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南舂色 下章
第九章
离他们的住处约有十七八里之遥,由于毒蛇多,故又叫毒蛇。此在密林内,平时人不敢去。

 他来此时带了足够的食物和水果,六、七天才出一次食物。但是要把五大门派的绝学合在一起,研成更粹武学又谈何容易?

 在一连叁天中,想得头晕眼花,有点心灰意冷。

 第四天晚上,他下了决心,既然帮能把五门绝学研成“集锦掌法”我为什么就不能研成“普罗掌法”呢?

 他收敛心神,坐定静思。

 就在此时,外传来步履声和息声。以他的听力,马上听出这是个女人,而且不像是会武功的人。

 他以为自己有大事在身,不出面为妙,那知这女人竟来到口。

 由于内无灯,这女人看不到坐了一个人,喃喃的说:“这个森森好可怕…我李南英也许就要弃在这中了…”

 高翊心中一动:也许这女人受了伤。

 这女人又说:“只要现在敌人追到…我就得认命…老天…你对我太不公平了…”

 高翊无心思考,就站了起来,口的女人突闻声音,站起来就要跑。

 “这位姑娘不必害怕,在下并无恶意!请问这位姑娘是…”

 高翊已来到口,双方都看清楚了对方。原来这是个二十多岁的少女,臂上受伤,衣衫也破了,在手中还提着长剑,虽然光线很喑,但仍可以看出,这个姑娘长的娇媚可人。

 “这位小侠是…”

 “我姓高,在此练功。姑娘受了伤?”

 “是的,小女子家破人亡,被仇人追杀,而逃到此地。”

 “不知姑娘的仇家是谁?”

 “是粉面秀士粱杰。”

 “原来是个贼,这就难怪了。”

 “那姑娘准备投奔何处?”高翊又说。

 “家毁人亡,举目无亲,还有什么地方可投靠?”说着垂头黯然神伤。

 “我看李姑娘你受伤不轻,若不马上治疗,恐会恶化。”

 “谢谢少侠,小女子虽然是阅历不深,但是我一眼看出你是位正人君子。”

 “那就请进吧。”他早已准备松油火把,燃了壁上要她坐下。

 看来是一刀扫在肩上但是腋下也划了一道,只好解开衣服一并治疗。

 在火把的照文下,她的肌肤细白晶莹,他见过柳闻莺的体,并不输于她。

 高翊美当前,有感于美人如玉,幽香沁脾,却能不遐思。

 “高少侠为何在此练功,难道府上不在附近?”

 “是的。在下要在此耽一、二个月,姑娘…”

 “少侠能待一两个月,小女子也能,只怕少侠嫌小女子,碍手碍脚。”

 “我想不至于那样吧?”

 疗伤完毕,他指指自己的行李,说:“我的行李分为两份用吧,好在天气渐热了!”

 “这怎么敢当?凉,夜少侠会寒的。”

 “我是不至于的,还是分开!除非姑娘离开这儿。”

 也许是她奔波了很遥远的路程,就躺在被子上睡着了。身段窈窕的女人侧身躺着,身材就更加凸浮动人。

 然后趁着黑夜人静时苦研武学。

 第二天醒来时,还不太亮,但是她早已醒来。

 “高大哥…”没有想到把你吵醒了。

 “哪里,我每到这时刻,自然而然会醒来的,来我们来吃早餐吧!”

 二人吃了乾粮,她说:“高大哥,你的脏衣服给我,我到河边去洗。”

 “这怎么好意思?”

 “这本是女人应做的事嘛!”

 高翊心理想着:正好,她去洗衣服,我也好趁机练功,昨夜想出了点门道,应该加紧苦研才行。但是,再进一步研究时,就再也无进展了他显得十分爆燥。

 夜晚时分,皎洁的月亮,照着大地,秋风徐徐,显得非常的清凉,上他又在练功,李南英又到河边去了。

 这林子深处有一小河支流穿林而过,水清见底,游鱼可数。李南英在冼澡,她的伤已经好了。

 高翊在中练了一会功,一面思索八卦的演绎。突然听到惨叫惊呼之声。

 高翊大惊,窜出外循声奔去,到了小河边,自林隙中泻下的星光,隐约可看到李南英浮在水面顺着水向下游而去,显然她已经昏了过去,或者已经死了。

 高翊一跃入水,好在只有齐的深度,很快就追上,立即抱了起来。

 这才发现她竟然一丝不挂,他几乎抖手又把她丢下,但是他略一猜想,她必然是趁着黑夜来此洗澡。

 他来到河边,正要去取她的衣服,她突然醒来,二人同时吃了一惊。

 她说:“大哥…我吓死了…”

 “李姑娘,你…”“我在这儿洗澡,突然看到一条很大的水蛇向我游来…”

 她的体颤抖着,似乎馀悸犹存,或者这情景使她过度的紧张。

 “原来如此,李姑娘…快把衣服穿上吧!可能你并未被咬。”

 “我也不知道…大哥…不要放下我…”

 “为什么?”

 “大哥…你为我想想:我这样被你抱着…我今生还能嫁别人吗?”

 “这…”高翊心中一凛。

 “怎么?高大哥你不顾小妹的节?”

 “李姑娘,这就强词夺理了。”

 “大哥,你有什么困难,不妨对小说明。”

 “在下身负重任,实在不是用情感论嫁娶的时侯,姑娘务必谅解。”

 李南英突然挣脱他,穿上衣服,匆匆回去了。

 那知到了口附近,不由大惊,眼见她在树上结了个绳,已把头伸了进去,他大叫着:“李姑娘,不可以…”

 但这工夫她已上了套,身子悬空,双腿直蹬,口中发出“喀咯”声,他奔了上去抱着她,把绳子挣脱,说:

 “李姑娘,你这是和谁过不去?”

 “不要管我的事嘛!”

 她在他的怀中挣扎着,只觉得她虽然不胖,却摸不到一丝的骨痕,混身软绵绵地,使他混身燥热。

 突然她反手扣着他的脖子,嘴贴了上去,高翊想闪巳不及,她的舌头己伸进了他的嘴内,紧紧的着,高翊这几天来,功夫尚无进展,心情烦躁,被她这么一吻,他整个防线也崩溃了,他双手反而紧紧的搂着她,很久很久,可听到他们的息之声。

 高翊越吻火越上升。

 突然他使劲推开她,然而把她轻轻的放在草地上,他已失去了理智,他坐了下来,解开了她身上的衣服,他也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衣物一一的除去。

 一时间两个人都着身子。

 她平躺在草地上,在月光的照下,显得肤,那高耸的双,更是人,那玲珑的曲线袒无遗,他看了整个人都出神了。

 她身子微微的颤抖着说道:“大哥,快…快来吧。”

 高翊被她的叫声惊醒,俯身将那颗红色的晕咬在口里。

 “啊…”她口里发出了一声的娇呼,向他紧过来,他整个头都埋在双峰之间。

 他的另外一只手,却捏着另一个房,并用食指轻轻拨。

 “哦…我…我受不了…”

 高翊抬起了头,微微的口气,向着她那一片茸茸的草原望去,目光又往下移动,见两道突起的峰,另又突出了两小片,片间有道令人丧魂的深沟。

 在深沟上方有颗鲜红的小红豆,若隐若现。

 他伸出食指,在那小红豆上轻轻一点,她的全身猛然的搐一下,他轻拨桃源,一团红突起,看的他意

 李南英摆动了一下粉,他的食指往内一,她的下身微微的抬了起来,他手指不偏不倚顶在那团红上。

 他的手指按着团转了一圈,她的双腿忽然一夹,又放了开,她的部抬的更高。

 看她的脸色,红,一对水汪汪的眼睛直视着他,高翊的手指在那小红豆上轻轻又是那么一转,没有多久那条深沟内己有潺潺的水,顺着出。

 忽然她抬高了粉,睁开双眼,她着气,摇着头叫着:

 “哎唷…大哥…你怎么这样逗我…我很难受…”

 她叫着叫着,突然伸出右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要命地带,她大吃了一惊,拥在手上一看“喔!怎么这么?”

 她抓着大巴,往自己的一碰,她整个人抖了起来,右手也随着一松,高翊顺水推舟,猛口气,提起子,用力往内一顶,她哼着叫了起来。

 “哎唷喂…好痛…我…”

 他用力一顶,随着就是“滋滋”的猛着,她的粉也不知何时轻轻地转动了起来,一圈圈的摇摆,配合他的一上一下的动作,很有节奏。

 他感到大巴的四周,已渐渐的发热,头一下下的撞到个软,传来阵阵的美感。

 她的整个脸都发红了,粉的摇摆更是烈,口里不时的哼着:

 “喔…我…我好快乐…唔…”她现在全身已如蛇般的扭着,忽然部往上一抬,不再下落,使他每次的入增加了不少美感,他节节的进,她的眼睛却失神的往上看,高翊知道她快不成了。

 因此他的更起劲,突然高翊恶作剧,猛将大巴拔出,李南英身子一抖,急急的用手将他的部猛按着,叫道:

 “哎唷…亲爱的…你怎么…这样整我…喔…”

 高翊得意的又将大入,她如逢甘霖似的松了一气,全身打转扭个不停,高翊如狂风暴雨般,落点直快,直干的咬牙瞪眼,两腿摆动不已。

 一阵的狂,如同秋风扫落叶,山摇地动,她越越急,眼见她已无还击之力,到了最后,她的双腿抬高猛夹着他的部,出声大叫:

 “喔…哥…我…我不行…我要…了…唔…好快乐…”

 她的叫声未完,高翊己感觉到大巴被一股热烫烫的体淋烧着,烫的他全身发麻,随着他的入,起了无数的火,他见到了如此的景画,更加急骤。

 李南英猛松四肢,全身直,忽然双手紧抱着他的肩头,口中呜呜低叫着,可是高翊的上身虽被紧抱着,下身没有应此而作罢仍不顾一切的猛动着。

 李南终于松开双手,用力猛推,想逃避他的攻击,但是凭着高翊功夫的造就,她那能得手,他如同饿虎般,按紧着她,又是猛攻,她又次次的寒颤,一阵热又直冲而出,他的受不了如此冲击,猛然用力向前一,直抵花心,李南英大叫一声,整个人已昏昏沉沉。

 正当她失魂之际,高翊的大出了一股如水箭般的水柱,直冲花心,她整个人又苏醒了过来。

 大战之后,他感到全身乏力,瘫痪在她身上,她则拥着他也进入梦乡…

 很久很久,一阵凉风吹来,他们方进入内,享受温柔窝。
上章 江南舂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