我就会不顾一切地要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

 但已经没有如果了,当我在睡着再醒来看到这个小册子的时候,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

 进入我们的血后,纳米机器人立刻按照预先制定好的任务开始工作起来。

 它们开始破坏我们身体的神经,化学反应,建造新的身体神经和化学反应,并且颠倒我们荷尔蒙,生产出新的荷尔蒙。

 纳米机器人一天24小时不停地工作,不但改变我们的思想和身体,就连所有的生物化学结构,包括构成我们染体细胞的dna和rna中的细微原子也被它们改变了。

 同时,在提供给我们的食物中,维持我们保持镇定的药物也一直放在里面。

 植入我们身体的感应器一但发现我们进入深度睡眠,就会将制定好的下意识信息输进我们的思想中。

 这些下意识的信息是根据法官对于我们的罪行各个制定的,用它们形成的梦境来改造我们的行为。

 当行为改造结束的时候,这样的大部分惩罚就象是学校中开设的学习课程一样,并不让人感觉到非常痛苦。

 改造1-2在这里的每周星期一,我们所有的罪犯都会被带到一处进行一次聚集。

 在最初,所有的人在得知发生到自己身上的事后感到恐惧不安,不过每个人都知道反抗是毫无用处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开始泰然了。

 但我们并不知道,我们的下意识正在让我们的行为慢慢发生着变化。

 心理医生这时出现在我们面前,引导我们了解以前我们所做的事是何等严重的罪行,告诉我们如何做就能通过这次行为改造后成为一个行为良好,并能对社会做出贡献的社会公民。

 她告诉我们,我们目前已经在接受这样的改变而且很快就看得到成效。

 当我在她面前坐下的时候,我注意到自己做的第一件事是收拢自己的双腿。

 为什么…我感觉到周围的世界正渐渐变得陌生起来,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开始越来越困惑。

 罗伊,就是和我同一房间的那个室友,我很奇怪自己到现在居然没有对他采取任何行动,而是和他友好相处。

 在这里的第三周,监狱的人员收取了我们的背心,取而代之的是只有女孩才穿的圆领汗衫。

 让我不理解的是自己仅仅问了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就平静地坐下来接受他们的安排,没有任何别的举动。

 当我们每天早上起,对着镜子看自己的时候,总能发现自己与前一天相比会有一些小小的变化。

 很快我得出自己看上去就象是我的姐姐詹妮一样的结论。

 如果一个男人的样貌让无论别人怎样看都象是一个女孩,那绝对是一件糟糕的事情。

 是的,我承认这样的情况不受自己的控制,而且对于我来说这算不上什么大问题,天也并没有塌下来。

 大约在一个月以后,我才真正知道到所谓的『改造』究竟是怎么回事。

 接下来,他们发给罗伊,还有我一件罩,在教会我们如何穿上它之后要求我们除了洗澡外,每时每刻都必须穿上它。

 哦,我的上帝!当听到他们这样的说时,我终于知道当初在法庭法官对我说的话了“对你的惩罚在一定程度上是同你的受害人相联系的,你现在的罪行将是你以后做梦也想不到的行为,因为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他们正在改变我们,正在将我们变成女人!他们要怎么做?就依靠那些进入我们血中的小东西吗?作为那些罪行的惩罚,难道他们过去也一直这样做的?为了不让小偷的手再次偷东西,就将小偷的手砍掉吗?同样的道理,就将一个强犯变成太监?

 守卫们开始称呼我们为『小姐』,而如果我们对他们的称呼表示不向他们骂时,那些守卫仅仅只需要按动手中那该死的控制器,就能给予我们最大的痛苦,所以我们很快地就妥协了。

 纳米机器人正在生长我们的头发,而且指甲也按照女人的标准最完美的长了出来。

 它们破坏我们身体骨头和肌的比例,重塑我们身体的外形和体格,刺我们部的腺并分配身体的脂肪堆积在那里,使得我们的部以令人惊异的速度膨起来。

 它们消除了我们喉咙上凸出的喉结,改造了我们的头骨,牙齿,舌头和骨头的结构。

 而且在下意识中向我们灌输作为女人要如何化妆的知识。

 在30天后,我从刚来到这里时的5尺6寸的身高下降到了5尺2寸,体重也减轻了整整40磅,而且我还惊恐地发现连自己的力量在不知不觉中变得非常弱小。

 我不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虽然这是我的选择,但这决不是我想要的结果,然而大叫之后,我也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命运。

 我感觉到自己正在逐渐变成一个连自己也不认识的人。

 罗伊倒显得很平静,仿佛他早已经明白这正在发生的一切。

 在我看来,他好象很乐意发生这样的变化,哦,天啦,也许他就是这样的,或许我应该称呼他为她吗?看到发生在罗伊身上的变化,我不愿意,却很难不联想到自己身上来。

 罗伊的思想和行动,正一天比一天变得更为女

 我现在可以看到他修长的腿和益丰部,还有他正逐渐变的细小,充着女特征的双手。

 罗伊就象是我的参照物,属于男人的强壮身体正慢慢地从他的身上消失,展现出来的是一个属于女的柔弱的身体。

 时间在我的感觉中象是飞一般的失,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而我和罗伊两个现在的身体,对于穿在身上的罩和袜已显得相当适合。

 现在,我都尽量避免照镜子,因为那会让我感觉到非常惶恐。

 我和罗伊的声音也开始在不同程度上变细变尖,当我们互相说话时就完全就象是两个女孩在对话一般。

 而当我被允许使用电话和外面认识的人通话的时候,我认识的人已经完全不知道我是谁了。

 我无法想象自己居然会发出如此甜美,可爱,仿佛唱歌一般动人的女孩声音,但如今,这却实实在在就是我的嗓音。

 我目睹着罗伊的变化,他,或者应该说她的罩现在完全无法遮挡住她已经成立的房,在她高耸柔软的部中间正逐渐形成一道深深的沟壑。

 如果现在我还是以前那样真正的男人,那她对我的吸引将是无法抵挡的。

 但我知道,同样的变化也发现在了自己身上,所以我没有兴趣做任何事情。

 最后,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也没考虑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我突然非常渴望罗伊身上的这些变化能同样发生在我身上,于是我走向了镜子开始对着镜子注视我自己。

 如同我预料中的一样,同样的变化也在我身上发生了。

 我看到自己已经比以前变得更矮更娇小,同样是那样的柔弱而又妩媚,是的,镜子中显现出来的是一个非常吸引目光的年轻女孩。

 小书桌现在多了一面化妆用的小镜子,同样还多了一些适当的化妆品。

 我和罗伊在使用着它们,虽然我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但我还是要说,我很喜欢使用这些化妆品在自己的脸上做些小实验。

 当到了我们来这里的第二个月时,他们开设新的课程——外貌装扮。

 我们开始学习系统地化妆程序并将学到的东西在彼此的脸上练习。

 这时我已经渐渐开始喜欢上这样的生活,并乐意在如何化妆的方面询问那些化妆老师,当然,我更喜欢那些老师在我脸上做示范,因为她们是这方面的专家,她们的工作可以让我变得更加漂亮。

 纳米机器人这时正在进行有趣的工作,它们将我们皮肤上不管是先天还是后天出现的所有胎记,痣,雀斑和伤疤全部都清除了。

 要知道,我的一颗门牙曾经在我小的时候和别的家伙打架碰缺了一部分,而现在我发现牙齿已经变得完好无损了。

 -----

 在无意中我照了一下镜子,看到镜子中显示出来的完全就是一个美丽的女孩。

 是的,我是这么评价自己的,她(我)是如此地人,虽然这只是行为改造的一个程序。

 我感觉自己正逐渐变成我的妹妹詹妮的双胞胎版本。

 好吧,如果真的这样,最坏的事也不过是以后仅仅要面对那些男孩。

 没有感觉到什么惊讶和反感,我的妹妹詹妮有很多漂亮的衣服,那么出去以后我想她是不介意和我一起分享她的衣服,因为我的衣橱里根本没有女孩穿的衣服。

 在开始外貌装扮的课时,我们每个人都分发到了各式各样的女式衬衫,外衣,长裙和丝袜。

 只要不是我们睡觉的时候,我们都被要求必须每时每刻穿上它们,而我们现在穿的鞋子,此时也被换成了各种高跟鞋。

 是的,就连我们早餐的时候,也必须要穿着女罩和内衣,女式睡裙还有高跟拖鞋。

 如今在用餐的大厅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个人的改变都是如此地明显。

 从以前我们用餐时候的狼虎咽,变成了现在正用优雅的姿态小口地进餐。

 当然,除了在第一天,守卫们也不再限制我们的用餐时间。

 我把这看做是在我们益改变的身体下,我们现在的意识正逐渐向女方面发展。

 在我们的房间里,他们提供给我们所有的换洗衣服,当然,无论是外衣还是睡衣,它们全部都是女的衣服。

 同时,我们被要求必须自己动手洗涤,晾干换下的衣服,在我们的房间里,他们还特意为我们订上了晾衣物的小绳子。

 这时,在我们休息的时候,我们会文静地坐下,在下意识中自觉地修理自己的手脚指甲,擦上亮丽的指甲油。

 我们已经逐渐开始把自己当做一个女孩,一举一动也完全是女孩的行为。

 我们长长的头发和高耸的部也不断向提示着我们这是一个事实。

 纳米机器人现在也进入了高速工作的状态中。

 在身体和意识的改变中引起的混乱,特别是在知识方面的灌输,让我感觉到非常困惑。

 我已经知道,在最初的几周里,我们接受了超大剂量的女荷尔蒙的注入,但随着纳米机器人的工作,我们身体的女荷尔蒙将会由我们身体里正在生长的卵巢提供。

 同时,我们周围的环境也完全是女的环境。

 无论我们在一起交谈的话题,加入的团体,进餐还是在教堂的活动,全都是以女为基础。

 我还记得,就在我到这里的第二个月的中旬,他们鼓励我们为自己想一个新的名字,这个名字将在我们第三个月起就正式使用,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现在叫米雪儿,这个名字是我在念中学时暗恋的一个女孩的名字,对我来说她就象是我一个最甜美的梦,所以我选择了这个名字。

 罗伊现在的名字叫丝,这个名字很适合她。

 如今女孩的名字对我们来说才是真正恰当的,因为我们现在完全就是女孩的样子。

 如果说有什么让我吃惊的话,那就是在我照镜子的时候。

 以前那个5尺6寸高,29岁的男人消失了,出现在镜中的是一个身高5尺2寸,看上去不到22岁的年轻女人。

 医生告诉我们不必为此惊慌,这只是纳米机器人对我们的染体细胞所做改变后的正常情况。

 现在我们的体已经由原来的xy转变为xx,而且再也无法转变回去,作为掌管别的dna代码表面,我们现在已经属于真正的女

 唯一没有变化的是我们已经缩小的手指的指纹和我们的血型,那样无论我们再做什么,他们总能知道是谁做的。

 同样在第二月的中旬,我们开始学习打字,速记,计算机使用技术,当然,写记,烹饪和家事也在训练范围之内。

 这些都是为了我们离开这里之后,能成为一个好的公司职业或者是一个好子所准备的。

 为了加快进程,他们甚至在我们的下意识中也灌输着同样的相关信息内容。

 我们还不知道,一个多月后,当我们离开这里,他们就会安排我们进入一些公司充当里面的秘书一类的工作。

 而我现在是非常配合他们所做的一切,并不是我为了自己能生存下去而不想反抗,而是我知道,就算我反抗,到头来也只有失败这一唯一的结局。

 当我们被当做女人而且开始彼此认识后,很快,他们开始教我们如何进行女的卫生保健知识,我曾经为此脸红过半小时的时间。

 他们在我们睡<肥水不流外人田>
上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