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降魔师 下章
第五章
酒量不高的他已经动弹不得,昏昏沉沉的只期望有人能救他离岚的掌控…不知道过了多久,已经近半夜了,街上的人不减反增。“谁在那里?”一个上班族打扮的男人走了过来。“唔…救…”悠云虚弱的求救。

 “振作一点,我有开车,我送你去医院!”“…谢…”男人将他扶进一辆轿车,蒙中,悠云只感觉车子停下来几次,但他无力睁开眼。车子最后停了下来,悠云呻一声,却没有醒来。“睡得很沉啊!”“带他进去吧。”两个人…?隐约觉得不对劲,但是他连移动一手指的力气也没有。昏中的悠云被放到上,然后被去衬衫。

 “呜…”冰凉的手在他身上游走,有人吻住他的。“唔!”惊恐的睁眼,模糊的视线看不清楚,但隐约可辨别出是之前说要送他去医院的男人。

 “醒了?”挑逗的双手玩着他的尖。“不…”悠云反抗的语句来不及说完,双腿被分开,四处传来惊叹声。“是个货,还着软木!”“男娼吗?”“可以好好玩一玩了。”房间里有三个人。

 “…不要…”悠云虚弱的呻“我不是…”“不管你是不是,一定玩的很疯,就好好陪我们玩一玩吧。”“不…唔!”吻住他的人将舌头探入,夺去他说话的能力,嚣张的着他口腔内部,他意图反抗的舌尖。

 接着那人一面亲吻他一面将他右腿拉起,一手还肆无忌惮的抚摸悠云的膛,一人则在另一侧低头含住悠云的分身,同时拉开他的左腿,第三人伸手挖出菊蕾中的软木,取过一串串珠入…悠云呈现毫无反抗能力的状态。

 悠云想挣扎,但是浑身无力,双手就算不受束缚也推不开任何一人,双腿屈成M字型,红酒从后庭出,染了股间。“换大一点了,这么小的东西哪能足这个货!”

 “也对!”拉出串珠,那人拿出一条最小一颗也有乒乓球大小的珠串,最大颗的几乎相当成年男子的拳头大小。

 “唔呜…”悠云想摇头,但头发被紧紧抓住,苍白的被男人肆的咬出鲜血。含住他分身的男人非常有技巧的吻,没几分钟就让悠云沉醉在快中。

 “小宝贝,我们会让你很的,你可要忍着点啊!”着底下的浑圆,男人手中的是专门按摩道的震动。细细的子深入了感的前端,男人的舌尖则抵着被入的铃口边缘,带给悠云夹带痛苦的强大快

 “啊…”悠云皱眉呻,目光无神的看着刺眼的天花板上的吊灯。菊蕾同时感受到一股压力,第一颗珠子已经入了。

 “嗯…”异物感夹杂着疼痛让悠云想推挤出侵入者。“不行喔,好好含着。”男人的手指按摩着口的扩约肌,一面抵住珠子不让珠子掉出。

 “今晚有你的,所以要好好配合啊!”咬着悠云耳垂,手指恶的涨实的尖,本来就没什么力气抗拒的悠云登时落入他们的掌握。

 “嗯…”无意识的呻着,悠云仅存的力气只够他虚弱的摇头表示拒绝。含着珠子的菊蕾却已经软化,男人把握时机推进第二颗珠子,颤抖的菊蕾几度拒绝,最后还是被珠子撑开,从悠云紧绷的大腿内侧可以看出他的难受。

 “唔…”口剧烈收缩着,但因为男人的手指口而无法吐出珠子,更大的珠子就卡在口外,怎么也不能将珠子往内入,挂在半空中的感觉让悠云无助的摇头,呼吸更加急促。

 “乖乖的含着啊!”之前替悠云口的男人忍不住了,移到悠云头顶上方,将悠云的下颚往后,使他向后仰头,同时把分身入,开始送。

 “呜…”男人暴的动作一直顶到悠云喉咙,他痛苦的呻,但下颚被扣住,不但无法闭上嘴,连转头都不可能。

 “真急,这个猎物值得好好享受啊!”男人咬着悠云的尖,并拉扯另一侧。“就是说嘛!不拓宽一点,我们怎么一起玩呢?”

 他说着又入一颗珠子,悠云的身体弓起,痛苦的呻被男人的分身堵住,部因为撕裂班的疼痛而摇晃着想离痛苦。

 “唔呜…”唯一被放松箝制的左腿无力的踢动,却纯属吃痛后的本能反应,其中的力道根本妨碍不了男人们的行动。“二哥,你抓好这只脚好吗?这样我很难分开他的股。”老三抗议了。“知道了。”

 一面在悠云嘴力发的男人出手抓住悠云的左脚脚踝,使他左腿成直线的被反折,痛苦的体位让悠云的肌不停动。“这样好多了…可爱的小宝贝准备好接纳第四颗球没有?”老三口,悠云发出模糊的呻

 第四颗珠子被入,一点一点的突破抵抗,老二同时用力送,将入悠云的喉咙深处,然后离开。“咳…啊、呜啊…啊…”悠云的痛苦呻无法减轻菊蕾的疼痛,第四颗球也被入了。“呜…不…”

 绿色的从悠云嘴角滑落,神智不清的他没有察觉眼前的人根本不是人类。“先让你舒服舒服吧!”老大开始咬悠云全身感处,老二则送着分身中的按摩

 “啊、啊…痛…”虚弱的哀求根本没有用,强烈的刺让悠云产生意,紧接着正在送的细管竟然开始震动,不时有微弱的电传出。“啊、嗯…啊…”痛苦的呜咽着,悠云拼命的想伸手去拿出那按摩,但他的双手却被老大抓住了。

 “你很不乖,这样的话对你没好处。”他向两个兄弟示意,三人合力把悠云改成张腿屈膝趴跪在上的姿势,然后他住悠云的后颈,将悠云的双手固定在头顶上,老二则扳开悠云的瓣,方便老三入第五颗珠子。

 “呜…”悠云的挣扎在三人眼中只是无力的摇晃部,留在外面的串珠晃动着。“别哭,这就给你的啦!”老三开启串珠的电源,每一颗珠子大力震动、跳动着,还带有电

 “啊!”惨叫从悠云嘴中发出“啊…”他觉得肚子里面的珠子几乎要撑破肠壁了。不管他怎么呻挣扎,三人将他压制的牢牢的,直到疼痛稍退,快重新上扬,悠云紧绷的肌才慢慢松懈。

 “呜…啊嗯…”震动的珠子刚好按在最感的一点,他无力的张嘴呻,再也无法抗拒三人任何的行动。“第五颗…”老三很仔细的推进,并且不停的合处,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将第五颗珠子入。

 “好,我第一次看到这样还不会血的。”老大忍不住赞叹。“呜…”悠云恐惧的息,垂在双腿间的珠子有多巨大他感觉的到…但现下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移动半分了…男人们着他的尖和分身,他的肌肤,一直到他失自我,第六颗球缓慢的推进他体内。

 “不、不要…啊、呜…”模糊的呻哭泣,悠云吃痛的口齿不清的求饶。“都让你舒服了,这些痛你就忍忍吧!”男人的手掌拍打着他的部,每次都让他痛苦的呻,因为菊蕾反的收缩都带来异常疼痛。

 “…我不要…好痛…”感觉到瓣竟然被最后一颗珠子撑开,悠云害怕的哭喊,扭身想逃开男人的箝制。没想到他竟然还有力气,三个人换眼神,就后松开手,让他害怕的缩到角。

 “呜…”悠云每移动一步都觉得菊蕾要被撑裂了,他想拿出珠子,探手过去却摸到巨大的硬物,吓得他不知如何是好。“过来,小宝贝,你还没把最后一颗珠子下去呢!”他们故意吓唬悠云。“不…”

 悠云慌张的躲开男人的手,混乱的思绪只知道自己不能让男人抓到。跌跌撞撞的在屋子里面闪躲,他们故意放慢速度,悠云忍着痛苦和快自己逃跑。

 “啊…”浑身无力的悠云不知道是第几次跌倒了,但他还是不死心的在地上爬行,想逃开男人的手。

 三个男人从三方近,剩下的一面是沙发。悠云颤抖的爬上沙发,想翻过去跑到门口,但他上半身刚探出椅背,就被一个箭步冲上来的男人制住。

 “啊!”他死命挣扎,小腹抵着沙发,上半身垂挂在椅背外,双腿被两个男人卡在沙发靠背上,只有部朝上。

 “呵呵呵,位置刚好啊!”老三的手掌抵住那颗珠子,使劲往下。“呀啊…─”悠云迸出惨叫,痛得踢动腿,双手胡乱挥舞,但这些都阻止不了后庭的强烈痛楚。

 强烈震动的巨大珠子一点一点的侵入,悠云凄惨的哀嚎,整个人崩溃般的哭喊求饶,剧烈的痛苦已经不是他所能容忍的了。

 珠子停在直径最宽的部份进入菊蕾的瞬间,任悠云痛苦难耐的息哭泣,一直到他力的停下挣扎,清楚感受到珠子的存在,老三才慢慢将剩下的部分推入。

 “了,小还闭不紧呢!”无法闭合的菊蕾隐约可见震动的珠子。“接下来就是让他习惯的问题了。”老大把一直痛苦畜发抖的悠云抱下沙发,让他部悬空的仰躺在茶几上。

 然后老大和老二同时挑逗着他全身感,吻,伴随着时间流逝,麻痹慢慢减轻了痛苦,悠云才轻轻呻。老三则不停拍打悬空的部,强迫口不停收缩,这对悠云而言无疑是种酷刑。

 “啊!”他随着拍打不停的叫痛,但是一整夜下来,加上酒醉,他对痛楚开始失去感觉了。模糊意识感觉到他被带回上,有人的手指一直按摩口,刺他想排望。

 “呜…”“乖乖把球排出来我们就放了你喔!”老三哄着,持续刺扩约肌。

 “好难过…”一用力就感觉到撕裂的剧痛,但是男人的动作让他不断的有排的本能,悠云哭得狼狈,却没有人同情他。
上章 降魔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