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下章
驴友的幸福
驴友的幸福

 背包旅行近年来越来越火,从去年开始我也加入到这项活动中,并且从中得到不少的乐趣。

 那是一次四天三夜的驴行,那条线路是我和女友都向往以久的,而且还有三晚的外宿…这更让人激动不已。

 想想看,可以在野外一边看星星,一边听虫鸣,一边做做的事,多么难得的享受…第一天早早的和女友赶到集合地点。

 这次的队伍加劣谟共23人,15男8女。

 很意外的,我女友发现她关系很好的高中同学也在这个队中。

 我女友叫陈依,通过介绍知道她同学叫徐悠。

 我可是仔细的打量了徐悠一下,为什么呢?因为她长得象一个av女优,那个女优好像樱田什么的。

 不过徐悠的气质要好得多,毕竟人家是当老师的嘛。

 因为是小学老师,所以徐悠还微微给人一个甜甜的感觉…总的来说是美女。

 带着:“徐悠、徐悠,从名字就知道你果然和女优有源。”这样无聊的想法,踏上了这次旅途。

 这天乘车、进山、扎营、就餐…通通略过。

 只是扎营时有个小曲,我女友那个女优同学因为劣谟的失误,无帐可混,而我们的是160cm的大双人帐,勉强可以挤三人,于是…二人世界就这样没有了。

 饭后本来该休息的,但因为是第一天,大家精力都还比较旺盛,于是就开始搞那些传统的游戏。

 这些游戏本来就是让男女互相有机可乘的,再加上野外黑灯瞎火的,我乘机对女友上下其手,女友也不甘示弱的对我还击。

 徐悠在游戏中也和我们靠得比较近,嘿嘿我当然乘机吃了点豆腐,手感还不错…反正搞得有点兴奋了。

 终于玩累了,各自入帐很郁闷帐中多了一个人,强下刚才游戏带来的兴奋,缓缓睡去,我女友睡中间…好像有个美女在帐中她也不自在哈。

 蒙蒙浓浓中感觉有只手在我小弟上来回抚摸,睁眼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女友已经悄悄拉开了我的睡袋拉链,现在正用手在给我的小弟打气。

 我轻轻把女友拉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说到:“小依,想要啊,帐篷里面可有三个人哟。”平时女友都比较害羞,这种有人在旁边的情况下是不会有太亲昵的举动的。

 但今天不知道是怎么这么兴奋,居然主动来拨我。

 “我不管,人家就是想要嘛,而且…而且她好像已经睡着了…”听到小依主动的要求,我也不由得兴奋起来,狠狠的吻了过去。

 当然,仔细的听了听徐悠的呼吸,沉稳而深长,确实是睡着了。

 马上动手把我俩的睡袋拼起来(特地买的可对拼的睡袋),轻轻的除去彼此的衣物,然后用手向对方进攻过去。

 “小依宝贝,你今天这么想要啊,下面都这么了…”“讨厌,你…你下面还不是硬得不象话。”女友被我模得有点激动了,声音也大起来。

 “嘘…小声点,不要把她吵醒了。”话虽这样说,手却加紧在小依身上游走,在她的感地带更是用力的照顾,不一会就让她不能自已了。

 “来嘛…快来嘛…我要你…”小依低声要求道。

 听道小依这样说,我马上了上去,用已经涨大的茎在小依的桃源口和蒂上来回的磨着,让她更是激动,道也能缩得更紧。

 小依的双腿已经紧紧的住了我,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感觉是时候了,我起我的武器狠狠的了进去。

 “啊…讨厌…你怎么这么大…”不给她踹息的机会,我马上小声但快速的起来,真是紧啊。

 由于不敢大声的呻,小依只得用力的紧我,在我耳边急促的娇

 旁边还睡着其他人,而我正用力干着我心爱的女友,真是一种莫名的兴奋,比平时刺多了,驴行途中做起来真是啊。

 我用劲、我加快速度冲刺…小依的娇声也越来越沉重,她马上要高了,我也要来了,又是一次完美的爱。

 正在这个紧要关头,我突然发现徐悠动了一下,好像是惊醒了。

 “拜托,不要是现在吧!”我暗暗祈求道。

 好像老天开眼了,徐悠只是动了一下,似乎并没有醒过来,我加紧冲刺,难得的刺呀。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被人注视的感觉,难道徐悠真的醒了?下面虽然没有停下来,但的感觉却慢慢变澹了,不行,我要加快,用力。

 我紧紧的贴在小依身上,几乎全部出再一查到底,用骨磨擦蒂,用身体磨擦小依的身体,慢慢的兴奋的感觉又回来了,并且我也感觉到小依也到了高的边缘。

 “快…加油…加油…”小依紧紧的抓着我,手指象陷入了里。

 “小依,宝贝,舒服吧,我也要来了…”最后的冲刺。

 突然,我下意识的扭过头去看向徐悠,发现她睡袋中正轻轻的起伏着,她在动!她醒了!该死,这意外的发现把的感觉从我体内完全了出去,虽然身体没有停下来,但已经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这时,小依开始在我身下颤抖起来,她却达到高了。

 怎么办?停下来吗?我不甘心,我也要一为快。

 我还是不停的着,却不得不观察徐悠的举动,她在动个什么劲啊?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小依又高了,而我却越来越没有感觉,都怪这个徐悠,坏了我的好事。

 “老公,你今天怎么这么厉害,这么久了还没来,我不行了,我感觉要晕过去了…”小依有点吃不消了,向我讨饶。

 “我也不知道,唉,算了,那就不来了吧。”说着,我停止了动,慢慢的拔出仍然坚的老二。

 “老公,对不起,没让你尽兴,改天人家一定好好补偿你。”又绵了一会儿,小依竟然沉沉睡去,还轻声打起了鼾,大概也是累了吧。

 却没注意我和她换了位置,现在是我睡中间了。

 我轻轻分开睡袋,让小依睡得更舒服,我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听着小依悠长的呼吸声,想着徐悠到底睡没睡,过了好久才又煳起来。

 怎么又来了?我感觉又有手隔着睡袋在抚摸我还半硬不硬的老二,小依又想要了?我睁开眼却发现那不是小依的手,竟然是徐悠的手!“你…你…你,你干什么!”没想到竟然是我有点慌。

 但老二已经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我干什么?你们两个讨厌死了,有其他人还干得热火朝天的。

 还问我在干什么。”“原来你真的醒了,那你刚才一直在旁边偷听!”“还用偷听么?我不想听都不行。”徐悠一边说着,手上却一直没停。

 我也越来越硬了。

 “你停下,你停下,我女朋友在旁边呢!”我的手在睡袋中去档住徐悠的手。

 “哼,她也要负责,刚才你们俩让人家睡不着,人家就忍不住想用手解决一下,谁知越越睡不着…”“停,停,停,你的手不要再动了,小心我犯错误。”我可是男的,你再摸下去我可忍不住了。

 “嘻嘻,就是要你犯错误,来吧,让我也好好足一下,你不是刚才没吗。”“不要开玩笑了,刚才的事算我们对不起好不好。”“谁和你开玩笑,你不让我好好足一下,我怎么睡得着,如果睡不好明天会变难看的。”“不会吧,小依就睡在旁边呢。”“怕什么,她不是睡着了吗,正打鼾呢。

 刚才我在旁边你们两个不是做得很愉快吗!”“那可不一样啊。

 那是和我女友呀,和你算什么呢?”“哼!你要是不做,我明天就告诉小依说你乘她睡着了非礼我…再说我和小依不是好朋友么,你就当帮帮好朋友的忙吧。”徐悠突然搂住了我的脖子,在我耳边低语,并开始亲吻我的耳垂,用舌头调皮的在我脖子耳朵来回的打着旋,手也不停的抚我下面。

 士可杀不可挑(逗),居然敢威胁我,我等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终于我拉开睡袋,双手如狼般恶狠狠的扑了过去。

 徐悠也把睡袋完全拉开,高兴的接我。

 徐悠的皮肤跟小依差不多光滑,但是感觉身上更紧一些,可能是平时有经常运动的缘故吧,这点可以从房上得到证实。

 小依的房大一些,柔软一些,而徐悠的则小一些,坚一些,摸起来更有弹

 我的手开始向下面的森林探索,徐悠的手也早已握住我的老二上下套

 “原来你已经这么泛滥了,刚才一定忍得很辛苦吧。”我的手指在徐悠的口和蒂上来回碾

 “嗯…轻点…好舒服…就是那里…我就是想要嘛…啊…不要笑人家…”感觉徐悠的和身体越来越烫,套我的茎也越来越用力,知道她想要了。

 “小坏蛋,是不是想要了呀,想要就说哟。”手更是在她的要害处加力。

 “讨厌,知道人家想了,还故意这么说,嗯…来吧。”说着大大的张开双腿,拉着我的茎往她的下面靠去。

 “嘿嘿,着急了吧。不要急,先等等。”

 “还等什么呀,快来呀,不要逗人家了。”

 “同样的错误我可不想再犯,万一等会小依醒了,那可不得了,我可是真心爱她的,不想让她伤心,这样吧,先穿点衣服,然后拿上野餐垫和一个睡袋,我们走远点。”

 这本来是我想和小依一起做的,没想到居然和徐悠一起去了。

 “这是个好办法,快点走吧,人家忍不住了。”我们离开营地走了100多米,找了个辟静的地方。

 刚铺好了垫子,徐悠就迫不及待的扑过来坐在我身上扒掉我的子,扶着我的茎狠狠的坐了下去。

 她下身早就得光光并且水成河,于是应声而入。

 野外的晚上是很冷的,用野餐垫垫在地上再用睡袋把我俩紧紧的裹起来。

 徐悠坐在我怀里,双腿着我的,手死命搂着我,不知是冷还是沉静在被入的福中。

 徐悠的小包围着我的老二,热得象熔炉一样,这种全新的感受,让我感觉特别的刺

 现在这种姿势,入得特别的深,直接抵在子颈,也就是所谓的花心上,平时用这种姿势干女友时,她总是才被了十几下就不断唉声求饶,我也因为特别的深入而得不行。

 现在,是用这种刺的姿势干着可以说是一个陌生的美女,更让人high得不行。

 脑海中闪现着干死她的念头,手不断托起徐悠结实的部再重重的放下,感觉老二不断钻入那一团火热,然后勐的击打着一团软,十下,二十下…无数下,兴奋的我彷佛不知疲倦,不停的托起放下,直至感觉到有些意才停下。

 这几十下没有对女友时那种怜香惜玉的感觉,完全是式的狠干,一种不同平的莫名的兴奋正在心底滋生,真他妈太了!比干女友多了。

 刚才狂干时没注意,停下来才发现徐悠的向后仰着,一动不动。

 天哪,不会是真被我干死了吧!“喂,徐悠…”我轻轻的摇了摇她。

 “啊…”几秒钟后,徐悠终于娇了一声。

 “你太狠了,你,刚才酸死我了,感觉象完全透不过来气了。”说着,她的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

 这好像是高的前兆!“不是让你很么…”我调笑道“你是不是要来了。”

 “讨厌,你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不过,感觉…感觉好像真的不错,平时都没有这么快高的…你…你继续嘛…”

 “怎么,你男朋友没我厉害么?嘿嘿…”我笑着(真的是笑)“说点的话,求我,平时小依越求我,我越能让她…嘿嘿。”

 “讨厌,你这人怎么这么变态…我才不说…嗯…啊”见她嘴硬,我用老二在里面缓缓的搅拌。

 “嗯…啊,啊,你,不要动,不…动。”

 “到底是动,还是不动!”一边说一边抵在花心上磨着。

 “要动,啊,不,那里,啊,不…动啊…”“快求我!”我用力的在里面钻动,不时的袭击徐悠的花心,她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嘴里也哆哆嗦嗦的快要说不出话来,越来越紧,似乎里面也在颤抖。

 感觉到她的变化,已经是高边缘了,我索停了下来。

 “不要停啊,继续用力,用力啊,加油,加油…”这女人已经动情得胡言语了。

 “求我,不然我就停下,就此打住了。”

 “你!你太坏了,我,我…啊!”我又用力的顶了一下“说,快说!求我干你,求我干死你!”我也有点兴奋得发狂了。

 “说了我马上让你高得昏死过去…”

 “我不说,啊~~”我用力的研磨徐悠的花心,然后勐的出,停在口。

 我要摧毁她的防线。

 “啊~!求你来嘛…”终于被我征服了!嘿嘿。

 “要说干,求我干死你…求我用jb干你的,快说!”继续迫她。

 “呜,来嘛,求你干我,干死我的,干死我的…啊~~~”听到这里,我也再忍不住了,重重的了进去。

 由于刚才的那几十下,我的手也酸了,那个姿势征服感也不强,于是把徐悠仰放在垫上,把她的两条结实的玉腿架在肩上,分开,狠狠的一到底,再磨上一磨,搅上一搅,再完全出,一到底…

 心里疯狂的念叨着“干死你,干烂你…”一种待、用强般的快,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兴奋…

 “啊~,啊~,哎呀,啊~…”徐悠歇斯底里的呻着,叫喊着,在静夜里显得格外的,野外的虫虫也吓得不敢吱声了,除了的啪啪声和徐悠的呻,格外的“宁静”

 虽然已经离营地较远,但听见她这样的高声唱,我还是用手捂住了徐悠的嘴,还让她我的指头,现在只能听见她的呜咽声,越来越象在强行干她了,快也越来越强。

 我也要了。

 于是把她的双腿从肩上放下,分开两边,用我的身体在她身上,双手从她背后用力搂着,这样每一次不仅入得深,而且还能摩擦她的蒂、摩擦她的房,她的身体,我也会得到更大的刺

 用力做最后的冲刺,并用再次封住了徐悠的嘴,还是让她只能发出呜呜声。

 正在这时,徐悠突然全身紧绷,道也缩得紧紧的,似乎在搐,似乎有数股热

 她先高了,这更起了我的暴,更发狂的冲刺…更紧的道,她,死她…

 终于,又十几下后,憋了许久的入她的秘,她的花房,体灼热的温度加上冲击,极度的快让徐悠白眼一翻,暂时失去了意识…

 我息着在徐悠身上,用轻吻着她的颈侧,好半天她才幽幽回过神来。

 “太舒服了,象上了天,你太会干了…”刚才用力过度,我懒懒的没有力气,不想说话,只是着她的房。

 徐悠足地带着高的余韵自言自语着。

 享受着手中的温软,听着徐悠那象催眠曲一样的呓语,我好像睡着了。

 冷不丁的醒来,想着万一女友醒来发现身边没人…不出了一身冷汗。

 徐悠赤条条的在我身上,好像也睡着了。

 赶紧摇醒她,催促着立即回帐篷去。

 回到帐篷,尽量最小心最轻声的睡下,好像女友没醒过。

 刚躺下调整好姿势准备睡觉(打完上下半场确实有点累了),女友突然探过身来在我身上,呓语道“刚才你怎么不在呀,上哪去了?”“我,哦,这个徐悠想出去piss,一个人怕,我陪她去的…”急中生智啊!还好女友煳煳没有细问,趴在我身上沉沉睡去,我也渐渐入睡。

 一夜无梦,睡得很香。

 第二天走在路上,同行的驴友在互相调笑是谁昨晚叫叫得那么大声,害其他人睡不着,女友的脸红红的,还以为是她自己。

 我偷偷看徐悠,她也偷偷看我,媚眼如丝,还面有得

 我又有点“奋”了,,看今晚不干死你…于是心里暗暗期待夜晚的来临――――第二夜…白天还在心里豪言壮语把谁谁谁干死,到了晚上却只想快快到帐篷里睡死过去。

 今天全天几乎都在走,为了给明逃卩留时间玩,特意赶了很长一段路。

 全身象散了架,草草吃了点东西就睡下了,几乎立即就进入了梦乡。

 梦中居然…我正用力干着女友,双手蹂躏着女友丰房,时而放开,让女友的双峰随着我的象小白兔那样跳动或是划圆式的律动,完全和平常一样。

 也有不同,那就是好像有一个同样丰体正从背后紧贴着我,她用在我背上吻,舌头在背上游弋,一只手捏着我的一个尖,一只手正熟练(为什么是熟练?)的玩着我下面的双丸,彷佛为我的助兴…

 双重的刺和一丝恐慌一起向我袭来,天哪,背后是谁?陈依发现了可不得了!冷不丁的我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徐悠可爱的睡相扑面而来,这可爱的睡相却吓得我一灵。

 还没回过神,耳边却传来女友熟悉的声音。

 “亲爱的,你醒了…”终于明白过来,是女友在背后偷袭我,这小妮子,经常是在清晨发情,火热得不得了…看来人是不能做亏心事啊,不然梦都做不安稳。

 继续享受着女友从背后的“按摩”火也渐渐的燃了起来。

 这时外面的天还是暗暗的没什么光线,不知道是什么时间,看徐悠睡得那么,应该还早。

 “老公,我想你用手摸我…”女友继续在我耳边低语。

 早知道你又想被我干了。

 我轻轻的转过身去,双手分袭上下,一只手隔着衣服玩陈依的双,一只手探入底在已经出水来的桃源搅…陈依的呼吸越来越重,小手也紧紧握着我的拼命套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上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