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南舂色 下章
第一章
在江南,这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

 清明时间雨纷纷,而现在,蒙蒙细雨正在这一片竹林中发生了“沙沙”蚕食的声音。

 这种黄梅天气,对情人是无限吸引力的,在竹林深处的一个茅屋中,一对青年男女正在对饮。

 男的二十上下,虎目剑眉,一脸对任何事都不在乎的神色,敝开了衣,出了前的茸茸黑色;姑娘十七八,也许是几分酒意,桃颊嫣,美眸睇睐盼,真是一万种风,尽在不言之中。

 “闻莺,你…你方才说什么?”

 高翊说话时,口角有点歪斜,一看就知道生憨直,少不更事。

 “算了,告诉你也没有用。”柳闻莺生起气来更是惹人生怜,美态横生。

 “我知道…你要我向二叔…”

 柳闻莺以食指按在上,发出“嘘嘘”的声,然后探头门外望望一阵,小雨还在下着,四周静极了。

 “你就是这么愣头愣脑的…”她用指头在他的额上戳了一下,他趁机抓住她的手一带,但她往他怀中一靠,抓向他的腋下攒心

 别看高翊醉眼惺忪,却本能地扭身滑步,反而指向她的气。本以为她会闪避,没想到一把抓住了她高耸前的球,她竟然没有闪避…

 他见她没有避,他便伸出双手将她拥在怀抱。

 他低下头,轻吻着她,她哼着:“喔…哎唷…”

 她反而紧紧的拥抱他,两人相拥在一起,沉醉在甜蜜地热吻中…

 他们彼此互相倾心,产生了爱意,这一切都是非常自然的,爱在他们的热吻中迅速传开来。

 他们的体温度上升,浑然忘了自我,只享受这甜蜜的吻。

 青春的火传遍了全身的每个细胞,他们冲动了,于是…

 在迷糊糊的神智中,高翊带着闻莺进入后面的房间。

 高翊将她抱上了,闻莺平卧在上,呼吸急促而猛烈,他又温柔的替她解除了所有衣服。

 柳闻莺半闭着眼睛,轻声的哼着:“哦…高翊…你…”高翊抚摸着她的秀发、软的耳柔,及那鲜红的双颊,结实且富有弹,如尖荀般的房。

 他的手,游动到了那具有神密的户地带,他用手指伸进去轻挑她的核。

 这时,他甩嘴去那呈淡红色的顼,那粒晕在他的口内跳着,真是逗人极了。

 他更爱不释手的去摸那耸耸黑得透明发亮的,见两片峰有一道的深沟,润润好似在永。

 这时他的手指将那拨开,见有一个如红豆般的粒突出来,涨的且轻盈的抖动。这时侯闻莺全身剧烈的扭着,脚不停的伸缩,且嘴上不时的轻哼着:“哦…高翊…我…我需要…哎唷…快…快…我…”

 他也赶紧将自己光。

 高翊握着她的手,将她引到他的大巴去,柳闻莺的手接触到了他大巴上浓浓的。最后,她紧紧地握住了它。

 闻莺用手一下一下的紧握着,他的大巴,受到如此的迫,就更坚硬,更大了。

 她心里想着:他的如此的壮,如此我的小那受得了?

 他又用手轻轻地轻她的核,闻莺的身子连连的颤抖,难忍,水已淌淌的出,闻莺微微的反抗着,但是双腿已被高翊拨开成八字形,大大的开着。高翊手握着壮的大巴,触到了闻莺的口,是那么一接触,周身如同触电般非常酥,她更是的叫着:

 “哎唷…哥…你…你不要…逗我了…我受不了…唔…”于是他将她的玉腿往上一推。

 “哦…”闻莺她不曾如此过,因此整个人已是软绵绵,而进入飘渺的境界。

 高翊此时火更烈,他握着大巴,对准口,猛提身,部下沉,只闻“卜滋”一声,大巴已没入半截,但是她已是叫声连连:

 “哎唷…哥…轻点…我的…会给你…冲裂…唔…好…唔…“闻莺痛得泪珠直下来。

 他说着:“闻莺,你一身的功夫和我不相上下,但我这么一,你怎又叫声连连?”

 “哼,这怎能和功夫相提并论。我这可是首次给…”她脸上浮上红晕。

 虽然他七、八寸长的,只进入半截,但她已是丝丝的痛,她全身扭动,且全身发抖,高翊对这方面的功夫很,他只是快乐,只想再接再厉,只见他又将了进去。

 “哎呀…不…不…我受不了…痛…痛呀…唔…”闻莺简直快昏了过去,她两脚摆。

 高翊见她如此,则不敢过份向前顶,他紧紧的拥抱着她,而手又在房上轻,按、有时也低下头轻轻的头。

 闻莺经过了这样的温存,痛苦也减了不少。

 “唔…”这样高翊又提上阵,他更是迫不及待,于是他猛然的猛烈的向前一顶。

 “嗳呀…不…哦…”她虽然叫声连连,但是大巴已完全的没入。

 “唔…好可怕…唔…”她的户虽然是疼痛,可是由于也很舒服,因此水也在不知觉中,潺潺的出来。他的大巴也感觉到内已有水了,便摆起下身一的动了起来。

 他可不敢动的太急促。

 “喔…不…还是会痛…不要…”

 他一面,一面说着:“你忍耐吧!第一次那有不疼呢?”

 她运足内劲,使出力把高翊推开,但是高翊也并非弱者,他岂肯半途而废,因此他又的动。

 刚开始时,闻莺觉得十分难受,可是等到他动了一会,带出了不少的水,滋润了小后,渐渐痛苦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兴奋异常。

 “喔…刚才痛死了…现在…好多了…唔…”高翊见她痛苦消失了,他便不客气的强

 “卜滋!”“卜滋!”声传来,和那木板的“吱吱”!声织成一片。

 “喔…美…极了…”闻莺呻着…

 高翊使出浑身的解数,一次比一次的深,可谓次次见底,攻击如排山倒海般,她只觉得,他的一,都带来了美感。

 突然闻莺双手抱着他的部,而头咬着他的肩膊,一阵的叫:

 “哦…好舒服…美极了…哎唷…你…你这只…真厉害…

 唔…我…我好舒服…“

 她那阵阵的低,带给他无比的欣慰,因此火更上升又听到她叫着:

 “哎唷喂…快…快一点…哥…我…我要了…”

 高翊看她已如此的兴奋,既将高,因此的更起劲。稍后一股热腾的水,和血水直涌而出,使的整个淋淋的。

 “唔…好舒服…喔…”原来闻莺忍不住丢了一次

 她的双手忍不住的在他背上抚摸着,他还是在猛烈的攻击着,闻莺此时已受到的甜头,所以她猛摆粉,上下的合,很有节奏感,他见她愈,他干的更卖力,次次直捣花心。

 “唔…好…好…顶进去一些…喔…!”

 高翊正的起劲,突然身子一阵颤抖,门大开,一股强而有力的,直花心上。她的花心受到冲击,使她更加兴奋,因此双手一抱,两腿一夹,高翊,整个人也乐昏了头,直到有点透不过气来,他才挣脱站了起来。

 他们各自又穿上了衣服,虽然他们干过,但是精力仍非常的充沛,不愧是练武之人。

 他们俩常在这儿练功和幽会,这一次相互的情不自的做了,但他们也并不计较双方家长的势不两立。

 事后她只是羞答答地说:“我所以要你这么做,是希望有一天双方家长不答应,咱们不必夹在中间活受罪,可以双双迹江湖,作一对消遥的人间仙侣。”

 “百草堂”主人高逸,也就是高翊的二叔。

 高翊的父亲是老大,是个殷商。

 高翊自小天资聪颖,心地憨厚,嗜武如命,世上任何事情,只要对它产生了兴趣,造诣就不凡,所以高翊的身手,可以说已得到高逸所传的八成以上了。但是,人心是不足的,他和闻莺都以为高逸的“九天罗”掌法只教他一半不到。

 这又是一个潇潇雨夜,竹林内径中有位中年文士踽踽独行,他每天都要到附近的镇上为人看病,而且大多是义诊。他就是“百草堂”主人高逸,也是“九天罗”门派的掌门人…
上章 江南舂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