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南舂色 下章
第十章
时间过的可真快,转眼一个半月过去了,他一事无成,急得团团转。而且自从上次和她温存过后,她每叁、两天便要来那么一次享受,高翊又不是铜打的,那能有用不完的精力,这天上,他不得不向她摊牌了,他说:

 “南英,我负有拯救五条人命,甚至关系武林存亡的责任,我希望你能另找个安身之所。”

 “你想甩了我,哼!你这没良心的。”她又说:

 “高大哥,我可要警告你:你要是偷偷撇下我跑了,我会到处宣扬你始终弃,玩女人。”

 高翊懒得理会,自去练功。他在聚会神时,她在外竟唱了起来,竟是坊间风的小调,高翊几乎想揍了她。

 “也许我越是怕她干扰,她越干扰,还是不理她为妙。”

 到了黄昏时刻,她又要去洗澡。他正好有一点清闲时间,终于他灵机一动,研出了一招。大喜而起,练了几遍,向外扫去,同时推出一掌“卡喳”一声,一株如碗的树干齐折断。

 他惊愣在口,就在这时,忽见她奔了回来,还悲泣着说:

 “高大哥,快点抓住那猴子,它把我的子偷走了。”

 果然,她下身没穿子,虽然上衣遮住了紧要部份,大腿以下却全着。

 高翊大喝一声,说:“猴子不去偷别人的子,只偷你的,可见你有多么下?”

 “就算我也好,请你把我的子找回来好吗?”

 “李南英,我求你,让我清静一阵子好吗?你如想干,那等我把功夫练好之后,我可以和你夜夜霄。”

 他说的极为野,因他气极了。

 “怎么?你以为我说谎?”

 “李南英,你自己去找吧!我的涵养已经够好了!”

 “不好又怎么样?”

 “惹我火了,我可以一走了之,永不见你。”

 “你敢走我就到处宣扬,说你是个玩女人的徒。”

 “哼!人家未必都听你的。”最后他还是去为她找子,但没找到,只好把他自己换洗的子给了她一条…

 ?0?2

 (七、完)

 她就在他面前穿子,他现在才知道她有多,而隐隐觉得这女人可能未家破人亡,而是别有用心。

 叁个月只剩下一个月了,这天上,高翊趁着她到河边洗澡,而又开始勤练绝学。

 而她在河中洗澡,发现有个人影站在河边,还以为是高翊呢?她自负地说:

 “高大哥,你也下来吧!我们一起洗。”

 只闻岸上的人冷冷的说道:“你高估了自己,你的狐媚下手段并没有什么用处。”

 “你…你是什么人?你给我滚!”

 “你叫我滚!”

 “喔,你是…”

 “知道就好了,不要我亲自下去把你上来吧?”

 “你也未免管的太多了吧!我知道,你是帮主未来的夫人!也不必对我耍威风呀!”

 “帮主许下诺言,给他叁个月的时间去苦练,然而再给他一次自卫机会。而你却已经剥夺了大好的两个月时光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来此的用意吗?”

 “如果是他喜欢我呢?”

 “你似乎对自己的骨头有几两重也不知道?”

 “怎么?你不信?哼!不信看看我的子,我们同穿一条子呢!”

 “不要脸,自己把子埋了,说是被猴子偷了。如果不是二帮主叫你来的,你想想看你算什么女人?”

 “柳闻莺,我知道你和姓高的关系,你不过是在敷衍帮主。”

 “真稀奇!不信你去问问帮主。他知不知道我和高翊的关系?”

 “怎么?帮主他难道也…也知道?”

 “你是上不上来?如果再不上来,我就叫你光着走。”

 李南英很怕她,上岸取了衣服,回取了剑,一句话也没说就悄悄地走了,高翊当然不知道原因。

 普陀又名落迦,在渐东海外,云山瓢渺,景幽绝。

 普陀山全山有寺叁百八十,以观音大士灵迹最为僧众乐道。

 这天,天气清朗,高翊到达时,已是申时末,找到了法雨寺附近,已过了酉时,天都黑了。但是一片竹林旁的平坦石上,已有数十人已在等候,等着这一次的论剑盛会,只不过各门派被邀的,只有五大门派,而且非来不可。

 其馀次门派想来都排不到。

 这块平坦石坪不下数十方丈圆,西边面临大海,惊涛泊岸,如万马奔腾,两面是绝壁,仰首上望,不下百丈,只有一边有小径通往别处。

 场边有些座位,先到的人有茶点招待。高翊发现五大门派除了“九天罗”之外四派,都有门人在座,但个个一脸忧。也就是说,包括高翊在内,没有一个掌门人在场,却有些奇丑而衣着华丽的汉子在场中照料。

 这些人当中,高翊只和“天边一朵云”的门人赵飞较,因为去年赵飞到中原来办事,就住在高家,半月的相处,二人有了情。

 如今故人相见,格外亲“赵兄,你来多久了?”

 “申时就到了。”

 “赵兄,不瞒你说,到目前为止,小弟对这次普陀山的盛会还不甚了解,到底是…”

 “高老弟,不怕你见笑,我比你也好不了多少,但是我只知道,这是一次复仇及讨债大会…”

 “复仇?谁找谁复仇?谁向谁讨债?”

 赵飞就低声说:“据说是天仇帮找五大门派掌门人讨债复仇。”

 高翊大惊说:“这五大门派的掌门人,一向忌恶如仇,他们杀者必为罪行彰,十恶不赦之徒…”

 “老弟,这件事据家师临行透,当年并非如此,据说天仇帮帮主上一代名叫宫天成的所造成之祸。”

 话说宫天成早年乃是天仇帮的门下,当初天仇帮帮主是夺命手吴强,在其门下有位女弟子名叫吴琪,也就是帮主的女儿,她和大师兄宫天成在江湖上堪称一对侠侣,宫天成长的潇酒俊逸,但为人贪好渔,且生狠毒,因此他和师妹的交往,受到帮主的反对,但是他们仍暗地里来往着。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里,这对情侣又偷偷的来到附近的河边上,叙述相互爱慕之意。但是他想到如此下去,终究到头来仍难以结合,因此对帮主极为不,心里极为冲动。

 但是当吴琪依偎在他的身旁时,他却觉得非常的矛盾。突然他伸出只手将她紧紧的搂着,低下头吻着她的香,他看她闭着眼睛不出声,他的双手就肆无忌恽的抚摸着。

 一会是在高耸的峰,一会在上不停着,他更吻她的粉

 吴琪经过宫天成阵阵的又亲又吻,又又摸,也觉得情开始起来了,她觉得火如焚,全身都酥麻,软软的怪难受。

 宫天成这时已意吼情,将吴琪的衣服下,然后他也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衣服下,两个人的身子现已光溜溜的。

 她不敢相信,她所见的大巴竟是如此的长、又,这么入我的内怎受的了呢?

 她虽然心里害怕,但是也充了喜悦。于是她伸出手,握着大巴,一面一面的宫天成直打寒噤。

 于是宫天成马上握着大巴,冷不防对准她户,猛然又大力一抵。

 这时她的户早已让水滋润过滑润异常,只听到那么“滋!”一声,已完完全全入。

 吴琪突然遭受到偷袭,而他现在又强,所以她不由自主的叫着:

 “喔…好痛…哎唷…轻点…”

 宫天成他已被兴奋冲昏了头,尽管她喊痛,但是他那能罢休呢?

 想到这里,他又强,他更运足劲道,使大巴比原先又又长,如此一来,她的叫声已是连连:

 “哎唷…我…好舒服…你那支…怎么越来越得我…

 的都要…裂了…喔…成哥轻点…唔…“

 吴琪虽然是只有二十多岁,但是她可能天生就是奇无比,现在水已沿着出。并且叫:

 “喔…你真行…我…快受不了…”

 她的粉臂配合着他的一上一下的奏着,因此他每次入都能直捣黄龙,抵着花心。

 她的脸兴奋地展笑容:

 “啊…成哥…用力…我好…快…唔…”她的小水,而当大入时,却起了水花,并且“滋滋”的响着。他的大巴泡在水里,如鱼得水般,显得很兴奋,同时内因有水的润滑,阻力小,因此的速度相当的快。

 几下来,吴琪已是目瞪口呆,息不止,她的嘴不停叫:

 “嗳唷…今晚…你真行…我很…”

 她如此的一叫,而且在这河边上凉风吹来,使他觉得心花怒放,把看家的本领全使了出来。

 他一面,一面的用手抓着她那两个房,没命的,而且不时的用拇指和食指加以轻捏,捏的她直叫:

 “哎唷…不要嘛…好…”

 他把她挑逗的全身酥软了,但是她的粉臂却仍没命的摇着,而且还不时的往上抬高,可见她对是多么的需要。

 又经过了一轮的大战,她的叫声已是愈来愈低沉。

 突然她双手放在他的肩头上,没命的抱着同时叫道:

 “快…快…我又要了…喔…”

 她叫的很急促,接着每了进去又“滋滋”的响着,此次的发,她似乎己兴奋到极点,因此全身如蛇般的扭转,两只腿更是猛蹬着。

 她经过这次的狂叫,神志显得昏昏;他此时也觉得骨一酸,一股浓便直而出。

 两个人都已疲力尽,显得昏昏沉沉,不知他们相拥着睡着了经过多久,他们才悠悠的醒来,而沿着小路偷偷的又回到帮中。
上章 江南舂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