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南舂色 下章
第五章
牛首山在金陵以南约叁十里的地方,由于状像牛首而得名。

 这座山之出名,大概是由于宋高宗建炎叁年,岳飞在此谈伏兵,大败南渡长江侵金陵的金求。随后又乘胜追击杀到安微的广德,六战皆捷,擒金得正权,俘首领四十馀人。

 但现在使这座山成名的,却因武林名宿“平地焦雷”余恨天住在这儿。

 余恨天自五年前子被女魔头所杀,儿子失踪后,脾气爆燥,如烈火,本来他没有“平地焦雷”这绰号的,就连本名也改了。

 余家的庄院并不太大,后面是宏觉寺,还有七个七级砖塔,此寺在明代翻修过。

 高翊见过门无人,就往里走,又没有关大门。那知到了二门,有个汉子了出来,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不是余前辈的府第吗?”

 “既然知道,为什么往里闯?”

 “老兄,刚才发现门无人,就进来了!烦谓通报一声,就说“九天罗”门下高翊求见。”

 “九天罗是什么?我怎么没听说过?”

 高翊打量此人,只要是个练家子,没有不知“九天罗”的道理,听说此门中人愤世俗,奇径异行,言谈自然异于常人。

 高翊淡然说:“其实这也不能怪老兄,在下来此之前,也未听说过贵庄的大名呢!”

 “什么?你连我家主人都不知道?”

 “孤陋寡闻嘛!就像有人不知“九天罗”一样,这有什么稀奇呢?”

 “匡郎”一声,汉子把门关上了说:“愣小子,你明天再来吧!”

 高翊看看巳是暮黄昏,便取道找个小镇上的饭馆,用晚餐心想着,晚上前往较宜。因此一到酉时,高翊换上夜行装,施展轻功前往余府。

 高翊跃墙而入,因夜低沉,万籁俱寂,整个府第内大己灯熄入眠,唯独第二道门后的屋内仍有微光闪动,因此高翊蹑脚移动步子,来到窗边,闭气倾听,只闻里面有个女人道:

 “恨天,快来吧!我的衣服已下了,你也快点。”

 高翊听到此仍不明究竟,乃将纸窗破往内一看,他大吃一惊,面颊渐红。

 在上躺着一个赤的女人,她有一对如笋的双,皮肤晶莹,那两片山峰之下的沟显的鲜红,看的坐在她身边的壮汉垂涎滴,高翊见到如此情景,打个寒颤,便又翻墙离去,想着余恨天不见我,原来是在干这好事,这也难怪,子早死,看来我今又得回小镇过了今宵明再论。

 话说余恨天子早逝,实难受的煎熬,于今我只要答应渔丝入纳她的帮会,便可获得她的体,但这又关连到整个武林的存亡,真叫我何去何从。这时侯渔丝在上又催着:“恨天,快点嘛!”

 余恨天再也顾不了那么多,将身上的衣服一一的卸下,而采取饿虎扑羊,向着她的身子直去,渔丝一双的玉手,拒还,在无意间,故意触到他那鼓鼓的地带,真是

 她已毫无羞之心,虽然她是有目的而来,但最主要还是要解决的饥渴。

 她那对媚眼,轻瞟着余恨天那高高举起的地方,并出手紧握着他的大巴:“喔!恨天你这足有七、八寸长,看来我是找对了人。”她说着的话。

 余恨天,他上身用手撑高,的眼睛,仔细欣赏这玉人儿,好一身细皮,白净如玉,虽然脸庞不算姣美,但他不敢太苛求。

 她前两座峰,高高的耸起,那头更像是两个鲜红无此的红葡萄,托出那条纤细的身。

 妙的是那神密的地带,长着茸茸的细草,在那宽不盈寸的地方,竟然隆起一座小山丘,有如樱桃般的丽。

 余天欣赏了好一阵子,觉得火上升,因此他轻挑抚着软滑的户。只见那粒核高高突起,他又用手拨着那两片,啊!那个人的桃源,忽然开朗着,几片红玫瑰,开红色,好不人!

 恨天将一只中指,轻轻的内,哎呀,那心马上不停的开合着。

 他只觉得手指头被咬着。

 他又轻轻了一下子,天呀!心渐渐涨大伸长,一跳一跳的往前动,又出白色带点胶质的体了。

 呀…呀!

 阵阵的水随着而出,他开始用手指代替大送着。

 只见她给的全身直抖,身猛摇,一闪一缩的回避着,脸儿渐红。

 “哎唷…喔…你怎么?这样…你…那手指头…我…好…哎呀…”

 她边叫身子边扭转着,那对丰房,更得高高突突的,真叫人心跳。

 他见她不时的低,心里更急,爬起身子,一只手指仍继续的送,而另一只手则在双上摸着,捏着,摸着渔丝大发,全身扭转更烈,那口已经被水所弥盖着。

 渔丝只是急猛叫:“喔…好快乐…喔…”

 他知道渔丝已动心,一不作二不休,低头对着她那宝,轻轻的一吻,赞道:“好香!”

 说完,将整个脸深深的埋进渔丝的宝上,舌头一伸一缩,一扫一入,便卷进桃

 有时用舌头刮舐者,同时手指头刮着户两边的,一磨一擦,一一送,有时也轻顶着心!

 渔丝美的直娇

 余恨天,他以往也曾是百战沙扬的老将,但是子过世后,很少发,因此今天到这种地步,他的抑制力便大大的降低,而感到大巴一阵发热,那股热力透过下腹,直向心头钻入,钻得他牙齿好,呀!忍不住了,他狠狠的掉个头将股一,身子落下,顿感整支大巴被一个火辣辣而软软的东西包紧着。

 “唔!…”

 他猛力的下去,下面的她受不住的低叫了起来,她感到心窝被被他干的又酸又痛,四肢立即环在一起,将恨天紧紧的着…

 “喔…好了…不能了!”她又是哼,又是叫。

 他看她紧闭着眼,连连息,迫的张开嘴,舌尖儿一动一动地像豹儿吐气,忍不住低下头,住她的舌尖。

 渔丝被他得哼了起来,身子又像蛇一样的扭着,他可管不了那么多,于是他起身子。

 他这一,下面的渔丝再也忍不住了,他先松腿,而后又松了手,部渐高举,抓住沿…

 可是他并不知道他该如何动作,还是死板的

 渔丝渐感支持不住了,她猛地将四肢齐放,只震得他的股,上兴起一片“吱吱”的响着…

 此时余恨天已感到相当美感,因此他按兵不动的享受这一刻。

 “啊!快点!”渔丝要求了“亲爱的,快!快动!”

 他看到她脸上冒出汗水,似有一阵的香味随着汗水而出,于是他又开始强,次次见底。

 经过他这样的快攻,渔丝又大叫起来:

 “喔…我极了…哎唷喂…快…快…我要了…喔…”

 她叫着,愈叫愈响,似乎已忘掉了一切,余恨天见到此景况,知道她己快了,余恨天快马加鞭,渐渐感到大巴剧烈的麻,身体的本能,使他的动作加快,他连续的送四十多次,他觉得渔丝上身扭转,两腿伸缩不停,同时他肩头已被她用嘴咬着,有点疼,大巴又好像是受到一股热的冲击,因此涨了又涨,他知道她己了。

 渔丝后,痛快地喊着,身体摆动不已。

 余恨天的,受到热冲击,因此头额暴涨,大巴更是阵阵的抖动,门一松,一股心。

 渔丝的心受到冲击,如同受伤的猛兽,疯狂的震动,使她差点昏倒,几乎停止了知觉。

 余恨天,更是快有加,但是经过一番的动作,精力己消失了不少,因此觉得有点疲倦。

 渔丝渐渐恢复知觉,但下体却一阵阵发热,微微有些刺痛,这种滋味真是让她有点受不了,她在回味着…

 刚才那一刻,心甜仍甜甜的,她想着,有生以来虽然遇过不少男人,但是那支具能有如此大而让她的乐趣,也只有他,她想着,想着挣脱他的双手,甜蜜的进入梦乡。

 ----

 余恨天,难得遇上尤物,呼呼的睡声早已传来。

 渔丝来此虽抱有目的,但经过一番的温存,尝了甜头早已将此行的目的忘之九霄云外,夜半醒来,穿好衣服,亲吻着余恨天的脸颊,匆匆的便施展轻功绝尘而去。

 翌“砰砰砰…”高翊大力敲门十馀下,只闻内院有人暴声说:“什么人在敲门?”

 当真是声震屋瓦,如雷贯耳,不再问,必是“平地焦雷”余恨天了。

 门马上又开了,只闻那汉子在二门处回报说:“报告主人,有个九天罗门下的年轻人求见。”

 “叫他进来。”

 连个“请”字都没有,高翊内心很不高兴,心里想着:难道昨晚还不快,凭着我是“九天罗”门下在武林中的名气绝不在这些人之下。

 进入内院,正在东张西望时,忽闻竹林内传来震耳之声说:

 “找我有什么事?”

 “家叔高逸,派晚辈传达一件武林大阴谋的秘密,希望…”

 “这件事情我早知道了,莫非是为了派之事?”

 “喔!您早知道,是不是昨晚那个女人…”

 余恨天听着,脸带愠说道:“进来吧!”

 “坐!”余恨天伸手一让,叫他坐在洁白套的椅子上,高翊曾听叔叔谈过,余恨天为人偏激待客之道往往出人意外,如到牛首山,要处处小心。

 所以他一坐下时,立感不妙。

 这椅面白套之下,是以极为锋利的刀刃成,经他暗运内力,刀刃全部卷曲了。

 余恨天也不能暗暗的点头“九天罗”门下果然不是得虚名。

 “有你的,小子!有名字吗?”

 “辈高翊。”

 “几岁了?”

 “二十岁。”

 “难得!”

 “前辈,家叔派晚辈来此”

 “慢着,你还没有用饭吧?”

 “是的,不过晚辈并不饿。”

 “远客来此,那有空腹而回之理,上菜!”

 不一会,两个女忙豁了一阵,先摆好了两个小桌子,相距七八步,然后把上了杯筷和匙。

 这位主人似乎脾气很暴,却也乾脆,伸手一让两个个各占一方。

 高翊不知这是怎么吃法,筷子是白铜打造的,尖端锐利,还有倒须,可以用来作暗器。

 余恨天这时沉喝一声:“上汤”!大厅中两个人不久各用木盘端来两大海碗干贝丝汤,放在二人桌上。

 高翊一看,不但是刚刚出锅,汤的表面上有一层浮油,不易冷却,由于一层浮油,要比普通的开水或是热汤要热的多多。

 “小子,这碗干贝叁鲜汤要趁热喝,凉了就失去原味!来吃!”端起来便大喝。

 高翊也不甘示弱,暗运玄奥真力于食道,中及胃壁之上,张就倒,结果他比余恨天还快了一点。

 “前辈,辈前来是有要事…”

 余恨天似乎还不想听他说话,扑上来就把他出座位,施展他的“罡手”

 不给他换气的机会。
上章 江南舂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