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同年同月同日生 下章
第八章
“亲爱的,你真的觉得不必跟儿子说,张太师打过电话的事?”潘文玲小声地问道。

 就在昨逃邬子拉着心上人冲上楼后不久,张太师打电话来告诉他们,杜轩岑因为挂心而去找他求援,完成了他安排的消灾解厄法的最后一个环结,他们两人已经度过灾厄了。

 “玲,这你就不懂了,经过生死关头洗礼的爱情会更弥坚,我这么做是为了他们好。”杜建廷难得出贼兮兮的笑容,也小声地答道。

 “明明就是想整儿子,还说得冠冕堂皇。”潘文玲喃喃叨念。

 “谁教他要去找张太师的碴,人家帮我们很大的忙,就连他的命都是他救的,搞不好连老婆都是人家帮忙娶回来的,这么点教训不算什么。”听见张太师的保证后,两夫原本担忧的心终于放下。

 “就苦了小菱了,跟个火葯库门在一起那么久。”潘文玲回头望着儿子的房门,她是真心疼爱小菱,想到儿子的火爆脾气,她就头疼。

 “反正她也需要预习,搞不好要关一辈子呢!”杜建廷出开心的笑容,他可是很想要这个儿媳妇呢!

 “这倒是。”潘文玲笑着倚进丈夫的怀里。

 “而且我敢保证她应该一点也不觉得苦。”揽着子的肩头,拜他们之赐,他好久没尝到这种席地而坐的滋味了。

 “哦?”“小岑的心思我们都看出来了,细心又贴心,而且对当事人小菱更不用说,就算他再凶,她应该都会觉得很幸福吧!”

 “没想到你这么懂得女人心。”潘文玲有些醋意地说道。

 “她是你教养出来的孩子,而我懂你呀!”杜建廷笑着亲了子的脸颊一记,轻易化去她的醋意。

 “大情圣别闹了。”潘文玲娇笑不已,而后又叹道:“怪了,怎么儿子一点都不像你?”

 “对了,张太师打过电话的事千万别让小岑知道,不然我们就惨了。”杜建廷连忙子,儿子的大嗓门可没几人受得了。

 “你喔!就知道玩,却没胆子承担后果。”潘文玲白了丈夫一眼,心中却举双手赞成。

 “该进去叫人了吧?时间都过了好久了。”杜建廷笑着拍拍股站了起来,拉起一块坐在楼梯上的子,他们端起生日蛋糕走向儿子的房门口。

 叩叩!

 “小岑,你们在里面要待到什么时候?”潘文玲在门口叫嚣。

 “什么?”仍紧紧护着何幼菱的杜轩岑抬头望向房门。

 没事?真的没事?

 “可以起来了吗?”被他在地板上的何幼菱推推他的肩膀问道。

 “哦!”他先抬头看了闹钟一眼,确定时间早过了后,才起身顺手将她拉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呢?什么事也没有?他们究竟逃过那个可恶的劫数了没?

 刚刚那巨大的声音又是什么?飞机?到底在搞什么飞机呀!

 他迳自发呆,何幼菱走过去将门打开,就见杜建廷夫妇捧着生日蛋等在门外。

 “虽然迟了一天,但孩子们,生日快乐!”他们开心地走进房,将蛋糕放在桌上。

 “谢谢。”何幼菱好开心。

 “老爸,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他拉着老爸到一旁咬耳朵,这种不真实的感受,教他无法相信厄运已解,她真的不会再出事了?

 “当然不是!接下来你们就该好好过你们未来的日子,是好运喔!张太师说你有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好运道呢!”望见儿子怔愣的模样,杜建廷感到好笑不已。

 “她呢?”他转头看着和老妈笑成一团的她。

 “这该问你吧!”凑近儿子的耳边,他语带玄机的反问。

 杜轩岑回头看向一脸笑意的老爸,忽然有所领悟。

 是了,是他一时糊涂了才会问这种无聊问题。

 他们的未来要靠他们自己努力创造,他会给她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

 **

 “你说什么?”杜轩岑久违了的大嗓门再次在杜家客店扬起。

 “我说要搬出去…”她愈说愈小声,因为他的脸色好吓人。

 终于不必再为他的生命担心,她好想快点独立,好想快点拥有属于她自己的生命!她需要空间来描给出真正的何幼菱。

 “小岑,有话慢慢说。”潘文玲拉儿子坐下,小声地劝道。

 “再慢下去,她都要搬走了。”杜轩岑非常非常的生气。

 昨天两人才度过了毕生难忘的二十岁生日,她居然在今天就提搬出去的事?

 她到底把他对她的情意摆在哪里?他以为她会和他一样地感动,彼此间曾有过那么一段生死与共的难忘经验,而且她自己都承认爱他了!

 “小菱,你真的决定要搬出去吗?”杜建廷严肃地看着她,也不是不了解她的想法,也许这样对她和小岑反而好也说不定。

 “嗯!在这里我会想依赖你们,我知道你们一点也不介意让我依赖,但我想学习独立,我被保护得太好了。”她婉转地说道,这是她得知自己来杜家的原因后最大的心愿,回去过属于她自己真正的日子。

 虽然现在的杜家对她而言就像真正的家,可她想改变的心始终没。

 她想改造自己。

 她转头望了杜轩岑一眼,脸上浮现淡淡的红,而他是促使她想转变的最大原由,尤其在经过昨天那刻骨铭心的一天后,她更想这么做,她要成长为一个配得上他的出色女子。

 “你真无聊,这年头还有谁会抱怨被保护得太好?”杜轩岑瞪着她心情很不

 没细究竟她为何想搬出去,他就是不要她离开,这样他和她相处的时间肯定会少,他不要这样!

 “真的只是为了这个原因?”杜建廷又问,反正他们还年轻,是需要更多的成长和历练,他并不反对她学习独立的想法,不过必须在他们能支援到的范围里,她可是他们杜家的宝贝!

 “嗯!”她猛点着头。

 “好吧!我同意你搬出去,不过地点由我选。”他已经想好了。

 “谢谢伯父。”她开心的揽着杜建廷的脖子,亲了亲他的脸颊。

 “爸?”一瞟到老爸同意了,杜轩岑就知道事情已无法挽回,可他就是不!为什么?为什么她这么急着逃走?

 “失陪了!”一把将黏在老爸身上的何幼菱拉回身旁,他一脸森然地丢下一句话后,就拉着她上楼,他和她有很重要的事要另辟密室详谈,不陪他们哈拉了。

 “不会有事吧?”潘文玲有点担心。

 “这么做是为他们好,不仅小菱需要学习独立,小岑也是。”杜建廷语重心长地叹道。也许是儿子黏小菱多一些也说不定。

 再次被杜轩岑火大地拉上楼来,何幼菱这回知道他在;气什么。

 其她只是跟他住在不同的地方而已,其他的又不会变,一想到和他之间浓得化不开的情意,她不又羞红了脸。

 “砰!”地一声,杜轩岑很用力的甩上门,很火大的瞪着她,两人就这么相互凝视着对方。

 “有自己的想法很好,表示你真的把我的话听进去了,但我只是要你脑袋知道变通,不是要你离开我,你这个大笨蛋!”见她仍是一脸坚决,杜轩岑发飙了,气得直发抖。

 在他决定要爱她一辈子的同时,她居然只想着要搬出去的事,这教他情何以堪?他怎么忍受得了?气死他了!

 “我想学习独立。”见他这么生气,她下意识地感到害怕,畏缩地瞄着他小声的说道。

 “独立是想法,只要心智成就做得到,并不需要将你的身体移出我家!”他冲上前握住她的下巴强下怒气,却依然口气不善地吼道。

 “杜轩岑,你真的不明白我的想法吗?我很想改变自己。”和生气的杜轩岑这么接近,让她连说话声音都颤抖不已,不过她还是鼓起勇气小声地解释着,她不要永远都这么依赖别人。

 “那又如何?”

 “我不要那样。”

 “什么意思?”

 “我觉得我们需要时间和空间。”她更小声了。

 他们还年轻,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她不要在未来的某一天,他突然发现她很幼稚,然后就不要她,这个压力让她急于改变自己。

 “什么意思?你昨天才说你爱我的,怎么?今天就反悔了吗?”他改而握住她的肩头,她的解说只让他感受到她强烈的希望离开他,这项认知让他急得快发狂。

 “不是,我是爱你,可是…我真的觉得压力好大。”她不自觉地缩着肩膀,他怎么愈来愈生气?

 “你…”他愣住了,他从没想过她会觉得他是在迫她,问题是他没有啊!

 “我觉得快窒息了。”她觉得自己仍不够独立、不够成,无法好好回应他的感情,正因为如此,她才会急着想要让自己成长。

 心情浮躁的他误解了她的意思,以为她两相比较下,决定放弃这段感情,杜轩岑茫然地退了一步放开她的肩膀,只觉得世界在他的眼前瓦解。

 什么别人求也求不来的好运道?胡扯!他就要失去心爱的人了!

 “我觉得那样对我们比较好…”没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何幼菱仍诉说着她急着改变的心情。

 从没想过自己会被拒绝得这么彻底,他又怨又愤地瞪着她,突然感到心灰意冷。

 “你想走就走好了。”他冷然地甩头就走。

 “啊?”她愣住了。就这样?他真的懂了?她还以为要解释大半天呢!

 **

 一个月后,何幼菱正式搬家了,对她充误解的杜轩岑硬是跟她冷战到底,这一个月来连理都不理她,更别说帮她搬家了。她倒也不急,心想等他习惯了就不会再跟她闹别扭。

 潘文玲陪着她将一些私人用品搬进一间小套房,这里设备齐全,家具一样不缺,事实上这栋大楼大半产权是属于杜家的,因为出入分子单纯,警备森严,他们才放心让她住进来。

 “怎样?”

 “很好啊!”何幼菱里里外外看了一遍,发出真心的赞美。

 这是间一房一厅的设计,上回来看时,所有设备还没这么完整,就连房间的调都改成柔和的米白色,这一个月辛苦杜伯父了。

 “你喜欢就好。”潘文玲陪着她看了一遍,她也很满意。

 “伯母,真的谢谢你们。”虽然仍是住在杜家的房子里,但一个人住已经踏出独立的第一步,她已经很满意了。

 “别忘了你答应你杜伯父的事哟!”潘文玲再次吩咐。

 “我不会忘的,每个星期我会回去一天的。”想起伯父眼里的不舍,那完完全全就像个怕女儿爱玩不肯回家的老爸似的,那种感觉让她觉得好温馨,她没那么笨,绝不会为了独立而舍弃这种甜美的关系的。

 “那就好。小菱,你会不会怪我们当初拿你…”拉着她在客厅坐下,为了当年的那份私心,潘文玲心中一直觉得很愧疚。

 “不会!我从来没那么想过。”这点她可以保证。

 “真的?”潘文玲惊喜地瞠大眼。

 “嗯!自从失去父母后,你们是真正关心我的人,事实上不管为了什么原因,你们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我一直是很感激的。”

 她在他们身上得到完整的父爱和母爱,这样就够了。

 “小菱,我要你记住,这也是你杜伯父代一定要告诉你的话,你永远都是杜家的一分子,不会因为二十岁的期限到了而有所差别,你永远都是杜家的孩子。”潘文玲红着眼眶真心的倾诉。

 “伯母。”何幼菱扑进她的怀里,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

 “当然,我们是很希望听见你改叫我们爸妈啦!”潘文玲慈祥地抚着她的秀发。

 “啊?”难不成他们想认她当干女儿?

 “若你嫁给小岑,就真的要改口了。”潘文玲笑望着一脸不解的她。

 “啊!”她的脸当场红得快烧起来。没想到他们居然发现了。

 “小菱,我不想给你压力,虽然我觉得你们真的很速配,但一切全在你们自己,想怎样我们都不会干涉,若你不想嫁小岑,我们就认你当干女儿,到时候你还是要叫我们爸妈。”她出慧诘的笑容。

 潘文玲是个很开通的母亲,就因为尝过厉害婆婆的滋味,她可不要那种紧绷的婆媳关系,她想要的是如同女儿般贴心的好媳妇,当然她也会当个好婆婆的。

 “嗯!”她羞涩地点点头,婆媳问题反而是她最不担心的事。

 对未来,她充了期待。

 **

 杜家客厅。

 “儿子,过来。”杜建廷站在饭厅前叫着坐在客厅里发呆的儿子。

 “干嘛?”杜轩岑心情很差,那女人居然真的搬出去了!一想到她离自己愈来愈远,他就瘫在沙发里不想动了。

 “过来陪我喝一杯。”杜建廷仍对着儿子招手。

 “喝一杯?”他回头望向老爸,果然,就见老爸一手抱着一瓶红酒,一手拿着两个杯子走过来?习终嬉展账染疲?br>
 “对呀!难得你成年了,我们终于可以一块喝有酒的饮料了,单是这点就足以让咱们父子俩喝个痛快。”他开心地倒了酒,将一杯递给儿子,等着和他干杯。

 “老爸…”你还真不是普通的无聊!杜轩岑无奈地看着老爸一脸的兴奋,算了,此情此景他的确需要喝一杯的,于是他接过酒杯。

 “来,干杯!”杜建廷开心地举起杯子。

 “干杯!”杜轩岑碰了碰老爸的杯子,两人对望一眼,才笑着对饮一口。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你们居然就二十岁了。”杜建廷大有岁月如梭的感叹。

 “老爸你还很年轻,不必这么快就缅怀起过去。”杜轩岑白了老爸一眼,他离那种日子还很远好不好!

 “我记得你以前很爱欺负小菱的。”他突然一脸贼笑地瞄了儿子一眼。

 “小时候的事谁记得。”这是他最不想想起的事,杜轩岑不想加入老爸的缅怀行列。

 “你的个性太极端了,不是讨厌的要命就是喜欢的要命,别人很难适从的,尤其是你那火爆得不能再火爆的脾气,再有胆量的女生都会被你吓跑,更别说小菱了。”见儿子一脸扼腕的后悔表情,杜建廷决定不再逗他,笑着切人正题。

 “我…”他的脸色微红,原来老爸看出来了!算了,反正他从没想过要瞒他们。

 “小菱的个性发展成这样,我们家要负起很大的责任。”这回杜建廷眼里真的浮现不堪回首的无奈。

 杜轩岑默然不语。他当然知道,除了外,他要负最大的责任。

 “总之,她就已经是这样了,凭你的强悍作风,依小菱缺乏主见又胆小的个性,你说她怎么可能适应?”

 “是吗?”所以她才说有迫感?杜轩岑渐渐懂那天她的意思了。

 “追女生不是在斗牛,所以不必怒目相向。”杜建廷笑出声来,因为他想起了他们相处的模式,真的很像。

 “我…”他才不是在斗牛咧!想反驳老爸的斗牛论,却找不到反驳的话,他是很凶,却是因为爱她呀!

 “我知道你喜欢她,你自己也知道,我相信小菱也知道,但感情的事不是知道就算数,而是需要两人好好经营的。”

 这回杜轩岑很仔细地聆听老爸的训示,因为太重要了。

 “我想你已经很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见儿子猛点头,杜建廷才笑着说道。“接下来,你就该了解对方想要什么。”

 “她要什么?”杜轩岑就是搞不清楚!只知道她急着想离开,说什么要独立…咦?难道?

 “看来你想到了,陪着她或是看着她发展出她想要的,你们的未来才会朝美好的一面走,不然你再想要,人也永远不会是你的,剩下的就看你自己怎么做了。”杜建廷真觉得今晚的酒特别甜美,开心地又喝了一大口。

 杜轩岑豁然开朗。

 她想改变!这就是她想要的吧!而他会陪着她一块改变!傍她想要的,要他想要的,其实是殊途同归!

 “老爸,你真是天才!”杜轩岑回给老爸一个开朗的笑容,他知道该怎么做了。
上章 同年同月同日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