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降魔师 下章
第二章
斯格尔停止动作,改让夜离接手,无数的触手继续挑逗痛苦蓄的悠云全身。当麻痹取代疼痛后,快重新抬头,悠云无力的息,忍耐的随着呼吸收缩的下体一阵阵被烙铁伤害般的疼痛。

 黏药成分开始发挥药效,疼痛已经无法减少快的蔓延,快无法纾发反而一直倒回体内让悠云泪面。

 那是种只要是男人就无忍受的痛苦,无数次的高,无数次的无法宣,斯格尔掌握住悠云再也无法承受的瞬间,用力进分身,并将一银针刺入悠云下体的浑圆与分身之间。

 “啊…”悠云剧烈颤抖,感觉到无法宣的快形成热,从体内涌向斯格尔,伴随着灵气一起出…“呜、啊…”无力的呻,这泉涌而去的力量持续了十几分钟才停止,悠云失去意识的垂下头,整个人瘫软下来。

 但斯格尔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反而开始送巨大的分身。内脏被翻搅般的痛苦令悠云恢复神志,一睁眼却看见自己股间花蕾被贯穿的景象,绝望的呻从他苍白的发出。

 “啊…”似乎永无止尽似的被贯穿,剧痛混杂的反胃感让悠云难受的干呕,斯格尔每一次的出都让他觉得肠子要被一起拖出,但他无法抵抗。

 这场残酷的酷刑一直持续到正午,期间悠云数次昏厥,接着被痛醒,当斯格尔离开时,他已经气若由丝的发不出声音了。

 夜离也消失了,悠云仍被双手左右分开的吊着,仍穿在身上的牛仔早已失去了蔽体的作用,鲜血从被撕裂的裆落下…“果然了不起,竟然还活着…”

 多数的人类无法承受与妖魔,更别提他刚才取了那么多气与灵力…他果然没看错。“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脔了。”满意的微笑,斯格尔冰冷的声音回在屋内。

 妖魔是无法自行产生灵力的,他们只能藉由取其它生物的气来锻炼其修为,但偶尔也可以找到能够将灵力过渡给妖魔的生物,那时无数妖魔将趋之若鹜,开始争夺之战。

 而连本人都不知道的,身为降魔师的悠云正好是这种体质。“呜嗯…唔呜…”双手反绑在背后,被迫跪趴在上的人体可怜的颤抖着,大张的双腿间柔的分身被黑皮刑具紧紧束缚,只出前端。

 而被剥下薄皮的铃口着冰冷的银簪,装饰的铃铛随着分身的颤抖发出清脆的声音。

 高举的瓣被催植物的枝芽左右拉开,夜离柔软黏腻的触手则侵犯了颤抖的花蕾,数触手配合良好,出相互呼映,根本不给悠云息的余地,剧烈送之下发出润而靡的声音,支撑住全身体重的双腿不住颤抖。

 口中被迫咽着夜离同样布黏的触手,悠云的痛苦呻只剩下息,深入胃中的触手一直灌入药,让他整个人被情控制。

 斯格尔满意的等待他享用的时间,他正在将悠云到极限。想高而无法高,想宣而无法宣,他等待的就是降魔师在昏厥前一刻全身灵力到达顶端的时机。

 “啊…啊嗯…”难受的泪水顺着脸颊滴落,悠云纤细的身颤抖扭动,吃力的想往前爬开摆夜离的侵犯。

 发现他的抵抗,夜离的触手上他的双腿,将大小腿贴在一起捆紧,往左右大大拉开,同时卷住他的部,爬上他前的蓓蕾,顶刺下体的浑圆…无数的触手没他,让他在这种折磨下失声惊叫。

 “啊、啊…”不要…悠云愤恨的挣扎,但斯格尔狡猾的将他的双手分开绑起,不让他结印,口中则永远着夜离的触手,让他无法念咒,等于剥夺了他所有抵抗的方法,令他与普通人无异。

 “还能抵抗?一般人都已经被完全操纵了呢!”斯格尔讶异的看着悠云苦苦抵抗的样子,伸手去旋转在他分身上的银簪,痛得他哀叫不已。

 悠云简直无法相信斯格尔的残忍,那银簪光是在入过程就让他何止痛昏一次,难以忍受的疼痛从没有停止过,而现在更是痛得他翻起白眼蓄不断,哀嚎却无法减少一分剧痛,撕裂灼烫的伤害在最感的地方蔓延开…

 “又提升了,灵力…怪不得被称为天才降魔师,你的灵力根本就用之不竭…”斯格尔渴望的扫视悠云的身躯,忍不住动手爱抚他的身体,锐利的指甲在他伤痕累累的身体上留下新的血痕。

 “呜…”伤口不深,但感异常的肌肤却痛得打颤。他根本听不懂斯格尔在说什么,但是一直夺走灵力的方法让他生不如死,三天下来他持续着被凌辱,一但灵力畜积够了,斯格尔就毫不客气的侵犯他,其余时间则是被用各种手段折磨他。

 悠云感觉到斯格尔出体内的触手,他绝望的闭上眼,等待又一次的撕裂。斯格尔看着因为被折磨过度而向外绽放的菊蕾,满意的侵犯他,巨大的分身将口撑到极限,悠云痛苦的息,下体随着他的呼吸收缩,每一次都只带来更多的疼痛。

 “呵呵,这是最后了,我要吃掉你。”斯格尔不再像之前一样先让夜离出悠云的灵力,反而直接暴的送,一边对夜离下指示,黏腻的触手在两人合处徘徊,然后贯穿。

 “啊…”悠云失声痛叫,早已到极限的紧窒被撕裂,鲜血染下身,随着毫不停止的贯穿滴落白色的单上。斯格尔抓住他的双腿,直接将他翻转一百八十度,让他正面朝上,因为这个动作,脆弱的内壁再次被撕裂,悠云在剧痛中意识逐渐模糊。

 妖魔本能战胜一切的斯格尔已经决定吃下悠云,因为这样他可以提升自己的能力。张口,利牙没入悠云的颈部,同时,窗户被人从外面炸开…

 “呜…”悠云睁开眼,看着陌生的房间,疑惑,一动才发现他的四肢被牢牢绑在铺的四角,而身体则疼痛异常。

 惊慌从他眼中一闪而过,他低声念咒,绑住他的绳子逐渐松开。坐起身,发现身上穿着一件白色浴袍,打量四周,简陋的房间没有窗户,他只能从门口逃…“不是斯格尔…”

 这里并无妖气…谁把他从斯格尔那里带走了?冰冷的铁门也是上锁的,但一样被悠云念咒打开。昏暗的走道上没有人,悠云无声无息的找到楼梯,这才发现原来他是在地下室。

 推开门,出口是在一个走廊上,他左顾右盼,只希望能找到能让他逃离的地方,无论如何这救他的人可称不上善意。

 “以一个昏两天的人来说,你的行动力好到惊人的地步。”突如其来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悠云来不及回头就被电击打了一记,全身麻痹的瘫倒,被那人搂住。

 “唔…”惊慌的息,他只能任由那个人将他拖回地下室。“你懂咒术啊?是我小看你了。”那人重新将悠云丢回上,取出一种以上等妖魔的鳞片制成的锁链,将他的双手绑回铺上方的铁架。

 悠云这时才看清楚那人的长相,美的长相,冰冷的眼神,脸上有一道很长的伤疤…他知道这个人,暗黑降魔师,一个因为手段残酷不理会会牺牲多少人,而不被业界认可的残酷降魔师,岚。

 “再妄想挣脱的话,这条鳞锁会让你有苦头吃的。”岚淡道,揭开浴袍的下摆,不理会悠云愤怒的息,拉开他的双腿,查看之前被严重撕裂的菊蕾。

 “唔呜…”悠云羞的闭紧双眼,忍受岚的手指拨口。“再两天就可以痊愈了。”岚再帮他上一次药,将他的双腿同样绑到角两端,然后端了一盘食物近来“吃吧,你只能让我喂,不然就选择饿肚子。”

 悠云懊恼的迟疑着,最后还是吃了,因为加上昏的两天,他已经有五天没吃东西了。等到悠云吃完了,岚才慢条斯理的说出他的打算。

 “你的体质对妖魔来说是最佳补品,”岚出冷酷的笑容“对我来说则是最佳饵,你以后就是我的工具了,服从的话对你来说比较好,可以少吃点苦。”什…悠云瞪大双眼,不敢相信岚竟然要把他当作引妖魔的饵。

 “因为伤口还没好,你就先习惯小一点的东西好了。”岚从口袋中取出一个跳蛋,涂上润滑以后入悠云的后庭。“啊…住手…你这样和妖魔有什么差别!”悠云愤怒的挣扎,麻痹的身体无法抵抗,只能在异物入侵以后大骂。

 “他们是猎物,我是猎人,”岚边说边用束具将悠云的分身绑紧,摆明了不让他有达到高的机会“至于你,只是一个引妖魔的工具。”他按下开关,悠云马上痛苦的弓起身。

 “…公会、不会饶过你的…”忍耐着体内的震动,悠云不想示弱。“他们也救不了你。”似乎是为了惩罚悠云,岚用门栓入颤抖的菊蕾,在悠云闷哼的同时,拧了下柔软的浑圆。“啊…”疼出眼泪,悠云惨叫。

 “认清自己的身分。”岚甩了他一巴掌,然后离去。他要开始去准备,得到悠云以后,他可以引出更高等级的猎物…浴室,悠云赤着身体,双手被反绑身后,无力的倒在瓷砖上息。

 “伤口已经好了就不要给我装可怜。”岚抓着他的头发,强迫他跪起身,他的双膝被绑在一条铁的两端,让他无法合拢双腿,这是他之前挣扎后的惩罚。

 “不要…”悠云颤抖的道,清秀的脸庞因为被强迫灌肠而一片苍白。岚不理会他的害怕,再次将水管入因为之前的排而微张的菊蕾,然后打开水龙头。

 “啊…”悠云痛苦的呻,忍受着水柱冲刷体内,平坦的小腹逐渐垄起。岚一直持续灌水,直到悠云承受的极限,才关上水龙头,开始悠云的肚子。

 “啊、不…好痛…放手啊…”悠云哀叫,呕吐感和腹部一阵绞痛同时冲击着他,令他翻起白眼,无力的缩起身体。
上章 降魔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