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南舂色 下章
第八章
梅雨一停,天就焕煦起来了。这镇上唯一的茶馆,有雅座,也有天的敝座,这茶馆紧邻小河,垂柳如丝,枝桠上挂着角灯,在这儿品茗,另有一番情趣。

 大约是晚饭时刻,伙计挂上灯,茶客还不算太多,这时河边上来一豪华的马车。

 车子并未靠近茶馆就停下来,车门开启,走出一个衣着华丽,走路却歪歪斜斜的年轻人。

 这人约二十八九岁,生了一个元宝头,朝天鼻,两片嘴上下翻飞,朝这茶馆走来。

 高翊想了一想,在暗处上了柳树,在黑夜,树上枝桠稠密是十分黑喑的。

 就在这时,通往后院天茶馆的侧门处,又出现了个四十出头的华衣丑汉,略一打量就走了过来。

 此人往原先的丑年轻人桌子上侧面一坐,自袖内取了一块石炭勾画着,竟是个渔干。

 他们双方比画了叁盏茶时间,年轻人点点头站了起来,年纪大的则竖立用姆指前屈。

 这时高翊晓的,这一手等于鞠躬之意,也就在这一会工夫,年纪轻的走向那辆豪华的马车,年纪大的却相反方向走了。

 现在高翎对帮知道了多些:渔勾、铅坠、渔丝和渔干都有好几个人,以代号来分别身份。

 渔干的上面即是头子,也即是渔翁,为了叔叔的安危以及帮的底细,他下了树向那马车追去,这时马车己向郊外树荫小径中驰去了…

 当他追到时,开车门,竟未看到那个华衣的丑年轻人,却愣在踏板上。车内有个白衣少女,竟是柳闻莺。但她示意要他进入车内,闭上车门,她说:

 “我知道你的心情,一切待会再谈,我们到前面的镇上先找个客栈。片刻之后,他们来到镇上,而进入悦来客栈,要了上房。在这谈话不易为外人所知,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高翊说道:“你为什么要偷艺呢?”

 她苦笑说:“阿翊,有句话你也许不信,这很难说谁偷谁的艺!”

 “你想狡赖?”

 “我绝不是狡赖,不过我要告诉你,我这么做,是为了救你,以及救五大门派…”

 “笑话!你犯了滔天大祸,我非杀你不可!”

 他已掌按在她的心窝附近,只要掌力一吐,她的内脏就靡了。

 但是,她反而贴上来,倒在他的怀中,媚眼凄地说:

 “阿翊,我有理由这样做,即使你叔叔将来见了我,或者其他各派掌门人见了我,我也有话说。阿翊,你要信任我。”

 “我信你什么?信你作贼偷艺,然后卖给那帮图利是为我好,为了整个武林好?”

 “阿翊,我们很久没有见面,暂时先不谈这个问题好不好?”

 她用手揽住了他的脖子,然而贴上了粉,高翊也不由得将她搂着,他另一只手轻轻的伸到两座峰之间,很快的按住了一个,整个手掌轻轻的捏者,软中带弹他试着将手在左右两个峰上游动,他这一个到那一座,奇怪!怎么越越硬?

 他不住在头上捏了捏。

 “喔!”她一摆头,两个嘴不由得分开了。

 “痛吗?”

 她白了他一眼,然后伸手在他的具上也捏了一下,说道“这样吗?”

 他只是笑着,然而伸出双手将她抱起往上轻轻一放,同时轻解她的衣服,就连那一片鲜的肚兜,也被抛向脚去了,瞬间她丰体,细的皮肤呈现在他的眼前。他见了垂涎滴,迫不及待的也将自己的衣服一一的退除,瞬间两个人赤的…

 她已久旷,他同样很久没再吃甜头了,他立即采取饿虎扑羊的猛势在她的身上,她更是出手反抱着,同时又送上了香,他左手搂着脖子,右手依恋着那两个尖形的峰,用手轾按细,拇指和食指轻扣、细挑。

 他拨了两拨,双己是微微的发硬,粉颊泛红,眉开眼笑。当她喜上眉梢之际,他的右手已沿着那平坦的小腹,跃过了茸茸的草原,来到了沼泽地带,他张开手掌,平贴户轻轻的磨着,更不时的捏着如绿豆般的小豆豆。她哪经得起如此的挑逗,猛扭纤,摇摆粉腿,两只玉腿已成大八字的分开,水已沿着上,她哼道:

 “翊哥…我受不了…快…快吧!…”

 他尽兴犹未了,岂能转移阵地,他现在又进一步的挑逗,用嘴着她的头,如此一来,上下夹攻,就凭她是天生的尤物,也难逃此劫。况且她这只是第二遭,更是难耐,她不由自主的口气,双掌向外一推,高翊在毫无防备下,整个人已跌落下。

 高翊急急的站起来说道:“你是存心摔死我,否则出了那么大的劲道。”

 闻莺抚媚笑道:“我不是有意的,谁叫你要…”

 他听了也不由得笑,就不敢再过份的挑逗她,瞬间伸出双手抓住玉腿,将她的整个身子拉到沿边,同时将她的粉腿微微拨开。

 他手提长,对准口旋转着,她那蛇又扭,开始扭转,息更急,叫声连连:

 “哎哟…我受不了…快…快吧…”

 高翊有前车之鉴,不敢大意,握着大巴对着口一个箭步,只听“滋!”

 一声,那七八寸长完完全全的没入,紧接着他强

 “喔…喔…”

 她双手平放在他的部上,配合他的部一上一下的动着,而她也提高下身合着,她已进入虚无飘渺的境界。

 但是他每一部下沉,她总是低声的呻着:

 “喔…好…好痛…”泪珠也随着而出。

 他现在已火上升至极,那懂的惜香怜玉,是再接再厉的猛干,只见他又是拼命的,猛劲的“滋滋!”和那木板摇助的“吱、吱”响声,不时傅来。

 经过一番的搏之战,大巴已经过水的滋润,大了许多,同时她也不再有痛苦的叫声,取而代之的是美感。

 “唔…不痛了…”

 高翊见她痛苦消失了,便毫无顾忌又的快,干的狠,阵阵的,每每抵达花心,次次见底。

 “哦…我…好舒服…”柳闻莺低声的叫着,她正得一幌一动,都美妙极了。

 高翊他现也已息连连,忽然他缓慢了下来,猛气将气运至丹田,再运力至大巴上,只见他的比原来的壮多了,把整个的,几乎裂了开来。

 他用力一顶,又来个那么一旋,她整个人惊叫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抱住,她叫着:

 “哦…我快受不了…你真行…喔…”

 他听到她的赞美,他的大巴就又一轮猛攻,上下起落,左冲右突。

 “喔…我乐死了…我爱你…高翊…”

 接着她双手更使劲的抱,奏的更快,我感觉的到她可能要了。

 “哎唷喂…快…用力顶…我…我…要了…”

 果不出我所料,她了。

 她愈来愈舒服,叫声更响:

 “喔…这一次…我才到滋味…好快乐…”她的双手现在不停在他的背部抚摸着。

 柳闻莺尝到了人生的快乐,因此粉合的相当有节奏感,同时将双腿抬高放在他的部上。

 高翊见她愈,他更是直捣黄龙,她因脚抬高,因此他每一次她身子也跟着抖动。

 “高翊…我受不了…我…”

 高翊他没达到高那会就此罢休,虽然她叫着,他还是拼命的进行。

 骤然他觉得骨一酸,身子一直的颤抖,门大开,一股如同的野马,直奔而出,猛不可当,在她的花心上,整个人如同崩溃般,只是口中不停的:“唔…”整个人却一动不动的平躺着。

 两人都沉醉在美感中…

 很久很久,他们方清醒了过来。

 “闻莺,你知不知道我叔叔已失踪了。”高翊先开说。

 “放心!令叔不会出事的。”

 “我问你,你爸爸被帮收买了,是不是?”

 “不该说是收买,只能说他是第一个向债权人坦承债务的人。”

 “什么债务?”

 “那是二十五年前的一笔老帐,债权人就是渔翁的父亲,欠债者是我爸、令叔、林鹤、余恨天和梅凌霜等人。”

 “哼!我不信。”

 “唉!”柳闻莺揽住他的脖子“高翊,你会相信的而且是不久的将来。”

 “那天在林中是你救我的?”

 “是的,荷包没打开看看吗?”

 “我懒得看。”

 “快打开看看吧!要不你会后悔的。”

 突然窗外一闪,高翊叫道:“谁!”他想追了出去,但是被她挡着,说道:“高翊,你得离开此地,记得一定要打开荷包。”说完她打开窗子,冲了出去。

 高翊离开来客栈后,他想着必须回到和叔叔分别时的客栈等他老人家,但是一天又一夜过去,影子也未见到。

 一个人窝在客栈中真不是滋味,正因为他不信叔叔作过什么错,所以不信柳闻莺的话。

 但是事情已到如此地步,他心想着,会不会荷包中有叔叔下落的秘密?

 想到这一点,他就不能不看了,他取出了荷包,不由眼前一亮,原来这荷包是真正的金线和银线编织的,而在荷包上还绣了几个字:“危急拆阅”

 而荷包中只有一张纸条,却用笔写了些密密麻麻的小字,第一行是“九天罗”的天罗九式,每一式都写在上面。

 “这…”高翊以为这是不可能的,天罗九式只有叔叔一个人知道,除非叔叔自愿说出来,而叔叔又怎会说出本门的绝学,而且每一式还有动作解释及心法说明。

 第二行是“天边一朵云”的梅花,共叁十六招。

 第叁行是“平地焦雷”的青罡掌。

 第四是“袖手书生”搜魂踪手。

 第五是柳家庄的“霸拳”

 按五大开宗的名派是以“九天罗”最高“霸拳”为未。

 最后另有一行小字:“此帮也在合并这六门绝学,你可立即着手,如能在叁个月研成”普罗掌“,即可对付此帮已完成的”集锦掌法“。届时可到东海普陀山去见令叔,及和该帮帮主决一雄雌。”

 高翊愣了,他不信又如何?叔叔已四天半未回来,柳闻莺如要害他,似乎也不必大费周章。

 他专程返家,见到李一鸣:“老李,叔叔没有回来?”

 “主人不是和你一道走了吗?”

 “一鸣,我要离家一阵子,有任何的消息,到仙去找我。”

 “你到仙去干什么?”

 “你别管,如果没事就别去打挠我。”

 “好的!”

 “可不要把我在仙之事告诉别人。”

 “不会的,少主人你放心吧!”
上章 江南舂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