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吃里扒外贼相公 下章
第四章
她看着他,等着他说明原因。

 “你现在还不能去。”

 “为什么?”这就奇怪了,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去呢?

 “我娘嫌贫爱富…”

 良良倒了一口凉气。

 “一直要我娶个像样点的…就是很有钱的那一种。你也知道我家就是因为太穷了,我爹才…”剩下未完的话可就不言而喻了。

 娘如果知道他这么说她,一定会把他打死的。

 和娘虽不嫌贫爱富,可是爱帮他找门当户对的姑娘,他看了就倒胃口。

 “我…所以我…”他说的也不见得全是谎话。

 起码他老是被着去跟“门当户对”的姑娘相亲,这是事实。

 “这样啊…”良良不但不生气,反而陷人了沉思当中。

 难怪他娘会这么说。

 毕竟自己也是刚从贫困的泥淖中挣脱出来,如果不是阿杰坚持不收那笔银子,他娘现在也快活了。

 她最能体会那种贫苦无依的心情了,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能有好日子过?她娘就不止一次跟她说,凭她的容貌一定能嫁到好人家的。

 然而那些富贵人家,他们这些贫户可高攀不起。

 所以他娘的心情她能懂,她不会怪她的。

 见良良秀眉愈蹩愈深,傅杰还以为他的话奏效了。

 别难过啊,良良。

 “阿杰,你娘这么说有什么关系?她只是说说,你听听就好了嘛,像你这种…”她拍了拍他膛,忍不住直笑。“想找个像样的,恐怕不容易。”呵呵。

 “什么!”把他贬得这么低。

 “你娘只是‘希望’而已,你懂吗?”这心情她最了解了,所以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以为你真的能娶到‘像样的’呀?”她保留他的自尊,后面这句话是低声音说的。

 “你…”你这个丫头。

 他生气的提起自己的衣摆作势咬了几口,阻止自己把话冲出口。

 “嘻嘻,还是你真的打算娶富贵人家的女儿呀?”她故意又凑近脸低声说。

 “良良!”他一脸受不了地嚷道。“我如果想要娶别人,我还用得着成天跟你窝在一块儿吗、你看看、你看看…’他委屈地展示两手的水泡给她看。“看到了没有?看我多委屈。”

 好好的少爷不干,跑来帮她劈柴。

 他对她的情意还用说吗?

 而良良则是直瞠着眼睛,小嘴张得圆圆的。

 他…他…他刚刚说什么来着?如果他想娶别人的话…

 这么说他想娶她喽!

 哇!她漾开了天喜地的笑容。

 “阿杰,没关系,你还是带我去,你娘再凶也不会吃了我,嗯?”她用手肘顶了他一下。

 就是要趁他娘还没帮他物到对象前,她要赶紧先下手为强呀,怎么可以给别人捷足先登的机会呢?

 “啊!”这也难不倒她?

 “阿杰!”良良看他仍旧为难的样子,气坏地直跺脚。

 “可是…可是我怕我娘会把你轰出来。”

 “我不怕。”

 “啊…”他惊吼了声。

 连这也不怕?天啊!

 “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你娘怎么对我,我都不会放在心上的。”她一脸真诚的笑道。

 闻言,他的肩膀无力地垂了下来,俊脸变得苍白。

 “可是…可是…”他急了。

 “可是什么?”

 “我现在还不能带你去,我娘早已嘱咐我得帮她讨房门当户对的姑娘回来。”唉,惨了,他已经快线不下去了。

 什么门当户对?都已经够穷的了还门当户对?

 良良知道他现在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所以没把他的语病放在心上。

 “你找不到的啦!”她故意他的气,再次凑近俏脸给他瞧。

 瞧,最适合的“门当户对”不就在这儿?

 “哎呀!”他急得团团转。

 良良怎么比他想像的还要来得难

 “我娘会把你轰出去的,你还是别去的好。”他都快要夹着尾巴逃了。

 “不会。”她娇笑地敲了声炖锅。“这可是上好的人参哟,特地为她炖的。”她就不相信这样还会被轰出来。

 “你…”他说不出话来了。

 “趁着她还没有帮你找到‘像样的’之前,带我这个‘门当户对’的去给她瞧瞧,包准你娘看了我会马上改变心意,保证她以后不会再嚷嚷着要找‘像样的’给你。”

 她对自己的容貌可是深具信心的。

 “如何?”她顶了他一下,要他别犹豫了。

 “吓!”他猛地倒了口气,圆着嘴巴僵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

 他原以为他说得那么恐怖,应该把良良吓到才对,结果不但没把她吓到,反而还让她更加换而不舍。

 “良良,我现在不能带你去。”他双手合什,直向她拜托,求她放他一马。“如果我现在带你回家,会让我娘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只怕会搞砸了咱们两个的事。”他最怕的就是这个。

 哇!他又这么说了。

 良良偷笑地赶紧背过身,俏脸是惊喜。

 既然他这么有心意…好嘛,就依他一回吧!

 “反正汤都已经凉了。”她假装惋惜的放下锅子。“不去了。”

 哦!他在心里长吁了口气,真是谢天谢地。

 她懊恼地蹲了下来,故意说道:“我还以为我的苦日子快过去了,没想到还要等。”她等着他的反应。

 “不会的,等咱们两个成亲了以后,你和你娘就再也不用过苦日子了。”他急急地向她保证。

 她一脸惊喜的马上回过头来。

 “你说的喔!”

 “嗯。”他认真地点头。

 “不是骗我?”

 “不是。”他用力地摇了几下头。

 哇!她在心底欢呼。他要跟她成亲耶!还是他亲口说的。

 良良乐得差点没跳起来。她得跟娘说去。

 暗杰惊悸地直拍着受惊吓的心脏。

 老天保佑,终于让他过了这一关,可别让他再受惊吓了。

 既然不能够见他娘,那…她转了转眼珠。

 “自粕以见我娘吧?”

 他猛地倒了一口气,当场僵住。

 她说什么?

 她要他见她娘!

 哎呀,惨了!

 想到这儿,他调头就走。

 “暧暧暧…”她笑不可遏地赶紧拉住他。‘你…哪有人…”她被他的模样逗得直笑,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还有事。”他干脆拖着她走,直想逃。

 “什么有事?”她大笑。“你不是说你一整天都没事,要帮我劈柴的。”

 哪有人一听到要见丈母娘就吓成这副德行的?

 “我…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他挣开她的手,径自走着。

 她笑着又拉住他。“我娘很好的,你别怕。”

 两人像在拔河似的,一退一进,拉来拖去。

 “不不不,我…”还是快溜比较妙。

 但他又被她拖了回来。

 “我娘不会很凶的。”她笑着馍他。

 “不…”他惨了。

 他长得很像他爹呀!

 这下他怎么办才好?

 “我娘老是问起你。”

 他略感不妙地张大了眼。“你娘认识我?”

 “嗯哼。”她高兴地直点头。

 “她见过我?”他连嘴也张圆了。

 “当然是…”她轻笑出声。“没有。”

 他大大地松了口气,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好呀,你骗我。你娘没见过我怎么会认识我?”吓了他一大跳。

 “阿呆,我娘问我葯是从哪里来的?你想我怎么回答?”

 一天三帖葯,外加一只人参老母,不但连娘觉得奇怪,连隔壁邻居都闻到了香味纷纷来打探,教她怎么回答?也对,他倒没想过这个问题,那她怎么回答?

 “我当然是实话实…”

 “啊!”不待她说完他惊喊了一声。“你告诉她我们去…”偷字还没有说出口,他就被她捂住了嘴。

 “我有你那么笨吗?”

 他转了转圆圆的眼珠。

 “我像你这么笨吗?”

 暧,这丫头…

 她放开了手。“我当然是‘老实’告诉娘,你表哥在葯行里做事,拿的葯都特别便宜。娘听了好高兴,直要我谢谢你,还说想见你。”

 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方才她突然蹦出了他娘来,现在又说她娘想见他,他该怎么办?

 “娘好想见你幄。”

 噢,天哪!他无力的扶住了额角。

 “娘还问我你长得什么模样。”

 “你怎么说?”他一脸紧张。

 “当然是说你长得涸啤呀!”她笑着推了下他的额头。街坊邻居都来向娘打听,那个跟良良在一起的俊小子是谁?可惜娘还没见过,直问她呢!

 “走吧,进来吧!”她拉着他进屋。

 “我…”他惊骇地拽住门,不敢进去。

 “哎呀,我娘不会吃了你的。”良良受不了他的推拖,硬要拉他进屋。

 “我…”如果他现在调头就走的话,只怕会引起良良非常严重的误会。

 既然不能见他娘,那为什么不能见她娘呢?

 良良要是问起这话,他怎么说?

 想到这儿,他就不敢动。

 “进来呀!”

 “好…好吧!”他只有硬着头皮进门了。

 &&&&&&&&&&&&

 接连好几天,傅杰都不敢再去找良良。

 那一天可把他吓死了。

 他如坐针毡地等着丈母娘回来,结果等到饭菜都凉了还没见着人,他再也没有勇气继续等下去,吃了饭就赶紧落跑了。

 良良说她娘八成被人家留在那儿吃斋饭,恐怕要很晚才回家。

 谢天谢地,佛祖真是保佑他。

 那时他要回去之前,良良还说要他改天再来。

 他才不要呢!

 可是…他好想良良。

 之前他不知道她娘生病了,还以为她干活儿去了,所以也没多问。如今他成天担心撞着了她,他真伯良良怪罪于他,不再理会他。

 还好他设想周到,当时他骗良良说他真的有事,可能要好几天不能来,良良也信了。

 但是还有更头疼的等着他呢!

 “唉…”

 “杰儿。”

 “。”傅杰赶紧起身,向老人家。

 “你这一个月来一直马不停蹄地采办买卖,可把你累坏了啊!”老打量着高俊的宝贝爱孙,出了宠溺的笑容。

 采办的事有他盯着,谁敢出差错?只是他不用出马就是了,将事情代妥当,回来后亲自验收,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和良良在一起。

 想到良良,他的心思又飘远了。

 “你也到了该成亲的年龄了。”

 暗杰没有回答,他正想良良想得出神。

 “…杰儿…杰儿…”

 “啊?”他赶紧回过神来。

 “你看你,还说不累?”老宠溺的胜了他一眼。

 “是啊,孙儿好累。”他赶紧装出一脸的疲惫。‘今天中午要宴请宝织府千金的事,可不可以取消?”他想到就痛。

 美其名是要来探望她老人家,实际上肖想的是他。那女的每次总是以一副骨的眼神看他,还“暗示”他随时可以去提亲。

 谁要娶她呀?张氏米仓的千金长得比她漂亮,侯镖局的千金也比她可爱多了,这些他都不中意了,怎么可能会看上她?

 偏偏就吃她嗲声嗲气、装模作样的那一套,还真以为宝织府的钱姑娘是真来孝顺她的呀?

 唉,良良,我好想你。

 若论孝顺有谁能跟她比?她甘冒风险,不顾后果…虽说莽撞得教人吃不消,可就是教他好感动。

 其实一切都是他们傅家的错。他们不该在事故发生之后,置无依无靠的她们母女俩不顾。他们家多的是钱,看在他爹把她爹无缘无故拖下水的份上,也应该尽点道义,有所表示。

 可是没有。

 这得良良为了她娘什么都敢做。

 她来偷葯是对的!

 因为他们家年来就该照顾她。

 “…杰儿!”

 “呢?”他回过神来看向

 “你这孩子老是恍神的。”老脸上有说不出的心疼。“中午的午宴你就别管了,好好休息。”

 “是,。”他答得可高兴了。

 “瞧你乐的。”老宠溺地说。

 她不是不知道宝贝孙儿一点都不喜欢那个钱家的姑娘,可他不但钱家的不喜欢,刘家的、杨家的、赵家的都不喜欢,这样下去她不就甭抱孙子了?

 所以还是得盯着点,否则她不放心。

 “,那孙儿去休息了。”

 “快去吧!”

 转过身时他吁了口气,庆幸自己又选饼一劫。

 而后,他一个人在葯房里消磨时间,直到仆人找上他。

 “少爷,您醒了。”男仆以为他刚休息完。

 “嗯。”他虚应了声。

 “老太君找您。”

 “喔。”他站起身,赶紧去见

 结果才一踏进厅里,他马上不妙地转身就想溜。

 “暧,杰儿来了。”老赶紧开口说。

 看到爱孙一见钱姑娘的背影马上转身就走,她只好故意叫住他,让他尴尬地转回脸。

 “傅少爷。”钱姑娘马上装出一脸的娇羞。

 “钱姑娘。”傅杰无奈地点头回礼。

 在生意场上谁也不能得罪。傅家经营的虽是仁心仁术的事业,可他也没必要硬跟人家划出道儿来,只好忍耐了。

 “钱姑娘等了你一天了。”拼命地向他使眼色。“一听说你在休息也不敢吵醒你,你还不快谢谢人家?”

 他干嘛要谢人家?是她自己要等的呀!

 “劳烦钱姑娘费神了,你有事可以先回去,不必等在下的。”

 哎呀,讲这是什么话?老气晕的坐了下来。这孩子真不懂得把握机会,竟然要人家赶紧走。

 “我没事。”钱姑娘赶紧说。

 就算是没事也不用夭天来呀,他无力地瞅了一眼。

 “钱姑娘除了来看之外,还来抓葯。”

 “哦?”他聪明的不接腔,等着说。

 上一回就是他接腔了,钱姑娘马上伸出手要他把脉,但她哪有病,单看气就知道她好得很。

 “她是来抓几帖补葯的。”老的戏快唱不下去了。

 这孩子也不肯帮着点,排在那边像木头,真是!

 他就说嘛,她好得很,幸好他这一回没再上当了。

 “不如这样吧,你送钱姑娘回去。”

 “我送钱姑娘…回去?”他突然扬高了八度音,随即识相的赶紧降了下来。“我吗!”

 “是啊,还会有谁?”老瞪了他一眼。

 “可是我还有事。”他抱歉地朝钱姑娘一笑。

 “没有比看病包重要。”老递给了他葯箱。“钱老板的风寒不知道好点了没,你帮去看看。”

 “我…”他聪明地赶紧闭上嘴巴,免得又说了让不高兴的话。

 看病找别人去不就得了,为什么一定要他呢?

 钱姑娘一脸高兴,除了傅杰刚刚的笑容,还有的贴心,看来她要进傅家很快了。

 “是。”他只好很勉强的应了声。

 将葯箱交给了男仆背着,他自己则是尽量跟钱姑娘保持一步的距离,奈何钱姑娘又跟了上来。

 他只好很无奈地和她走在一起。

 如果身边的人是良良该有多好。

 良良不会嘀嘀咕咕的,良良不会叽叽喳喳的,良良更不会两片嘴罗哩叭唆地直说个不停,他无力地瞅了身旁的人一眼。

 他宁愿跟良良在一起,即使被她火大地拧两把他也心甘情愿。教他送这个钱姑娘回家,他心里头可是一千万个不愿意。

 一路上不停地有人和他打招呼,他也—一笑着点头回礼。

 此刻的傅杰恢复了原来的身份,原本就轩昂俊逸的他,换上了得体的装束,让不少姑娘看得煞了眼。

 暗杰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周遭的动态,心里只顾着想良良。而钱姑娘可骄傲了,仿佛和傅杰走在一起就已经拥有了他似的,不时扬起下巴,睥睨地看了看那些姑娘。

 钱家离傅家只隔两条街,很快就到了。突然,他看到前方的街角出现了一个娇滴滴的人影。

 那娇的脸蛋,水灵剔透的身材,不就是…

 良良!

 他吓得马上转过身。

 惨了,他怎么会在这时候碰见她呢?而且还是这身打扮。

 “怎么了公子?”

 “怎么了少爷?”

 男仆和钱姑娘两人一起关心的询问。

 “不,没事。”他小声地说,深怕被良良听见他的声音。“我…突然想上茅房…”他圆着眼睛注意身后的动<吃里扒外贼相公>
上章 吃里扒外贼相公 下章