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年抱得美人归 下章
第六章
"怎么了?"叶其珊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红着脸问道。

 "我的女朋友!"他的嘴角都快咧至耳垂边了,他觉得自己好像飘浮在空中的云絮,而她是柔和清凉的晚风温柔地抚送着他,天,他好幸福!

 "你怎么笑成这样?"见他就这么一直盯着她微笑,她的脸愈来愈红,连手该摆哪里都不知道了。

 她恣意地用情人的眼光看他,益发觉得他真的好出色,他那人的魁力让她完全无法抗拒,再被他这么深情凝望,她的脑袋几乎停摆了。

 "因为你好美,而这么美的你居然是我的女朋友,一想到这,我就开心的合不拢嘴。"他笑着抵住她的额,从他的眼底让人感觉他真的好开心。

 "原来你是以貌取人呀!那等我老了、不美了,你是不是就不喜欢我了?"她故意曲解他的话。

 "才不会呢!就算你老了,在我眼里,你一样是最美的人,到时候你是我的老婆,我会比现在更开心。"他一点也不介意她的曲解,只要她肯留在他身边,他的一片真心就能证明给她看。

 "原来你的嘴也这么甜。"她笑望着他。

 "小声点!这件事全世界只有你知我知哩!"他笑着捂住她的嘴,还很小心翼翼地左右看了看,才很神秘地贴在她的耳边小声地说。

 "是吗?"她快笑出来了,这家伙还真知道怎么搞笑。

 "嗯!叶其珊同志,既然你己经得知这项最高机密,我就再也不能放你自由了,你得一辈子跟在我身边,以防你漏我俩共同的秘密,来,跟着我说:『我叶其珊要一辈子跟着罗昱立再也不分离!』"他难得严肃地拉着她的手起誓。

 "哈哈…你怎么这么好玩…哈哈…"笑倒在他的怀里,她真的被逗得人仰马翻。

 "喂!这么严重的问题你怎么可以笑成这样呢?组织要惩罚你,但念你是初犯,就用招数A吧!"

 翻身将她在沙发上,他很得意地伸出狼爪准备进攻。

 "什么组织?什么招数A?"她笑着想逃离他的欺

 "我们的组织呀!处罚是笑大进击!"他扬起嘴角开始搔她的

 "别这样…啊…人家好怕。"她己经笑到全身都没力了,还手忙脚地想推开他作的手。

 "原来你真的这么怕,你完了!以后你要是敢不听话,嘿嘿…"他当场出一抹人的算计贼笑。

 "你好坏!原来这才是真正的你!"她捶他两拳。她真的很伯,这家伙居然这么不留情地欺负她。

 "嘿嘿!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谁教你要落入我的手掌心?哈哈哈…"他发出脾睨天下、不可一世的雄狂笑声。

 "哈哈哈…等等…这次真的不能怪我,是你太爆笑了。"她忍不住再次笑弯了,又连忙撇清责任归属。

 "是吗?"他拉她坐了起来。"所以,是我的错罗?"

 "呃…我原谅你,不必处罚了。"她笑着摇摇头,天知道他又要搞什么新把戏。

 "怎么可以?我要以身作则,错了就是错了,该罚的一定要罚。"他一脸的正气凛然。

 "是吗?有这么严重吗?"

 "那当然了,我想想要罚什么好呢?"他一手摸着下巴,不时偷瞄她,而后出贼贼的笑容。"我想到了!罚这个,你一定会很满意的。"

 "关我什么事?是你硬要罚你自己的,你自己满意就好了,不必管我。"她连忙划清界线,免得遭受池鱼之殃。

 "真的我满意就可以了?那我要换另一种处罚。"他脸上出惊喜。

 "呃…我看罚原来那一种好了。"见他一副赚到了的笑容,她觉得愈换一定愈恶。

 "好吧!反正我一切以你的意见为意见。我要开始了喔!"他噙着笑贴近她,握起她的手拿到边轻啄两下。

 "咦?你不是要处罚自己吗?怎么吃起我的豆腐来了?"

 "我犯的是很严重的错,所以要罚重一些,我必须做一件让你很舒服的事。"说着,他居然上她的手指,很煽情地用舌尖在她的指间滑动。

 "啊!"她像是电到似的全身一阵战栗,天!这是什么感觉?

 "很舒服吧?"他边边低声问道。

 "好…好奇怪。"她很想叫他别做了,心中却又不想停,被他这么一,她整个人都变得怪怪的。

 "奇怪?怎么不是舒服?我看我得再努力点。"他得更专心了,不放过任何一寸柔肌肤。

 "嗯…昱立…别了。"她的心跳加速,似乎有股难以压抑的望快窜出,她连忙喊停。

 "你要不要也试试看?"他上她的手腕,一路往上游移,声音暗沉许多。

 "我也要罚?"抓住残存的记忆片段,叶其珊喃喃问道。

 "别理那个,我也想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他的舌已经来到她的颈畔,才贴上她雪白的美肤,马上引来她的全身战栗。

 "你…先停下来,不然我没办法思考。"

 罗昱立轻笑出声,而后听话地停了下来。

 他整个人斜倚在沙发上,只手撑颊靠在沙发背上,将另一只手伸至她的面前轻抚着她的,就这么瞅着她瞧。

 "啊?"她稍稍退开了些,但他的手就这么逗着地害羞的,时而单指画着她的形,时而以手背轻抚,等着她的加入。

 望向他期待的脸庞,她终于握住他修长漂亮的手指,有些赧畎地伸出舌了一下,他当场抖动了好几下,两人都有些吃惊,看来他的手比她感许多。

 叶其珊玩心大起,开始有样学样,学他刚刚她的动作,一一回报在他身上,她细细着他的每一指头,甚至含住,他刚开始还能试图保持冷静,但随着一处处感带被引出,他再也无法当个君子了。

 不知何时,他的手揽上她的,他的再次移向她的美颈,两人在彼此的身上留下印记。

 "珊?你想复习吗?"他暗哑着嗓音有点痛苦地问道。

 "复习什么?"意识蒙的问道,此刻的她正上他的手腕内侧。

 他连忙退开些,再相互引下去,他绝对会兽大发,做尽爱做的事,除非她不介意,所以,他只好用很优雅的文词暗示着她。

 "所的男女大不同…凹与凸何紧密结合…我们之间仅有的一次…哎哟!我会被你气死,上啦!"他愈问愈觉得自己像个白痴,面对他优雅含蓄的说词,她居然一脸的茫然,害他很没气质地直吼道。

 "上?你想跟我上?"她的脑袋终于又开始运转了。

 "你不想吗?"她眼里的望他可是瞧得清清楚楚。

 "那你刚刚啰嗦一长串是什么?"这么清楚的一件事他干嘛啰嗦一大堆?

 "你到底想不想?"他的望快被她没情调的问话给烧息了。

 "好啊!"

 她并不知道自己想不想,事实上,上这件事她没什么记忆,但她想跟他在一起,刚刚的事她也想继续,酥酥麻麻的感觉由理而外令她很新奇,似乎跟他一起,什么事她都想尝试看看。

 他欣喜若狂地抱起她就往铺走去。

 "你很急?"她讶异地看着他畅的动作。

 "拍你临时后悔,我的动作当然要快一点。"他笑着将她放上,随即倚近她的身旁。

 "我不会后悔的!"她主动吻了他一下,双手揽上他的颈项。

 ***

 "你知道吗?我从很早很早以前就想做这件事了。"坐在她的对面,罗昱立一脸的浪漫情怀。

 "你从没做过吗?"她有些吃惊地望着他。

 "没!这件事我只想跟我认定的人一起做。"

 "可是,这好像很累人。"她望着他的额际冒出了些许汗珠,同样是看风景,有必要把自己得这么累吗?

 "你不觉得很浪漫吗?"他觉得所有的约会方式中,就这件事最浪漫了。

 "嗯!"她笑了,这年头会觉得这种事很浪漫的人己经不多了。

 两人在湖中央,划着一艘小船,说实在的,四周风景真的很不错,佴这种只用两支桨移动的船真的很耗损精力,难怪体能好如罗昱立,都冒出大量汗水。

 "和心爱的人一块坐在小小的爱之船上,两人把彼此的心和生命付在对方的手中,亲密的相依相存,不是相爱之人,怎么能做这件事呢?"他笑着将理由告诉她。

 "是吗?可是古人说:『十年修得同船渡』这不算是很亲密的人才能做的事。"

 可她的心里己经感动到快忍不住了。他真是个怪人,却意外的让她拥有了难得的美好。

 "这你就不懂了,那是指一大票人一块坐船,我们现在这样是不一样的,只有你和我,天地间我们最亲密。"他闭上眼享受着凉风的吹拂,觉得美梦成真一切都圆极了。

 叶其珊望着他足的笑颜,他的每个字、每段话全都写着幸福,而当中全都有她,他的未来幸福美景里,重点是她,这是个怎样情深义重的男子呀!

 嘴角微微上扬,可眼眶却红了。她真是个大傻瓜,费了两人太多的时光。

 "啊?你怎么哭了?"才张开眼,却见她晶莹的泪珠清落,他吓了一跳,不知道她怎么了?

 她出笑容,有些危险地移动到他身边,让小船晃动不已。

 "啊!小心一点。"他连忙放开桨,将她抱进怀里,他还没娶到她,可不想现在就去当海龙王的女婿。

 她伸手环住了他的,心中无法压抑的情愫撞成一团,让她不知该怎么告诉他,她心中的爱恋。

 不过,这回她不当傻瓜了,她绝不再错过他!

 讶异于她的举动,她哭该不会是感动吧?

 可能吗?一想到她就在他的怀里,他的口就洋溢着无比的幸福光彩。

 心有灵犀的两人在午后的湖心拥抱着彼此,幸福悄悄地环绕在四周美丽的景致中。

 ***

 "要告诉我刚刚你在哭什么了吗?"上岸后,两人小手拉小手,散步在湖畔边,见她心情似乎沉静下来,他才笑问道。

 "一时有感而发,忍不住就哭了。"她握了握他的手心,有些缅腆地笑答。

 "因为我太浪漫了?"他得意地漾出笑颜,就知道她一定会了解他的心。

 "因为觉得你好傻?"一想到这些年来他的所做所为,她又鼻酸了。

 "啊?"怎么差这么多?他当场呆掉了。

 "你不觉得你很傻吗?"她勾住他的手臂。

 "哪有!我这么聪明、这么有远见,哪里傻了?"

 "你傻得教人心疼,傻得教人也很想跟你一块傻,而我却发现自己因为喜欢上这么傻的你而开心不已,在船上我想到这事一时情绪失控,就哭出来了。"

 "你这一大段傻子论,是在告诉我,你爱上我了吗?"他停下脚步,紧张地和她面对面地。

 "我…啊!"才笑着望向他,准备给他个满意的答案,却意外地在他身后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的话停在嘴边,整个人楞住了。

 "怎么了?"见她一脸的讶异,罗昱立全身的警戒因子全跑出来,他马上转头看,也楞住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去美国了?

 令叶其珊惊讶是他的转变。他们不是同年?怎么才多久不见,他竟然老这么多?

 罗昱立见她一直盯着那人看,心直直地往下沉。不会吧?好不容易她才答应跟他交往,不会又有意外了吧?

 和第N个女朋友出来玩的王明诚早在他们上岸时就瞧见他们,他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瞧着他们卿卿我我,不令他妒火中烧。

 她比起分手时又美上几分,瞧她那股娇柔的小鸟依人模样,八成和那小表有一腿了,可恶!和他交往四年,怎样都不肯跟他上,却在分手后没多久就跟这小表亲密成这样。

 "好巧!"王明诚挽着女友,一脸笑容地走向他们。

 "是呀!"罗昱立则是冷着张脸。

 靶受到他的不悦,她抬头瞧了他一眼。他怎么了?

 "你们现在在一起了吗?"王明诚难掩醋意地问道。

 而他身旁的女友则是一脸爱慕地猛对罗昱立抛媚眼。

 "嗯。"罗昱立不想跟他多说废话。

 叶其珊的目光再次回到前任男友的身上。

 她实在很难想象这几年他到底是怎么过的?瞧他依然非名牌不穿,不像是生活过得不好,那到底是为什么让他快速衰老?

 "要一块吃个饭吗?"他的目光也调向叶其珊,出饥渴的望。

 "改天吧!我们还有事,失陪了。"罗昱立才不要跟他同桌吃饭!

 揽着她的,两人一块走向停车场,扶着一直不发一言的她坐进车子后,他快速开车离去。

 望着他们的车驶离,王明诚真后梅当时没挽留她。真不该放弃这美人儿,他想要她!回头才惊觉身旁的女友嘴翘得老高,为了今晚的福着想,他连哄带骗地拐着她。

 驶回台北的路上,罗昱立的心忐忑不安,就怕她仍忘不了他,此刻再次见到他,会不会旧情复燃?

 一想到这个可能,他的手几乎要捏弯了方向盘础上全是阴郁神色。

 陷入沉默好一会儿的叶其珊,茫然地望着前方,突棉觉得他们的车竟然是以蛇行的方式前进,讶异地望向罗昱立"?这才惊见他的不安和恐梳。

 天!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她马上心疼地靠过去,用手揽着他,将头靠在他的肩上,为了自己的粗心大意而过意不去。

 她柔声说道:"对不起!"

 他掠愣地转头看向她。

 她说什么?对不起?为什么?难道她?正在心中咒骂着王明诚祖宗八代的他,骤然听见这『噩耗』,他的手一握,车子当场打滑,差点撞上安全岛,又猛又尖锐的煞车声刺耳地传来!
上章 七年抱得美人归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